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李雲霄和他的福船則可以繼續跟隨毛鈺南下貿易。當然李琳璐也在雙方達成合作之後將自己的兒子叫過來當著毛鈺的麵訓斥了一番。自然是為了錢雪標的事情。對此李雲霄不當回事,毛鈺也不當回事。

從李府出來之後毛鈺並冇有覺得輕鬆。過去的幾個月國昌隆麵對的壓力讓他明白單純的海上力量是遠遠不夠的。如果不是自己僥倖得到方從哲的支援,這李琳璐還不一定會旗幟鮮明地域自己合作。杭州府自然是要留給沈家的,或許還有董家。鬆江府自然要留給徐家。嘉興府因為有上次自己擊潰倭寇的事情,是這次反對比較溫和的。想來這些人也都是聰明還念一點想火情。

接下來的就是寧波、台州、溫州。然後纔是內陸的金華、處州、嚴州等,接下來就是南直隸與江西等。寧波還冇有好的人選,毛鈺選擇先從台州下手。

台州衛指揮僉事宋慧傑心情複雜地看著眼前的禮物。這是新任的浙江巡海道毛鈺派人送來的。如果宋慧傑之前與毛鈺冇有矯情,一個正六品文官給他這個武將送他估計會嚇得跪地求饒了。不過從毛鈺購買劉家的福船開始他就陸續有毛鈺的各種訊息。而毛鈺這兩年的發展速度可以用讓人吃驚來形容。或許這裡麵有毛文龍給他掙下的家底。但是作為浙江南部唯一的衛所,台州衛雖然戰鬥力不行,但情報來源還是有的。無論是倭寇,還是邳山島、大陳島的變化,以及洞頭島的海戰,他和指揮使許周軍時候都得到了訊息。

而毛文龍父子在海上一戰全殲李永芳的內河水師自然是上了堂報的。原本毛文龍辭官回鄉,宋慧傑還替毛鈺擔心。事實上台州當地鄉紳以及晉商對毛鈺的攻擊他也是知道一二的。但毛鈺挺過來了,而且一下來個華麗轉身。還得到了皇上賜婚。這讓他這個三十出頭的武將羨慕不已。同時也替毛鈺高興。因為自己的妻子劉氏以及劉家都得到了毛家的照應。兩家也算是頗有交情了。

更讓宋慧傑意外的是這次毛鈺派人送來了一份大禮,其中一千兩白銀是給他自己的。另外兩千兩白銀、兩千石土豆和兩千套軍服說是送給台州衛的。希望今後台州衛與巡海道緊密合作!

宋慧傑要做的就是將屬於衛所的禮物轉交給指揮使許周軍,並且轉達毛鈺的誠意。大家都是聰明人,春風得意的毛鈺當然不單純是來給一個破落到可有可無的台州衛送禮的。宋慧傑能想到的就是毛鈺與浙江都司都指揮使龍翔天有點小恩怨。

不過如今毛鈺和他的巡海道隸屬巡撫衙門,品階雖然冇有都指揮使高,但畢竟是文官,還有徐家和沈家支援,自然根本不用擔心龍翔天。於是他嘗試問道:“老管家,不知道毛巡海此番意欲何為?”

“宋大人,你也知道我們國昌隆除了做一些海外貿易還在做糧食生意。而糧食主要是運往東江的。之前在台州遇到了不少麻煩。我家少爺的意思是今後要在台州設置更多的糧站,隻是銀錢有點不稱手,希望宋大人和許大人能夠施以援手。”

宋慧傑心中苦笑,你一個大海商問一個窮鬼借錢,肯定不是這樣的!宋慧傑明白過來,這位年輕的巡海道是想將台州衛拉進來一起做糧食生意,這樣糧食的來源就有保障。

一刻鐘後,舟山衛指揮使許周軍一臉的不高興地走進了宋慧傑的府邸。雖然宋慧傑這個副手是個老資格,平日裡對自己也算恭順但今日不知道抽了什麼風居然讓人通知自己去他家。

不過很快許周軍就不生氣了!兩千兩白銀說是送個台州衛,其實絕大多數給他個人的。另外兩千石土豆和兩千套軍服就是為台州衛所兵訂製的,可以讓他用來籠絡下麵的人。而等到聽完毛安的請求,許周軍笑的更燦爛了!

“還請老管家回去稟明毛大人,下官一定全力配合!”許周軍不是宋慧傑他與毛家冇什麼交情,三品武將在六品文官麵前也冇什麼架子好擺。更何況這位年輕得可怕,後台也也是一個比一個硬。關鍵是人家有錢手裡還有毛文龍帶回來的一千多私兵!說到底輪打仗這位年輕的巡海道怕是不會輸給一鎮總兵的。比他這個衛所指揮使自然要牛逼。

毛安笑了,如少爺估計的差不多,這些看起來很風光的將軍其實是很窮的。少爺先送禮,再合作,傻子纔會拒絕。

於是一份關於台州糧站的合作就達成了。國昌隆負責日常運營。許周軍出資兩千占股兩成,宋慧傑出資以前兩占股一成。當然糧站的安全是需要台州衛負責的。說到底就是讓他們對付那些當地鄉紳和晉商的騷擾。同時反過來還要對這些人進行打壓!當然台州衛所出產的糧食有剩餘自然也是全部賣給國昌隆。其他的運輸根本用不上他們台州衛。

舟山群島東南端沈家門漁港,定海縣令馬邦威陪同者新上任的浙江巡海道副使毛鈺巡查當地情況。從舟山港出發,馬邦威顫顫巍巍地登上舟山號的時候心情就十分複雜。幾個月前他麵對毛鈺至少還有一些心裡優勢,畢竟他是文官序列的。後來毛鈺在舟山的種種作為雖然他不怎麼認同但是卻也冇有剔除反對。一來是性格使然,而來毛鈺的行事雖然霸道卻不是蠻橫不講理。

接下來的幾個月他快被定海當地的幾個鄉紳煩死了,全部是鬨著要搶回軍田的。馬邦威本著睡也不得罪的原則和濕泥。引來了鄉紳們不滿。不過馬邦威慶幸自己堅持住了。因為毛鈺轉眼就成為了正六品的文官,比自己年輕還比自己高一品。關鍵是按照朝廷聖旨等於舟山就是毛鈺的自留地。這定海縣也成為了毛鈺訓練水師募集軍餉的基地。而他馬邦威自此就徹底成為了毛鈺的一個管家而已。

對此馬邦威並不沮喪,畢竟他沉浮大明官場多年,對比朝廷那些大小文官,毛鈺無疑是比較好相處也很有前途的上司。所以儘管毛鈺依舊如當初第一次見麵一樣對他十分可期,馬邦威卻處處小心。隻是今日到沈家門還是遇到了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