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小公爵的話題裡卡多就不好繼續接下去了,不過他對毛鈺選擇的人選確實很佩服。阿爾伯克將軍是不可能輕易離開加勒比海的。拉斐爾小公爵確實比較適合前往馬六甲與這位同樣年輕的大明將軍簽訂合作協議。當然裡卡多做不了拉斐爾家族的主,所以他冇有給毛鈺承諾,但是卻第一時間派人回去香山澳通知艦隊前來舟山。

鄭彩是索菲亞和裡卡多離開後的第二天才被接見的。原本鄭彩想著自己不遠千裡來恭賀毛鈺新婚,也算是誠意足夠了。冇想到荷蘭人和西班牙人也派人來。更加冇想到的一個勞什子的威尼斯城邦共和國的女侯爵也來湊熱鬨,還有那香山澳的裡卡多以總督身份前來。一對比他們北港的誠意就完全被比下去了。

不過既然來了鄭彩還是要硬著頭皮和毛鈺談一談。他是鄭家第二代中最為年長的,跟著鄭一官去過日本也下過南洋。在婚宴上看到了福建水師的幾位守備,甚至還有巡撫的特使。顯然毛鈺或者說毛家與福建總兵俞谘皋的關係不錯。

但鄭家祖籍南安,鄭一官做夢都想控製泉州、廈門等地。隻有這樣才能達到當年汪直、李旦等人的高度。這種路線已經得到了鄭家全部以及北方大部分人的認同。所有人都知道跟福建水師早晚有一戰,無非是時間早晚的問題。如果毛鈺能夠在鄭家與福建水師開戰的時候保持中立,鄭家的勝算無疑要增加幾成。

幾個月不見毛鈺成為了文官,還是浙江巡海道專門管水師和海盜的衙門。如果福建巡撫出麵毛鈺還真不好拒絕出兵支援。所以鄭彩來了,帶著鄭家的誠意而來。

“毛將軍,不瞞你說,我們笨港準備年內對許心素動手。所以希望毛將軍能夠支援我們鄭家。”

見識過毛鈺的拉拉之後鄭彩也不多廢話,開門見山的說明來意,不過他說的是針對許心素而不是福建水師。在外人看來許新宿壟斷了福建沿海的生絲和茶葉。鄭一官找他的麻煩無可厚非。

見到鄭彩避重就輕,毛鈺也不拆穿,隻是笑道:“鄭公子你也知道我剛結婚,三個月後還要迎娶沈家女。我真是冇工夫參與你們的戰鬥。不過你們在北港動靜那麼大,想來福建沿海的官員們都知道了。一旦福建巡撫移文來浙江,浙江巡撫必定會催促我舟山出兵。如果你們能夠在三個月內搞定一切,我可以當做不知道。這也不是亡國滅族的生死戰,浙江巡撫總不好催促一個新郎官出戰的。”

鄭彩苦笑,鄭家這次要對付的不是一般海盜,而是擁有地理優勢的福建水師。打得不好的話設置整個福建總兵管轄軍隊都會前來。這必將是一個長期的戰爭,從準備到最後戰事結束兩三個月是肯定做不到的。除非雙方的實力差距太大,那樣的話也就不需要估計毛鈺這個局外人了。

臨行前鄭一官再三叮囑,北方的最低目標是戰事剛開始的時候毛鈺不出現。最好當然是毛鈺加入北港一方。能夠接受的是毛鈺自始至終是保持中立。最壞的結果就是毛鈺提前在泉州與福建水師集結。

毛鈺大婚鄭家送來了白銀一萬兩。鄭彩單獨留下來求見毛鈺就是想聽毛鈺的一句話交底的話。絕對不是毛鈺給他們一個期限進攻福建。

看到鄭彩為難的樣子,其實毛鈺也頭疼,目前自己的實力並冇有強大到不用理睬鄭一官。他當然最願意看到各方保持現狀,再過上幾年自己的實力突飛猛進之後話語權就更大一些。但是鄭彩要殷切的目光顯然是帶著任務而來。

“其實你們可以先控製南澳島。這樣一來許心素出貨的難度就會增加,而你們想要招募福建災民也變得順利得多。而且你們控製了台灣海峽,荷蘭人和西班牙人都需要仰仗你們鄭家。”毛鈺最終給出了一個看似折中的辦法。

“謝謝毛將軍替我們著想,我會如實地彙報給我們船主。”鄭彩繼續嘗試著努力,想想接著說,“我們北港和鄭船主想要的隻是許心素的命和福建的生絲份額。我們可以保證絕不會傷害俞總兵。從一開始到現在我家船主都還是希望能夠為朝廷效力的。所以必要的時候還請毛將軍將我家船主的心意跟俞總兵說說。”

“這是自然!俞世叔哪裡我自然會說清楚,他許心素能夠被詔安,北港和鄭家自然也可以為朝廷效力。”毛鈺嘴上這麼說著,心裡卻在想我信你個鬼啊,鄭一官要是和許新宿那麼老實,俞谘皋和南居易又不是老糊塗了。況且整個福建總兵府纔有幾萬人?你們爭議也好幾萬,而且船隻方麵更是遠超古劍水師。不是萬不得已誰願意詔安你們啊?事實上曆史上熊文燦詔安鄭一官之後,鄭家和他的船隊依舊我姓吳素乾過少劫掠過往商船的事就不說了。對於廈門、泉州一帶沿海百姓的騷擾也從未間斷。隻是地方官員為了息事寧人冇有上報而已。

“如此就謝謝毛將軍了。”鄭彩再次表達了自己的感謝。他在北港的時候,高層也專門研究過拉攏毛鈺的可能。最後得出的結論是不是冇可能,隻是代價可能比較大。按照毛文龍的地位以及如今毛鈺的巡海道位置,北港估計讓毛鈺承擔朝廷壓力堅決不出兵的代價大概是二十萬兩。

當然對於海盜來說能給得起的代價無非就銀子。其他的貨物來源毛鈺不缺,戰艦也有地方提供。他們鄭家占據北港聚集那麼多人還不是為了賺銀子。白白給毛鈺他們捨不得,還不如自己慢慢啃,隻要毛鈺不第一時間出現在泉州就好。真要出現了也隻好一起乾掉了。總比毛鈺按著銀子去發展壯大要好一些。說到底鄭家潛意識裡也是將毛鈺當做對手的。如果不是毛鈺在上海一戰擊潰兩千多的倭寇,鄭一官和北港根本不會如此高看毛鈺。不過這次鄭彩回去之後北港的看法或許會更加提高毛鈺的實力評估。其實如果毛鈺再不要臉一點完全可以跟鄭家開價,比如讓鄭一官幫忙乾掉劉香他就保持中立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