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謂的降階相迎就是這個意思了。錢塘知縣於雲清是正經的進士出身,而且是二甲。錢塘是他的第二任,接下來就應該高升了。關鍵是他身後站在東林黨。值得龍翔天如此。

隻是接下來於雲清的表現卻讓龍翔天由欣喜轉為憤怒。因為於知縣對著父子倆拱手作揖表達恭賀之後就讓隨員送上賀禮。並不打算今後宅而是一臉歉意地說道:“龍大人,這幾日錢塘事務繁多。下官這還要回去處理一下。再次恭喜貴公子!”

龍翔天哪裡還不知道這錢塘知縣是倒向毛家的。於知縣如此找藉口這是著急去毛家呢。礙於還有其他人在場又不好當場撕破臉。目送著於雲清走出府門,龍翔天正準備轉身進去,卻聽得門房傳來:“杭州知府湯大人到!”

龍翔天嘴角一抽,就連龍四海也是一陣苦笑。這位杭州知府自然也是毛家那邊的,能出現在這裡已經是給足龍家麵子了。不出龍家父子所料,湯玉週一臉笑意的對父子兩人表達了恭喜,然後也不拐彎直接指了指西邊說道了句本官還要去西邊轉轉就讓人送上賀禮出門了。全然冇有將龍家父子的情緒放在心上。周圍的龍家人也是由高興轉為了擔憂。

接下來總算讓龍翔天父子開心了一陣,因為金華府的大小官員來了。這些人自然是不會來了就走,而是被請進後宅準備在這裡用晚宴的。都司大人和知府大人家的紅喜這些基層官員自然要巴結,不但人到了,禮物也頗為豐厚。

不過接下來龍家卻冇幾個需要龍翔天親自出麵接待的貴賓前來。倒是派出去打探訊息的家丁陸續回來了,在龍翔天耳邊彙報一番。越聽龍翔天臉色就越難看,最後和恨恨地說道:“那小子就是一個海盜,算是什麼讀書人,為什麼有那麼多有功名的舉人不顧身份前去?”雖然那些讀書人比起官員來步算什麼,但人家那邊有自己這邊冇有就不舒服,哪怕是少了幾個也不舒服。

另外一邊,毛家府門前確實比龍家熱鬨。管家毛安今天特彆精神,聲音也特彆洪亮。“江西舉人宋應升。宋應星到!”

“徽州孔敏行到!”

華剛落音就見到毛鈺風風火火地迎來出來。這三人可是毛鈺前段時間專門派人去請準備到金塘島大乾一番的。如今雖然場合不對,但毛鈺還是忍不住內心的激動。宋應星啊,孔敏行啊,哪一個都是寶貝。於是不等這幾人開口恭賀就上前拉起兩人的收朝後宅而去。讓一旁的宋應升有點尷尬了。還好毛安老於世故連忙招呼著往後宅去。

“錢塘知縣於大人到!”

“杭州知府湯大人到!”

這兩位當地父母官也是前後腳到了。不同的是錢塘知縣一臉苦笑,他一個七品縣令今日無論他送多少禮物龍家是不會記得他的人情的。湯玉周卻是真開心,替毛鈺這小子開心,絲毫冇有龍家的壓力。

湯玉周見到毛鈺之後雖然嘴上冇說臉上卻明顯寫著,小子本管算是給你麵子了。隻是等他倒了後堂卻發現裡麵坐著兩位閣老和一位府尹。徐光啟和沈光祚在這裡出現和正常,但是前首輔方從哲也在就讓湯玉周有點奇怪了。不過他不是那種分派分明的人間到這幾位自然要上前行禮的。心中卻是在方從哲是因為誰的關係而來,徐光啟還是沈光祚?

等到兩位杭州本地父母官坐下,門口又傳來毛安的大嗓門!

“洞頭守備楊大人到!”

“泉州守備周大人到!”

“金門守備許大人到!”

“福建總兵俞大人特使到!”

“福建巡撫南大人特使到!”

於雲清和湯玉周對視一眼,都在詢問對方,看來這毛家與福建文武官員都有交集,隻是不知道是毛文龍的關係還是毛鈺這小子的人脈。兩位父母官顯然有點不淡定了!泉州到杭州有千裡之遙,一般的矯情是絕對不可能專門前來恭賀的。

總兵派人來還可以說同為武將,但是福建總兵俞谘皋可是俞大猷的兒子,真正的江門世家。比毛家這種隻有一個人成為總兵的可是要強出太多,更難得是福建巡撫都參合進來了。

不過毛家的意外和驚喜遠不止這些。隨著一些客人的陸續到來,毛家新翻修的府邸開始熱鬨起來,毛安也加大自己的聲量。

“台州知府許大人到!”

“寧波知府路大人到!”

“紹興知府呂大人到!”

又是三聲高亢的聲音傳來,後堂在做的諸位都有些動容,甚至連一直穩坐如山的毛文龍也有點坐不住了,看著兒子毛鈺匆匆走出的身影,也終究不好意思端坐,跟在座的幾人告了個罪朝著二堂而去。畢竟是三位知府聯袂前來,他一個退休的武將已經無架子科言。

毛文龍剛來到二堂台階下外麵又傳來毛安的聲音。

“上海知縣祝大人到!”

“常州知府祖大人到!”

“湖州知府沈大人到!”

於雲清在後堂坐著已經有點不自在了。今日這裡除了那些舉人就是他的身份地位最低了。這毛家還真是有能量,或者說毛家與徐家、沈家聯姻之後的能量太大了。虧他自己進來之前還認為今日之後毛家一定會承他的搭人情。現在看來他這樣的知縣根本就是可有可無的!看來今後還是要加強與毛家以及沈家的關係纔是。

毛文龍卻知道這幾位完全是毛鈺之前救援上海結束下的善緣。湖州知府則是看在反攻藏著和溫體仁的麵子上。

同樣關注毛家的龍家以及浙江巡撫李琳璐都是心情複雜,尤其是李琳璐,他原本還在猶豫,畢竟他與毛家的關係要緊密一些。而龍翔天是自己的直接下屬,平日裡矯情也不錯。今日無論去哪一家都會得罪另一家,他想著是不是自己本人不出麵兩家都送上一份賀禮算了。雖然這樣兩家也不會落到好總比往死裡得罪一家好。

隻是隨著派出去的家丁們逐漸回來報告的訊息讓李琳璐坐不住了。因為時間越長前來恭賀毛家的地方要員就越多。他必須儘快作出決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