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禎三年七月初二,洞頭島。這裡的主人之一福建水師洞頭守備楊六已經在五日前奉福建總兵俞谘皋之命帶領洞頭島大部分主力南下泉州集結以應對隨時可能襲擊福建廈門與泉州等府縣的北港鄭家船隊。

楊六的親兄弟楊七帶著不到四分之一的船隊和島上家眷守備在洞頭島。不過楊七並不擔心洞頭島的安全,相反而是擔心兄長和福建水師。因為就在楊六離開後的第三天浙江巡海道毛鈺派人引導七艘西班牙戰艦進駐洞頭島。這些是香山奧葡萄牙人的艦隊。從香山澳一路北上並冇有進入舟山水域而是在大陳島休整,隨後毛鈺派孔有德率領七百人登艦加強艦隊的護衛。隨後南下在洞頭島集結。

洞頭島對外宣稱這是毛鈺大人從舟山派來協防洞頭島的。一同前來的還有邳山島的十六艘大小船隻。

不過今日這裡做主的並不是楊六的兄弟楊七,也不是葡萄牙人的艦隊指揮戈麥斯,而是浙江巡海道副使毛鈺。毛鈺來到這裡不純粹是為了協調三方,而是聽取洞頭島對那南日島諸彩佬勢力的偵察報告並且製定攻占南日島的方案。

洞頭島和南日島長期對立,所以對雙方的情報收集都是不遺餘力。從最近的情報來看,南日島實力變化並不大,自從上一次諸彩佬率領船隊攻擊洞頭島結果遭遇毛鈺慘敗而歸之後,經過一段時間的恢複,目前洞頭島有大小船隻約八十艘。有戰鬥力的人員約為四五千人。如果算上島上的雜役和家眷估計在萬人左右。

上一次與毛鈺的遭遇戰,是諸彩佬近年來損失最慘重的一次,其中損失福船四艘,這是諸彩佬核心戰鬥力的三分之一。如今諸彩佬經過武裝的福船隻剩下八艘,剩下的主力多為海滄船。

兩日後一個龐大的船隊離開洞頭島浩浩蕩蕩南下。這支艦隊包括七艘西班牙戰艦和洞頭島的三艘福船、十艘海滄船,以及邳山島的十八艘大小船隻如果楊七不是對毛鈺的實力非常瞭解一定會和洞頭島的其他人一樣以為這是毛鈺舟山全部戰力了。因為船隊裡除了洞頭島的船隻其他的都掛上了毛字大旗。

這支艦隊的組成也是為了迷惑諸彩佬的。諸彩佬所知道的毛鈺有幾艘西班牙戰艦,至於是五艘還是七艘並不確定。諸彩佬最忌憚的也就是毛鈺的這幾艘戰艦,如今全部出現在這裡很難讓人懷疑。

在洞頭島岸上看不到東麵十幾裡之外一支規模稍微大一點的船隊也同時南下。這是在大陳島經過短暫休整的毛鈺船隊。十一艘西班牙戰艦、八艘福船、十二艘海滄船和三艘最新下水的偵察快船、兩艘福船級運兵船以及來自威尼斯城邦共和國的四艘武裝商船。

在這支船隊的正後方是大陳島李守信率領的三十艘大小船隻。

三日後的淩晨,南日島東麵二十裡海麵上,從北麵而來的三支船隊已經完成集結並且開始按照事先的部署重新編組。最前麵是四列縱隊,中間是戈麥斯七艘西班牙戰艦和毛鈺親自率領的七艘西班牙戰艦。左邊是舟山的八艘福船,右邊是舟山的四艘戰艦和威尼斯城邦共和國的四艘武裝商船。這三十艘大船將會是今日海戰的絕對主力。他們承擔的是穿插敵人船陣和摧毀敵人船隻和意誌的任務。

在他們的後方是洞頭島的三艘福船和舟山的兩艘運兵船以及洞頭島、大陳島和舟山的三十六艘海滄船方陣,他們承擔的是正麵阻擊和近身肉搏。

後方是邳山島和大陳島聯合的三十幾艘大小船隻,他們負責戰場支援和外圍追擊。

三艘偵察快船和另外兩艘海滄船負責戰場聯絡。

洞頭島的動向諸彩佬是密切關注的。若不是礙於北方有毛鈺,諸彩佬這次也想趁著楊六南下的機會滅了洞頭島。不料自己冇去端掉洞頭島,毛鈺卻來了南日島。原本他以為毛鈺船隊隻是正常的路過。因為走在最前麵的船隊確實很像是毛鈺平常南下貿易的船隊。隻是隊伍中多了幾艘小船並冇有引起南日島的注意。但是大陳島李守信的船隊在接近南日島的時候為了夜間避開風浪隻好靠近海岸線。諸彩佬雖然冇有將這三十多艘連福船都冇有的船隊放在眼裡。但這樣一支並不適合遠洋貿易的船隊出現在在南日島附近還是讓諸彩佬緊張了一下,隨後派出的偵察船陸續被攔截就讓諸彩佬坐不住了。他擔心毛鈺和楊六南北夾擊。結果派到南邊的偵察船回來卻冇有發現楊六,折讓諸彩佬有點迷糊。難道毛鈺就像用這些船攻打南日島?

等到東方太陽升起的時候,呈現在他眼前的就是三十幾艘大型船隻和三十多艘海滄船組成的方陣。更後麵的幾乎看不清了,但可以判斷是那些比海滄船還小的船隻。

對於南日島的海盜來說最後麵的可以忽略,但是最前麵的三十艘大船讓諸彩佬著實嚇了一跳!他的到的訊息毛鈺有五到七艘戰艦,四到六艘福船。如今數量翻了兩倍。

當初他被毛鈺的三艘西班牙戰艦搞得灰頭土臉,如今至少最前麵四排大船中有三排是西班牙戰艦!

吃驚歸吃驚,常年在海上討生活的諸彩佬還是立即組織手下人準備迎擊來犯的敵人。

這樣大規模的海戰毛鈺也是第一次參加和指揮,所以他采取了分塊指揮的辦法,前麵的四個小艦隊分彆是達代應、戈麥斯、尚可喜、毛永傑。中間的方陣是楊七統一調度。後麵則是曾立剛負責。

與毛鈺一方戰陣不同,南日島雖然船隻數量上和毛鈺差不多,但是大船數量處於絕對劣勢,而且在火炮數量和射程上也處於絕對劣勢。所以毛鈺一開始就采取了四路切割的戰術。尤其是中間兩支分隊清一色的西班牙戰艦。毛鈺想的就是利用火炮優勢和戰術代差給諸彩佬來一個下馬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