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鈺和新娘在洞房裡翻雲覆雨的時候杭州城並不平靜。首先毛家和龍家選擇同一日迎娶新婦這本身就十分吸引眼球。而兩家同在忠孝巷更是讓周圍的百姓看足了熱鬨。

熱鬨之餘更多的有心人開始思考。尤其是那些和毛家和毛鈺有利益關聯的人。首先是龍翔天,他雖然滿心怨毒,發誓要找機會找回場子。但是他心裡明白,浙江的知縣、知府和巡撫同時選擇了毛府,還有那麼多的外地知府、守備和特使。如果毛文龍還是總兵,龍翔天倒是可以上奏章彈劾他結黨營私。

但是如今說一個年僅十九歲還是皇上欽定的巡海道結黨營私,那團結在他周圍的該是一些什麼人?能有幾個守備和知縣已經撐天。

一個冇有根基的年輕人如何能夠成為結黨的核心。說出去大家隻會笑話龍家輸不起。最關鍵的是毛鈺現在是文官了。武將結黨營私那是要造反,文官那是誌同道合為國效力。

但是讓龍翔天就此放棄與毛家的仇恨,他做不到。毛文龍餘威猶存,毛鈺更是簡在帝心眼下隻能靜待時日了。

而浙江幾個衛所就成了龍翔天手先針對的目標。雖然衛指揮使也是正三品,但都司可是管著衛所的錢糧!

除了杭州衛的,其餘的都是龍翔天針對的,台州衛自然是首當其衝。今年的錢糧肯定是要打折扣的。至於是對摺還是三四折就要看接下來台州衛上下如何做了。其他的衛所也是暫時扣押半年的軍餉和軍糧。

與龍翔天想方設法剋扣下屬的錢糧以平息自己扭曲的心裡不同,巡撫李琳璐卻在思考一個問題。毛家那麼多的私兵到底會對將來的浙江甚至江南產生什麼影響。如果這股力量再次遭受袁崇那種逼迫會導致什麼後果。所以李琳璐在宴會結束之後將自己的老師方從哲請到自己府上討教。

結果方從哲給了李琳璐一個有驚無喜的答案,毛鈺乃治世之能臣,亂世之梟雄。且非操莽能比!

在李琳璐看來老師這番話算是意味深長,首先將如今的大明比作當年的漢末這本身就讓人毛骨悚然!其次曹操、王莽何許人也?都是篡奪大漢江山的梟雄!王莽雖然冇能成功建立自己的王超卻實實在在的滅亡了西漢。曹操更是提自己的兒子打下了大魏的半壁江山。

方從哲說毛鈺能力超越曹操王莽豈不是說毛鈺將能能夠滅明且建立自己的王朝?想到這裡李琳璐不由得後背冒冷汗。他雖然屬於浙黨,在激烈的黨爭能夠出任一省巡撫自然是經驗豐富。

再聯想到毛鈺大婚,浙江當沿海知府全部到齊。就連南直隸江南幾個府居然也來了兩個。還有毛家與福建巡撫衙門以及總兵府和幾個守備的關係。

再結合毛傢俬兵的戰鬥力,當日毛鈺能以區區七百人擊潰兩千倭寇,如今更是增加了毛文龍的一千多家丁,這江南地界何人能擋?倘若真有一日毛家登高一呼,北有東江,南有福建,中間浙江、南直隸一起發動,豈不是旬月之間占據半壁江山?

所以李琳璐想要問方從哲今後自己如何自處,老狐狸卻笑而不語,最後熬不住李琳璐的軟磨硬泡,來了一句順其自然。

與浙江都司操心自己的處境,浙江巡撫擔心自己的前途不同,鄭彩和斯內德芮然冇能夠見到毛鈺船隊的全部實力,卻在婚宴上見識到了毛家的人脈。上海有徐家,杭州有沈家,湖州有方家,再加上沿海幾個知府的支援。還有毛鈺與福建水師的緊密關係,一般人想在海上動一動毛鈺還真不是容易的事情。所以這幾位一直在杭州等著毛鈺帶著新娘徐夢蕾乘船去上海省親之後回來杭州。他們這次來原笨就帶著各自陣營的合作方案而來。如今斯內德和鄭彩見了麵,似乎很多話題就變得尷尬。

毛鈺雖然按時從上海回來,但他在府邸接見的第一位客人並不是福建東南沿海的這些熟悉的妖魔鬼怪,而是來自威尼斯城邦的侯爵索菲亞。毛鈺對外的理由人家是女孩子,還是侯爵,你們這些海盜當然要排隊等著。

索菲亞在尚可喜等人看來就如同妖魔鬼怪一樣,馬光甚至躲得遠遠的。生怕這位金髮碧眼的女怪一不小心就吃了他。後世來的毛鈺自然冇有這種心理壓力。隻是毛鈺記得後世足球界意大利型男比較吃香,冇想到幾百年前還能遇到比烏克蘭美女還要漂亮的女侯爵。

索菲亞的美麗和徐夢蕾是完全不同的風格,徐夢蕾是東方婉約派的代表。索菲亞就是西方**的標誌,火辣的身材,暴露的穿著加上熱情的表情和動作。簡單地說就是天使的臉龐魔鬼的身材。讓毛鈺這樣後世來的男人當然喜歡。

剛剛告彆處男的毛鈺為了展現自己的紳士風度,毫不猶豫地給索菲亞來了一個熱情的擁抱。堅實的男人胸膛與女人傲人的凶器來了一個擠壓性接觸。然後優雅地分開,笑盈盈地給她遞上一杯親自泡製的西湖龍井。

然後用不知道索菲亞是否聽得懂的英語詢問對方的來意。好在索菲亞侯爵不是一個人他帶了一名香山澳的通譯,她表示自己能夠聽懂大部分英格蘭語言和少量的大明語言。不過為了談話順利她還是建議通過翻譯進行。

索菲亞侯爵首先當然是誇讚了一番毛將軍的英俊瀟灑,然後誇讚了當日婚宴的盛坤,她認為在他們威尼斯城邦共和國或許隻有被確定為王儲的王子成婚纔能有這樣的大場麵。對於這樣的恭維毛鈺表示全盤接受。

而接下來這位美女侯爵說的話和冒雨估計的差不多。從廣州或者香山奧第一次考綱算起到杭州有幾千裡的海路。大名的強大由此可見。

在西方人看來一品大員就是高等貴族了。所以老爹毛文龍的左都督是很能唬人的。在威尼斯城邦共和國這種小國家看來一杭嘉湖幾個府就相當於他們一個國家那麼大了。而浙江沿海七八個知府前來恭賀毛鈺新婚。更有浙江巡撫和前內閣大臣前來恭賀更有皇帝的聖旨與賀禮。毛鈺的待遇在他們西方那種一個國家不如人家一個省,王子遍地是的地方,說毛鈺是王子其實不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