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毛將軍,我們威尼斯城邦共和國曾經是以海上貿易為主要財富來源的。在歐洲也是一個十分強大的國家,但是這些年來受到西班牙人、荷蘭人、英格蘭人的聯合打壓,以及東方奧斯曼帝國的崛起,我們國家處境十分艱難,許多造船廠和火炮工廠都被摧毀。甚至海船大多數時候隻能龜縮在地中海。為了生存,共很過派出了我這樣的特使四處尋找盟友。

英俊瀟灑的毛將軍是大明的將星,是東南沿海的一位霸主,所以我們懇切希望得到您的幫助!”

翻譯皺著眉硬著頭皮將索菲亞的話說給毛鈺聽。與翻譯不同,毛鈺很自然,他覺得和大明那些讀書人那樣過分的自謙求人辦事再三迂迴也不是什麼好事。這位漂亮的侯爵在結束商業吹捧之後直奔主題,反而省下了不少時間。

所以毛鈺依舊麵帶微笑地問道:“那麼,親愛的侯爵,我有什麼可以幫助你的?”

“戰艦、火炮和軍隊訓練以及大量的商品,我們什麼都需要。”索菲亞的語氣很誠懇,毛鈺看得出來。

不過他心裡卻罵人了,這位莫不是自己是傻子還是說降我當成了傻子,難道就憑藉她的姿勢讓我毛鈺將一切都送給她?隨即想了想覺得這不大可能。果然索菲亞無視了毛鈺和翻譯古怪的表情接著說道:“我們需要將大量大明的奢侈品運回歐洲賺取大量的金銀。然後製造更多的戰艦和大炮來抗衡西歐和東歐的威脅。作為回報我們會幫將軍牽製住西班牙人、荷蘭人、英格蘭人。當然如果將軍能夠先期支援我們幾艘戰艦和大炮我們將會感激不儘,並且為儘快償還將軍的。”

毛鈺心中好笑,原來這位把自己當成了大戶。償還,如何償還,欠債肉償嗎?隻是這位身材雖然火辣,卻也值不了幾艘戰艦啊。當然毛鈺不能直接這麼說。

他沉思了一會笑道:“感謝侯爵大人的信任。不過我想侯爵大人也知道,我的大明東南沿海並不太平,還有許多勢力並冇有歸順朝廷。要徹底收腹這些勢力至少還需要五六年時間。到那時候或許我們能夠有戰艦空閒。至於貿易,侯爵大人今後可以派船直接來舟山港,這裡的貨物對侯爵敞開懷抱。”

翻譯若有所思地將毛鈺的話說給索菲亞,索菲亞顯然冇有這中年翻譯這麼猥瑣,而是展顏一笑:“謝謝將軍!我替威尼斯城邦共和國謝謝將軍。前幾日我觀察到將軍府上的衛兵非常精銳,不知道將軍能不能派遣一些人員幫我們訓練一些軍隊?”

“你們最近的基地在哪裡?”

“馬六甲!”

“……”

這場會談到這裡似乎就陷入了僵局。毛鈺當然冇有船去免費送給勞什子的威尼斯城邦共和國,高價也不能賣。槍炮自己也不夠。如果他們在台灣島歐哲香山澳倒是可以排泄人過去幫助訓練。但最近的基地在馬六甲那就算了吧。

不過顯然索菲亞是被習慣了被拒絕,多次遇到這樣的僵局笑道:“將軍,我知道你對我們缺乏瞭解,所以我想帶著我的商隊跟隨將軍一段時間,等我們雙方有了進一步料及之後再來繼續談合作的事情好嗎?”說著還還冇忘記挺了挺自己跌胸脯,又扭了扭自己的肥*臀,含情脈脈地看著毛鈺。

會說話的眼睛分明是在告訴毛鈺,親愛的將軍,隻要你肯幫我煮,我整個人就屬於你。

毛鈺聳聳肩隨後又點點頭表示無可厚非。索菲亞見狀非常高興,揮舞著小拳頭哦也哦也地叫喊著,不知道的人從外麵聽還以為屋內正在上演激情動作片呢?

然後索菲亞就不經毛鈺的同意開始詳細介紹起威尼斯城邦以及自己家族的曆史來。

其實對於威尼斯,毛鈺是知道一些的。不過在索菲亞的描述裡,威尼斯城邦曾經是羅馬甚至整個歐洲最強大的國家。它的版圖包括法國和德國南部的一部分、意大利全境,希臘的一部分。最重要的是它曾經是地中海當之無愧的霸主。威尼斯是世界上著名的水城,毛鈺是知道的。但是這種城邦共和國毛鈺還真是缺乏瞭解。

而傳說中的夏洛特銀行都是他們威尼斯城邦共和國境內的商業銀行。但是隨著東方奧斯曼帝國的崛起,威尼斯城邦生存空間被擠壓。而無恥的荷蘭人、英格蘭人和西班牙人聯合起來開著戰艦到港口要求他們免除這些國家的貸款。這已經相當於搶劫了,比後世的老賴還要可惡。但是威尼斯城邦忍了。不忍也冇法子,乾不過。

而索菲亞治所以能夠成為侯爵,是因為他的父親曾經是威尼斯城邦共和國的首相。被冊封為公爵。整個威尼斯家族掌管著意大利南部的幾個重要城鎮。索菲亞從小就出色,姣好的容貌和出色的身材讓共和國的年輕人們紛紛拜倒。隻是這位公爵價的女兒眼光極高,而且從小耳濡目染立誌要為威尼斯城邦共和國尋找到可靠的外援。而誰能幫她完成心願,他就嫁給誰。這下可就難住了大多數年輕人。當然也有不少勇敢的年輕人跟隨者索菲亞漂洋出海。他們想的是隨時護衛在索菲亞跟前。

威尼斯城邦共和國為了索薇婭的外交方便這才冊封了她。並且承諾她若果能夠幫助共和國擺脫困境會成為公爵。

也就是說其實這個所謂的侯爵在共和國內部並不具備什麼全是,隻是吸引那些護花使者的稱號。也是為了表達威尼斯城邦共和國的外求援決心。

索菲亞興高采烈的走了,顯然她冇有西方那些老於世故的政治家那麼穩重,隻要稍微有一些進展,她的高興就會表露出來。毛鈺真是好奇是什麼樣的國家放心讓這樣一個女子出來搞外交。毛鈺感覺如果索菲亞遇到的是東林黨那些不要臉的老油條估計八成會肉包子打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