見到毛承祿冇有說話,毛鈺繼續問道。聞言毛承祿再次身子顫抖了一下。他如何不想繼承毛文龍的事業?毛鈺說的含蓄,他明白毛文龍畢生的願望其實就是藩鎮割據,理想狀態小做個朝*鮮王,退一步做李成梁那樣的世鎮遼東也好。

毛承祿想過毛鈺可能會那麼想那麼做。冇想到毛鈺會這麼問自己。他抬頭看了一眼毛鈺,發現自己這位年輕的弟弟一臉的雲淡風輕。

“如果你冇想好就先回去吧,等你想好了再來找我。”毛鈺笑道。

“不,想好了,我想好了。承鬥你說怎麼做我就怎麼做。”毛承祿當然知道毛鈺是個大忙人,前兩日都是接連接待外國人和東南沿海的大海盜集團的使者。好不容易輪到自己如果就這麼錯過,說不定將來那天才能煎熬毛鈺呢。

“東江缺糧,我有!東江缺裝備,我有!你我兄弟聯手還愁控製不住東江?兄長你先不要著急,回去就告訴那些東江的將領們,你是父親的兒子。你是我毛家在東江的代言人。想要與我毛鈺合作就必須通過你!”

“謝謝承鬥,謝謝陳兄弟!”毛承祿聽毛鈺這麼說一個惴惴不安的新終於踏實了不少。

“不過毛承祚和沈士奎不能留在東江。你可以與陳繼盛商量下最好將他們兩個弄走。他們能夠背叛父親就能背叛東江,將來甚至背叛朝廷!”

毛承祿想提毛承祚說句話好話,最終還是忍住了。本來東江將領就因為袁崇煥的事情不待見他。想來毛文龍和毛鈺也不一定就真正原諒了他。再拉上一個嫌疑最大的他自己就更加洗不清了。

“陳大哥目前是東江總兵最合適的人選。父親也是這麼向朝廷推薦的。你回去東江之後找機會立功先升為副將。哪怕是一直是參將也不打緊。不過有些條件你要幫我帶回東江去。如果東江鎮想保持以前的合作關係就必須允許我在皮島和旅順建港口。為了保護我自身的利益將來我也會在這兩個地方駐軍。當然規模不會太大。而寬甸那邊為了保障木材來源我也打算駐軍。”

“這是應有之理。”不管陳繼盛以前對毛文龍如何恭敬,畢竟現在不是毛文龍當家,毛鈺為了保證自己船隊的安全在這兩個地方駐軍也是能夠理解的。想來隻要毛鈺的船隊繼續將大量的糧食和物資運往東江。料想東江內部也不會有人反對。

“另外如果你自己的家丁什麼的最好送到舟山來輪訓一下,提高戰鬥力和學習使用新武器。冇彆的事情就去多陪陪父親,我讓人通知雲台和瑞圖他們。這次先帶些糧食回去,等我理順了南邊的事情就回覆正常貿易。”

毛承祿心中高興,冇想到自己就這麼過關了,不過隨即又是一陣苦笑,如果不是袁蠻子鬨事,自己怎麼說也是毛鈺的兄長,根本不存在過關一說。

“另外有一件事你不要跟外人,幫我關注一下濟州島,前元曾經在哪裡養馬,最多的時候島上有戰馬五萬。南方缺馬,我想找機會占了用來養馬。平日裡你幫我收集一些種*馬和會養馬的人。

還有,你跟沈士奎說一下。我謝謝他前來。不過這些日子事情實在太多了就不專門找他了。”

“好的!”毛承祿知道毛鈺這是故意幫他太高身價。陳繼盛因為不知道毛家對毛承祿的態度才特意又派遣了沈士奎前來。如今毛鈺這個態度就是告訴東江諸位將領,根毛家的事情找毛承祿就可以了。

當然毛承祿也有感慨的地方,那就是自己的這個名義上的兄弟野心似乎比父帥還要大,一個海盜要養馬……

毛承祿離開之後毛鈺卻陷入了沉思。等獎是老爹的心血,毛鈺當然不想輕易放棄。而作為穿越者他知道東江如果不能儘快整合發揮應有的作用的馬寧就無法阻擋東虜南下的步伐。毛承祿是老爹的衣缽傳人,性格其實和老爹差不多,有雄心,但不敢打硬仗。說到底還是性格使然,這次袁崇煥鬨事毛承祿就是性子偏軟纔沒有斷然拒絕袁崇煥和誓死保護毛文龍。

但現在的東江老爹信任的年輕江鈴都被自己拐帶到了舟山。毛承祿似乎成為唯一的人選。隻要他願意跟隨自己的步伐就不妨扶他一把。老爹那邊自己也好交代一點。但若是毛承祿有其他的想法也就不要怪自己不你念情份。

送走了毛承祿原本想著可以輕鬆一下了,結果國昌隆杭州的大掌櫃費九齡笑嘻嘻地來找毛鈺了。毛鈺原本他是為了船隊的預算而來,冇想到這位精明的掌櫃卻是盯上了單給毛鈺大婚用來充門麵的二十多輛四輪馬車。

“凍家,這四輪馬車一次可以載重兩千斤,而且對路況要求也不像其他的四輪馬車一樣那麼高,如果每個國昌隆分店能夠配幾輛想來能剩下不少搬運夥計。對國昌隆也是一個很好的宣傳。”

“九叔,你容我算算啊。這馬車呢,徐閣老要一輛,嶽父大人也得給一輛。舅公哪裡也的準備一輛,未來嶽父哪裡也要一輛。父親一輛,母親一輛,兩位夫人一人一輛,兩位叔叔和兩位舅舅一人一輛。方閣老一輛,巡撫大人一輛,嗯?幾輛了?”

費九齡臉上的笑容已經消失,苦著臉說道:“董家,十四兩了,還剩六輛。”

“哦,杭州、湖州、紹興、寧波、台州。嘉興知府每人一輛,剩下的就先欠著吧。”

“……”

“九叔,放心吧,我們能夠造出來二十輛就能造出兩百輛來。隻不過這些不是眼下最急切的。眼下還是要儘快將各府縣的分店開起來。除了金華,浙江兩年內要完成佈局。福建、江西和南直隸未來三四年也至少也在府城設立分店。另外湖廣、江西的糧站也要抓緊時間了。現在各個作坊和各個分店的做工的人越來越多,亮絲消耗也越大。冇有足夠的糧食失蹤是不安心的。分店和糧站越多這需要的賬房和巡檢人員就越多,九叔你要多操心了。”

費九齡心頭一淩,知道自己這位少東家這是要準備大乾一場了。於是連忙收拾好心情連聲應諾,隨後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