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禎三年五月十六,浙江杭州府錢塘縣忠孝巷,一大早就人聲鼎沸。出門辦事的男男女女行色匆匆卻喜笑顏開。看熱鬨的也早早站在幾家門口笑盈盈的看著過往的人群。

整條巷子幾天天就被人披紅掛綵的裝點一番。今日這種喜慶的氣氛即將達到高*潮。因為世居在此的前左都督之子、現浙江巡海道副使將會在今天迎娶前東閣大學士、禮部尚書徐光啟孫女淮陽郡主徐夢蕾。同時今日也是新近遷居到此的浙江都司都指揮使龍翔天兒子龍四海迎娶現金華知府付東*明之女付寶鳳的好日子。

兩位無論是本人還是妻家都是浙江地麵響噹噹的人物。婚禮自然引人注目。至於為什麼兩家選在同一日就不得而知。而看客們能夠一飽眼福的是毛家住在巷子西邊要去城外東麵毛家莊園迎親。龍家的妻家則臨時居住在杭州城的西麵。也就是說毛家的迎親隊伍需要經過龍家府前,同樣龍家的迎親隊伍需要經過毛家府門前。有好事的人就在想如果兩家迎親的隊伍遇上了會是怎麼一番光景?

很快熱鬨就上演了,先是東邊的龍家府門打開,接著一隊隊衛所兵拿著嶄新的長槍魚貫而出,來到街麵上之後將龍家附近兩百步的地方清場,然後在街道南北站成兩排。

接著鞭炮齊鳴、鑼鼓喧天。新郎官龍四海騎著高頭大馬在家丁們的簇擁下走出府門。後麵跟著一八抬大轎。然後是抬著各種禮物的龍家下人,龍四海歪著頭瞥了一眼巷子西邊的毛家所在方向。發現那裡還是靜悄悄的不由得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龍家的迎親隊伍少數也會排上兩裡地,足以將龍家和毛家之間的空地塞滿,自己搶先一步出門就要看毛家如何應對了。

隻是讓龍家人和看客們都有點失望的是一直等到龍家的迎親隊伍最後幾人經過毛府門前之後毛家的大門才緩緩打開。

不過很快看客們就發現了毛家迎親隊伍的不同。雖然依舊是出來一隊對的士兵。但是這些人比起衛所病來似乎精神許多,一個個腰背挺直,或是齊步走或是正步走。手中的火槍還裝著明晃晃的刺刀,隨著隊伍的移動閃閃發亮給人一種威嚴肅穆的感覺。

毛家的衛隊一直將整條忠孝巷全部占據之後新郎官毛鈺纔出來。

毛騎乘的是當初前任摔下來的那高大的西域烈馬。為了今日毛鈺也是苦練了許久。一襲大紅的新郎官服配上胯下通體雪白的西域嗎。一出場就贏得了圍觀群眾的喝彩。

論長相兩位新郎官其實差不多,但是同樣的年紀,毛鈺常年隨軍訓練陽剛之氣躍然而出。龍四海成日在杭州城內吃喝嫖賭自然略顯精氣不足。

而接下來毛家的迎親隊伍也是和龍嘉不一樣。首先出府門的是一輛花團錦簇的四輪馬車。四匹矯健的駿馬拉著。不用人介紹,大家都知道毛家這次采用的是馬車而不是八抬大轎。

如果說單純一輛豪華的馬車並不能說明毛家有什麼特彆指出。但是隨後跟出來的足足十九輛豪華大馬車則讓圍觀的群眾感歎毛家的財力。光是尋找八十匹駿馬在江南就已經很難得。而最讓人驚訝的是毛家的馬車隊伍一路十分平穩,在走出忠孝巷後居然很輕鬆的拐向了南邊。在人們的印象中,四輪馬車雖然載重不錯,卻對路況要求嚴格,尤其是拐彎。但是毛家的馬車卻非常靈活。這些外行人不知道的是毛鈺為了準備這次婚禮金塘島幾乎所有的鐵匠都奉命感知這種帶軸承帶彈簧減震馬車。

當然還有那源源不斷地從府內走出的衛兵。龍家的護衛是跟著迎親隊伍走的。毛家的卻分成兩部分,一部分是跟著迎親隊伍。剩下的依舊站立在街道的兩邊如鬆柏一樣挺立著。光是這些回味就是一道亮麗的風景。

最讓龍家人生氣的是他們付門前也同樣間隔一點的距離站立著毛家的護衛。步子到的人還以為這些人是龍家的。於是有龍家的人使壞,將鞭炮丟出府門老遠甚至就在毛家護衛身邊燃放。還有人那這樂器在這些人身邊吹打。

然而讓龍家人失望的是這些護衛一個個如滴啊素一樣全然不顧周圍發生的事情一個個臉上雖然帶著笑容卻是一成不變。龍家人無奈,大喜的日子總不能真的乾架。再說龍家人也冇信心乾過這些人。

外行看熱鬨,內行看門道,包括浙江巡撫在內的杭州大小官員都派遣了人前來打探訊息,毛家的迎親隊伍這麼拉風,這些人自然召集回去彙報。更有信心的人將毛家護衛的人數都記下來。部署不要緊,這一數毛家居然觸動了足足五百人淨街,還有兩百人護衛在馬車兩旁。有人從高處甚至還看到了毛府內部也五步一崗人數估計也不下兩百人。這要是讓邊軍那些也不瘦看了一眼就能猜測出這是毛文龍的家丁私兵!將近千人出動就是為了一個婚禮說起來讓人覺得過分。但是這裡不是京城是杭州,是江南。

接下來的熱鬨繼續,按說兩家迎親隊伍需要走的路程都差不多,龍家要提前出發一刻鐘左右。但是率先回來的是毛家迎親隊伍。還是和出發的差不多,所有女方親眷全部坐在馬車上。就連那些吹喇叭的、放鞭炮的人也是坐在馬車上。隻有兩旁的護衛是步行。速度自然就要快得多。

或許是故意,或許是事先無意的安排。在毛鈺騎馬經過龍府門前的時候人群中有大姑娘小媳婦尖叫。人們可以理解為這些人看到白馬王子思春了。而會用他們的是兩旁的護衛駐足朝著天空來了一輪齊射。這下人群中的尖叫聲更多了。想來大部分是被嚇得,少不人則是真正的興奮。

被嚇住的還有龍府門前的下人。他們為之前的各種小動作付出了代價,當然也有膽子大的一邊派人去告知龍翔天,一邊上前想要和毛家人交涉。隻是無論如何他是無法靠近毛鈺的,因為毛鈺左邊是馬光、右邊是毛順,前麵是孔有德後麵是是尚可喜,他們各自帶著二十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