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毛鈺如此,春兒姑娘眼淚刷就下來了膝行幾步保住了徐夢蕾:“小姐,不要啊。我不要去蘭桂坊。你幫我求求姑爺。”

“夫君,你不要嚇唬春兒了。”徐夢蕾嗔怪地看了一眼毛鈺,知道他是隨口說說的。她和春兒情同姐妹,但主仆終歸有彆。

毛鈺冇有回答,冷哼一聲出了門。身後徐夢蕾連忙將春兒扶起來小聲安慰著。

等到堅了老爹和府母親張氏毛鈺就更加覺得這些人小題大做了。老爹毛文龍一臉的睏意顯然是冇睡醒,看到毛鈺前來也隻是苦笑了一下用手指偷偷指了指張氏。

順著老爹的手指毛鈺看到了他重生以來最嚴肅的張氏。這位母親陰沉著臉,對毛鈺的問安禮視而不見。也不說讓毛鈺起來。這下就尷尬了,所謂跪天跪地跪父母。現在母親大人生氣了毛鈺才知道這是大明朝。

過了許久還是張氏先開口:“你是不是不喜歡蕾蕾?”

毛鈺一臉詫異看了看老爹,又轉向張氏笑道:“母親,娘子容貌端莊,也頗有才學,孩兒喜歡的緊。”

“那昨晚是怎麼回事?”

“昨晚,昨晚冇怎麼啊?”毛鈺隻能裝糊塗。

“老爺,你看看。這事情你管不管?”

毛文龍一臉苦逼,張氏卻不依不饒盯著他。

毛文龍隻好說道:“春兒說你不打算要孩子是怎麼回事?”

“冇有啊,爹。母親,你們是誤會了。我隻是跟娘子商量說等她年歲再大一點再要孩子,冇說不要孩子啊。”

“不行!我這邊還張羅著要給你爹納妾好讓你再有幾個兄弟姐妹。你倒好結婚了卻不要孩子。”

“不是不要孩子,隻是晚幾年。”

“晚幾年?是玩幾年吧。孩子生下來又不要你們夫妻管,為什麼要晚幾年?”

毛鈺無語凝噎,跟這個時代的人講晚婚晚育、優生優育簡直是對牛彈琴。不過他還是不放棄,壯著膽子說:“母親,是這樣的。孩兒學過一點醫,知道女人生孩子不容易。尤其是年齡太小容易難產對女子身體不好,也容易構成生命威脅。孩兒和娘子如今還年輕得很,不如等娘子滿了二十再要孩子!”

“老爺,你聽說過這事嗎?”

“好像有吧。”

“那徐家家那邊怎麼辦?”張氏隻是心急,問清楚了不是兒子嫌棄兒媳婦也鬆了一口氣。但是不要小孩,這怎麼跟人家孃家說。

“我去跟爺爺說,爺爺跟西人接觸時間長,見識也廣,一定會理解的。”道鈺趕緊搶過話題打包票道。

“那也不行,你爹年紀大了,就等著抱孫子呢。你們年紀輕,蕾蕾也是個好姑娘,怎麼就不能生了?的抓緊時間,老爺你不想抱孫子嗎?”

毛鈺無語了,剛纔還想著給老爹納妾準備再生幾個,現在又說老爹年紀大了。真是凡事預則立不預則廢啊。

“母親,孩兒是真心疼娘子。你說這女人生孩子就是一個難關。她等年紀大一些自然風險就小一點。你放心等娘子到了年紀保證一溜兒給你們二老生上幾個孫子。哦,還有那京娘,等她到了年紀也一起生!這樣對孩子和孩子的母親都是好事情啊,母親你就不用操心了。”

“那我給你張羅納個妾,找個年紀大一點的!也不用擔心孩子母親的問題。”張氏依然不放棄。

“……”

毛文龍很是同情地看著兒子終究忍不住了:“要不就等兒媳婦滿了十八吧。反正也就一年多了。等得起!”

“謝謝爹!”毛鈺趕緊磕頭。當初威風淩淩的總兵官如今快成妻管嚴了。

“老爺,蕾蕾和京娘等到十八歲也行。妾身再給他張羅幾房滿了十八的妾就行了。這事情你總不能反對吧?”

毛文龍:“……”

毛鈺:“……”

毛鈺一個後世人是無法理解張氏一個大戶人家的女子冇有能夠為夫家生下一兒半女的苦楚的。如今在毛鈺傳宗接代的問題上,張氏自然絲毫不願鬆懈。這就苦了毛文龍和毛鈺父子倆。一個五十多了還被逼著生育。一個不到二十也被逼著生育!

不過納妾這事毛鈺也是堅決不同意的,他一下子就娶兩個老婆還不夠?關鍵張氏為他納妾不是圖美色,而是為了生育,還要年紀大的。毛鈺估計還會選屁股大的,腰身粗的。這樣的好生兒子啊!

不過這事情需要慢慢來,不能讓張氏著急,又要達到目標隻能徐徐圖之。目前的重點是避孕,天天守著個如花似玉的小娘子不能碰毛鈺可受不了。最後還是徐夢蕾的到來幫毛鈺解圍。不過當著毛文龍和徐夢蕾的麵,張氏第一次訓斥了毛鈺,並且安慰徐夢蕾,表示一定替她做主,不會讓毛鈺胡來。

徐夢蕾感受得到毛鈺對自己的感情,聽張氏這麼說就有點懵逼了。毛鈺也隻是昨晚第一次提出來避孕的事情,徐夢蕾一個十六七歲的少婦哪能麵紅耳赤跟夫君爭論。

如今被婆婆當著公公和夫君的麵一說,她還真緊張起來,覺得確實是一件大不了的事情。毛文龍見狀趕緊逃離現場。隻剩下毛鈺麵對一臉不爽的張氏和嬌滴滴準備掉眼淚的徐夢蕾。

毛鈺無奈隻好將先前跟張氏說的,以及昨天晚上跟徐夢蕾說的理由說一遍,並當著徐夢蕾的麵說:“這都是為了照顧你的身子。你放心,我和母親商量好了,在你懷孕之前我肯定不會納妾。”

聞言徐夢蕾鬆了一口氣,眼眶裡打轉的眼淚也終於收了回去。隻要不是夫君嫌棄自己,她婆婆也同意,那她晚一兩年生小孩也就無所謂了,總不能辜負了夫君的一片好心。

張氏卻惡狠狠地瞪了一眼毛鈺,這小子分明是狐假虎威,自己什麼時候答應他不納妾了。不過也不能和先錢一樣當著新婚兒媳婦的麵說幫兒子納妾的事情,還是專門為了生兒子。

治療不孕不育比較難,避孕在這個時代並不算難事。不過張氏也不敢用妓院那些女人的辦法。隻是按照毛鈺的要求請來杭州最負盛名的中意,當然不是許三多那混蛋。說明隻是這一兩年不想生育。等到了年紀不能影響剩餘,張氏一邊給老中醫重金,一邊放話如果有意外一定要讓這中醫砸了飯碗。讓負責此事的老中醫也是一臉的苦笑。好在避孕不是難事,不然早就跑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