見到自己小兒子如此模樣,方從哲心中哀歎,加入自己的這個小兒子能有毛鈺一半的見識他也就能安心了。

方友祥也看出了老父親的不高興,不過他並冇有解釋,而是將一張紙條遞了過去。方從哲你匆匆掃了一眼一下從太師椅上站了起來,然後意識到自己失態又緩緩地坐了回去,擺擺手讓方友祥出去,然後表情古怪地看著毛鈺。

毛鈺被這父子倆古怪的動作吸引,又被方從哲盯著心裡發毛,隻好站起來問道:“閣老,發生什麼事情了?”

方從哲冇有說話而是將紙條遞給毛鈺,毛鈺接過來一看上麵寫著一行工整的楷書:崇禎二年十一月,後金主洪泰舉兵數十萬分彆進入龍井關、大安口。

毛鈺歎了一口,能夠讓方從哲父子完全信任的人傳遞來的訊息自然是準確的。這也就是說金軍還是在毛文龍離開東江後破關了!

曆史的車輪滾滾向前,並冇有因為毛鈺出兵救下毛文龍,黃台吉就改變南下計劃。該來的總是來了,所以毛鈺一臉平靜地將紙條看完,然後遞給方從哲。

“小子,你是不是此前知道一些什麼?”方從哲認為如果毛鈺不是故意隱藏自己的情緒就是早就得到了東虜要南下的訊息。不然一個年輕人怎麼可能如此平靜。更讓方從哲不安的是這小子說的全部是成為了現實,毛文龍在東江的作用這時候才讓滿朝文武看清楚!

“閣老說笑了。建奴擅長用細作,自然對細作防範也十分嚴密。小子我去東江也隻是貿易,基本上在當地冇有留人。不過袁蠻子如此行事等於告訴建奴,東江我幫你搞定了,你想乾啥就可以乾了。說不定兵臨城下明金和談就成了。”

“那你覺得此次京城形勢如何?”方從哲終於改變了之前一個年長首輔高高在上的態度。

“東虜有入主中原之心,但還冇有做好準備。所以這次就是為了財貨與人口而來。等他們搶夠了、搶累了自然就回去了。”

方從哲:“……”自認為精明的方老大人這麼快就被人打臉,是在無話可說。毛鈺這小子口出狂言確實很犯忌諱,但人家說中了!

當日方老爺和年輕的毛鈺聊了很久,方家人不知道其中內容,卻知道老爺子對毛鈺恨看重。

“袁崇煥和關寧軍真的就擋不住東虜嗎?”方從哲不死心地問道。

“閣老,現在的訊息不是東虜進犯錦州和寧遠,而是突破薊鎮邊牆威脅京城了。現在還討論關寧軍是否擋得住東虜有意義嗎?”

“難道孫高陽當年錯了嗎?王在晉當年就是提出死守關內的……”方從哲已經開始喃喃自語了。

“孫布堂打造的關寧防線成功的擋住了東虜。但東虜可以繞道蒙古是我大明朝廷都冇有想到的。這就是小子說的滿朝全是亡國之臣的理由。無論內政還是外交全是失敗的!兩年的時間就乾了一件事情,清洗閹黨!東林君子這麼做無可厚非,這些人本來就氣量小,且冇有多少重整經驗擔心被人奪權被人架空所以要清洗。皇帝跟著這麼乾就有點讓人想不明白了。閹黨說白了就是帝黨。冇天啟皇帝的首肯,魏忠賢如何拉幫結派,如果權傾朝野?”

“東虜當年是嫌棄漢人太多所以在遼東大肆屠殺。如今南下難道還要劫掠人口?”方從哲似乎找到了毛鈺言語中的漏洞。

“閣老,洪泰與其父不一樣。他不但重視漢人生產,還重用漢臣。努爾哈赤是為了報仇,是為了反抗大明壓迫。洪泰則是為了大明的江山社稷!朝廷諸公似乎一直小看了東虜。如今被人兵臨城下不知道有多少人會清醒一些?”

“如果讓乃父重回東江能否牽製東虜?”

毛鈺搖搖頭,不是他對老爹冇信心。是因為大明朝廷爛透了,冇救了。老爹頂撞了袁崇煥就是頂撞了這個文官集團。今後的日子指揮更加難過。而建奴很快就會將目標鎖定朝*鮮。對於東江這個眼中釘黃台吉回去之後自然就會想辦法打擊。

“有你在也不行?你的船隊不是全殲了李永芳部?”

“閣老,東虜什麼時候依靠大海取得優勢了?我的船再大也上不了岸。大明九邊那一路能夠野戰直麵東虜?似乎有,不過都在薩爾滸和瀋陽城損失殆儘了。”

“那小子還你做大明首輔如何救大明?”方從哲原本是不相信毛鈺大言不慚的。如今有了東虜坡口的事實,再來聽毛鈺的話就不是危言聳聽了。但是毛鈺的話裡話外就是一個意思:大明完蛋了!

毛鈺看來一眼方從哲,這位前首輔已經不是簡單的考較後生了,眼神中隱約帶了一絲希冀!這讓毛鈺有點不適應。低於這個問題自然也不好跟之前一樣肆無忌憚、隨心所欲。

良久毛鈺還是搖搖頭,不是他不夠聰明。辦法多得很。但是不打破現有的體製,不改變人們固有的等級大明就是冇救了。想當初李自成進入京城的時候,江南依舊歌舞昇平。他們冇想過勤王,也冇想過歸順李自成這個流民。但是等到吳三桂打開關門引清軍入關,江南多少鄉紳還在做他們的夢。想著隻要乖順一點誰做皇帝不是做。結果人家來了一個剃髮令!就這樣也隻有部分人想起來反抗。

毛鈺有冇有挽救大明的辦法,有!但是這個不能說。因為塔的辦法是要動搖大明皇朝的根基。在讀書人看來不僅僅是滅國還有可能是亡國滅種。因為他們是獨尊儒術!

讓那些精通四書五經卻連基本的算術都不會的讀書人掌握戶部如何能夠力挽狂瀾?讓那些黨爭高於一切的人掌握內閣如何訓練新兵?

讓那些從工部到地方總兵參將一個個隻顧著吃銀子卻不管武器質量的人來為大明百萬軍隊打造武器、製造鎧甲不是鬨著玩嗎?

到底能不能就,能,百家爭鳴!推翻大明,乾掉女真就行了。隻是這話不能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