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光是李琳璐坐不住,選擇在同一天與毛家打擂台,龍翔天原本是十分自信的。但是隨著家人們回來報告,他嘴角不停地抽動。畢竟這些正四品的知府和湯玉週一樣完全不在乎他的身份。而浙江省內的知府已經到了五位,這毛傢什麼時候經營了這麼大的網絡?隻是讓他鬱悶的還在後麵。

“嘉興知府張大人到!”

“鬆江知府黃大人到!”

隨著一位位地方大員的到來毛安已經完全不加掩飾自己的開心,始終咧著嘴笑嘻嘻的唱喝。好讓門口看熱鬨的和後堂等待的人都能聽出他的心情。

其實毛文龍也在驚訝,今日這些重要客人大部分和他沒關係,想來也不全部是沈家和徐家的關係。畢竟兩人已經鄉居。好在接下來的幾位算是正常了許多。

“皮島參將毛大人到!”

“東江特使沈大人到!”

“登萊巡撫特使到!”

東江是毛文龍的基本盤,登萊巡撫孫元化因為殲滅東虜水師一事承了毛鈺的情派人前來恭賀也屬於正常。

接下來的幾個客人卻讓所有人有點莫名其妙了!

“北港鄭船主特惠到!”

“荷蘭大員總督特使到!”

“西班牙駐馬尼拉總督特使到!”

“天主教大明教區大主教到!”

“葡萄牙駐香山澳總督到!”

“威尼斯城邦共和國特使到!”

這幾位不說其他人,就連毛鈺也感到意外。鄭一官與荷蘭人派遣特使過來恭賀屬於正常,畢竟雙方正在談合作,不管成不成,人情往來也加分。裡卡多親自來就讓毛鈺意外了。而從未有過交集的西班牙人也來湊熱鬨。毛鈺不認為這人真的從馬尼拉來,應該是在吉龍灣的西班牙人打著總督的旗號。

最後一個也是身份地位最重的一個讓毛鈺更是意外,而且這位還是個女的,她自己說是威尼斯城邦共和國的侯爵。

就算英國人來毛鈺也不意外,但是這個什麼侯爵來杭州是乾什麼的?他可不認為這美女不遠萬裡就隻是為了給自己賀喜。

至於那些傳教士純粹是來蹭熱度的,可以忽略不計。畢竟徐光啟本人就是教會成員。也算是給這位閣老一個麵子前來恭賀。

而先前已經入座的福建眾人更是一臉的玩味,幾乎所有對大明東南沿海有威脅、福建水師的潛在對手全部到了!毛鈺真正是好的臉!

毛文龍也徹底無語了,他可以確定福建沿海的所有人與他以及徐家、沈家冇有關係!毛文龍再次承認自己小看了這個兒子。

後堂中央的兩位老人則一臉笑意的看著周圍一個或驚訝或惶恐的賓客。這兩位算得上是人老成精,一個將親孫女嫁給毛鈺,一個率先重金投資國昌隆。就是因為毛鈺的能量大!不過兩人還是有點驚訝的,他們知道毛鈺有本事,但如今閩浙一帶的頭臉人物來了大半。除了閩浙總督也就毛鈺有這樣的麵子了。

“浙江巡撫李大人到!”門口傳來毛安歇斯底裡的唱喝。他今天一直很亢奮,但李琳璐的到來讓他根本冇想過要控製情緒了,將自己的聲量放到了最大!

街道上看熱鬨的人群中一陣嘩然。後堂等待的貴賓們大部分也起身跟著毛文龍去前廳迎接巡撫大人!

看著毛文龍身後一條長龍一樣前來迎接自己的客人。李琳璐心情也十分複雜。

不過等他進入後堂發現還有不少人的時候心情更是怪異。方從哲、徐光啟、沈光祚不出門迎接他屬於正常。而大明東南沿海海盜界的精英們自然也不把浙江巡撫當回事。但是在李琳璐眼裡這些人也應該是有來頭的。這其中有異域人也有女人更是讓李琳璐覺得自己今天的決定算是對了。

而接下來毛安的唱喝更加讓巡撫大人堅定了這種想法。因為毛安唱出來的是:聖旨到!

這下毛家後堂算是徹底開了鍋,就連一直端坐的方從哲、徐光啟和沈光祚都不得不起身朝門外走去。

等到毛文龍父子跪下接聖旨,小太監抑揚頓挫地宣讀了聖旨。內容其實很簡單,就是毛鈺迎娶淮陽郡主,皇上也要表示一下,送上金銀和絹帛。

冇有人在乎禮物的輕重,關鍵是皇上送的,還是在東虜剛剛破關南下的情況下。年輕的皇帝能想到毛鈺大婚這說明皇上心中惦記著這事。這就足以證明很多東西。毛家短短半年之內就先後得到了朝廷的三份賞賜聖旨,又不得不讓人羨慕。

與此同時,龍府,龍翔天陰沉著臉崗亭嘉定彙報說什麼來了一群外國使者,結果一個家丁回來彙報說巡撫大人動了。之前李琳璐已經派人送禮物過來,如今巡撫大人觸動自然就是去毛家了。緊接著就是聖旨到了。一個什麼狗屁郡主居然讓皇上下聖旨恭賀真是豈有此理。

其實不光是龍家人不高興。女方付家人也不太高興。付東*明甚至直言埋怨龍翔天不該選擇今日與毛家打擂台。本來依照兩家的身份、地位這浙江地麵上人情世故自然不會差。但與毛家同一天辦喜事,冇有對比就冇有傷害。平日裡那些臨近府縣的正印官不來也正常。但現在人家去了毛家而且是七八個就讓他這個金華知府臉上掛不住。

最讓龍翔天尷尬的是身為浙江都司,基本盤浙江幾個衛所幾乎冇人前來恭賀。而舟山衛是毛鈺兼領。台州衛指揮使許周軍、指揮僉事宋慧傑居然直接去了毛家然後就冇出來。

接下來更有讓他們兩家掛不住的。毛家隨後宣佈在忠孝巷打敗流水席。一連三日!席麵用的八仙桌甚至都快擺到龍附門口了。光是座椅板凳就讓人很是稀奇,毛家也不知道哪裡來這麼多木材製作這麼多套。氣人的是到了第二天毛家甚至請來了好幾個戲班子在大街上搭建戲台子連續唱戲,這下子幾乎整個杭州城都驚動了。

所有人都知道龍家跟毛家比財肯定是比不過。隻是冇想到莫阿加出手如此大方。婚宴當天但凡能夠入府吃席的都得到了來自南洋的香料大禮包和一個裝滿香皂的楠木盒子、一個十斤的雜糧袋,裡麵是土豆麪粉、玉米、番薯乾等。毛家光是這份回禮就是每人超過二十兩白銀。讓那些賓客都不還意思直搖頭。

而那些能夠進入後堂的貴賓則人手一份來自南洋的白糖禮包和一罈番薯釀造的燒酒以及兩杆火槍。這要是折算下來就超過百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