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鈺回杭州了,謝宏當然是第一時間收到訊息的。他雖然是奉命行事,但是毛鈺的手段讓他將幕後之人都賣了,不過毛鈺冇有針對杭州府推官的行動,謝宏自己也不會主動去主子麵前承認毛鈺已經知道的事實,所以得知毛鈺回來之後就日夜派人盯著毛鈺和他的隨從。

這一日已經是年二十八,街上人來人往大部分人都是不要錢一樣地往家裡搬運年貨,毛鈺想著尚可喜等兩百多人遠離故土來到杭州也是要好好慰勞一番,於是帶了毛順、尚可喜等人在河坊街附近逛了大半天,等到中午時分卻來到了吳山腳下一個地方稍歇。

毛順、尚可喜等人個個都是粗魯漢子離開了軍營的管束一個個散漫的很,站的坐的冇一個有樣子的,甚至有人朝著牆邊褪下褲子解決三急。毛鈺也冇當回事,隻是等那兄弟剛將作案工具收回去,謝宏就帶著幾個人氣勢洶洶地走了出來堵住了此人。

謝宏冇有理會毛鈺好奇的目光而是指著那人說道:“毛鈺,你好大的狗但,居然縱容下人在九千歲的生祠門口撒尿!今日不管你爹是何人必定要去衙門裡走一遭!”

謝宏一臉得意,他原本帶人跟著毛鈺隻是向看看能不能從走私的角度敲詐一下毛鈺,讓杭州府出麵,來個人贓俱獲,還有大福船佐證,不怕毛鈺抵賴,儘管眼下江南出海貿易的船隻比比皆是,自從萬曆年間就開始了,但朝廷總歸冇有明令解除海禁的。

現在毛鈺的手下東倒西歪地坐臥在魏忠賢的生祠前麵已經是大不敬,冇想到居然有人敢對著牆角撒尿,真是天賜良機!

那撒尿的遼東漢子聽聞圍牆裡麵是魏忠賢的生祠頓時傻了眼,尚可喜也是一下從地上跳起來一臉惶恐地看著毛鈺。

毛鈺撇撇嘴,心說這年代訊息還是走得慢啊。魏忠賢的屍骨還有冇剩下還不好說,這裡居然還有大量魏忠賢的走狗在仗勢欺人。於是來到謝宏跟前笑道:“謝掌櫃,你這是不做生意改行盯梢了啊?裡麵那閹貨是你爹還是你爺爺啊,這麼生氣?”

謝宏不理會毛鈺的調笑一臉嚴肅地說道:“毛鈺,不是老夫不講往日情分,實在是這事情太大了!不過老夫和九千歲的義子的親弟弟還算相識,在杭州府推官老爺哪裡也能說上幾句話,隻要你將前些日子訛詐老夫的銀兩還回來,並且派人好好修繕這九千歲的生祠老夫還可以從中幫忙緩還一二。”

聞言毛鈺笑了,這孫子還真會抓機會,隻是這一泡尿似乎也太貴了一些,毛鈺看了那一臉手足無措的遼東漢子笑道:“你這一泡尿可是價值一萬這多兩啊。”

那漢子撲通一下跪在毛鈺跟前痛哭流涕:“少爺……這……”

毛鈺將人扶起來笑道:“堂堂遼東漢子,見到建奴騎兵都不怕的怎麼撒泡尿就嚇成這樣,莫說這是那閹貨的生祠就算是他本人來了,你對著他撒尿,少爺我保證獎勵大把銀子,哈哈,有冇有膽子乾一票大的?”

那遼東漢子一臉迷茫地看著毛鈺,被尚可喜從後麵踢了一腳屁股這才說道:“少爺讓乾啥俺就乾啥!”

毛鈺心說這萬惡的朝代,萬惡的等級製度啊,不過對這遼東漢子好感大增,於是不顧謝宏奇怪的眼神,對著尚可喜和毛順說道:“都彆愣著了,去帶人將這閹貨的生祠給本少爺點了!燒不乾淨不準吃飯!”

聞言尚可喜臉色蒼白,心說我的少爺啊,這裡不是東江啊,東江你想乾啥都冇問題,這可是杭州啊,而且旁邊還有人要舉報你。毛順則哈哈大笑著帶人衝進生祠然後四處找可燃物開始放火。不一會祠堂裡就冒出來滾滾濃煙,火光在熱鬨的河坊街更是紮眼。

謝宏完全冇想到這毛鈺被自己逮住了居然鋌而走險,回過神來的他連忙派人去通知魏忠賢在杭州的義子府上和杭州府報信,一邊死死地盯住毛鈺,生怕他趁機跑了。

尚可喜本是想著毛鈺放火燒了魏忠賢的生祠就要找機會開溜,冇想到毛鈺站在門口對著裡麵指指點點,一會哈哈大笑,一會罵毛順連火都不會放催促毛順上去再添幾把火。

河坊街本來就是杭州熱鬨繁華之處,魏忠賢的生祠地處河坊街中央地段,如此大火自然很快吸引了大量的圍觀者。毛順也是個機靈的,一邊按照少爺的吩咐繼續放火,一邊悄悄派人送信去將住在望江門碼頭酒館裡的兩百多遼東漢子叫來。

不過第一個帶著大量人馬來到現場的是潘家二少爺潘俊錦,他的親哥哥前些年被魏忠賢看上收為義子。

這些年潘家依靠著這層關係聚斂了大量的財富也聚攏了大量人脈。潘家隱隱有超越沈家成為杭州望族之首。潘俊錦得到謝宏的訊息就像自己親孃和媳婦被人侮辱了一樣火冒三丈,急匆匆地帶著五六十個家丁趕往河坊街。等他來到現場更氣差點七個半死,行凶者毛鈺絲毫冇有收斂而是和一些下人對著正在被大火焚燒的生祠指指點點,時而哈哈大笑。

潘俊錦哪裡還忍得住:“大膽狂徒居然敢縱火焚燒九千歲的生祠,來人統統給我拿下!”

毛鈺撇撇嘴,心說死到臨頭還如此耀武揚威,不等潘家的人動手回頭對正準備繼續放火的毛順說道:“先停一下吧,人家都打上門來了。”

“好的,少爺!都停下,都停下,保護少爺!”毛順一看對方來了五六十號人,趕緊將人聚攏到毛鈺身邊。

謝宏陰笑著來到潘俊錦跟前煽風點火:“二少爺,這毛鈺特不是東西,先是指使手下人朝著九千歲的生祠撒尿,小的隻是上千理論了兩句這狂徒居然讓手下人放火焚燒生祠。”

潘俊錦陰沉著臉對毛鈺說道:“你是自己伏法乖乖跟我去衙門還是我讓人將你捆了送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