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彩佬想的很好,但是麵對的福船中毛鈺一方的福船戰兵人數都是超編的。尤其是兩艘運兵船原本就是為了登陸戰準備的陸戰隊。諸彩佬想要近身戰鬥然後衝出去,結果他們九艘大船上不到八百人。被毛鈺等人的戰艦火炮穿插兩三次已經損失一百多。而毛鈺的八艘福船上是960人。兩艘運兵船上是800人。再加上火槍與滑輪複合弓的射程優勢,以及一人高的大盾的防禦優勢。諸彩佬幾乎要用數倍的傷亡來換取對方。

所以諸彩佬悲劇了,從他帶著大船準備衝擊戈麥斯縱隊那一刻,兩艘運兵船就盯住了他的旗艦!

隨著戈麥斯順利穿插,出現在主材料的後方,幾艘福船已在調整位置將最好的位置讓出來給兩艘運兵船。

諸彩佬的旗艦當然有護衛艦,奈何他的大船數量處於劣勢。一對一,幾艘纏鬥之後多出來的四艘很有默契地分割包圍諸彩佬護衛船。

等到諸彩佬的手下發現情況不對的時候諸彩佬的旗艦已經被兩艘運兵船左右夾住。外圍是互相纏鬥的十幾艘大船和四五十艘海滄船。

那些脫離隊伍原本想著去圍堵西邊戰艦的海盜船不得已紛紛掉頭救援諸彩佬。

諸彩佬的旗艦上有一百五十多人,他自以為人數多,裝備精良,根本不將圍過來的量艘運兵船放在眼裡。結果等著被圍困在了中央他才發現他的護衛艦想要上來幫忙已經不可能。毛鈺兩艘就運兵船的甲板上根本就站不下那麼多人,所以一部分人甚至站在了船樓上,還是有人在船艙裡等待。

在麵對諸彩佬旗艦一麵的船甲板上,排出了3*50的火槍隊,三段擊將諸彩佬旗艦甲板上的海盜死死地壓製在船舷下或者桅杆下,根本不敢出頭。而上百的弓箭手開始對準未趕上的船帆射出數輪火箭!在船帆、纜繩和甲板上四處放火。

那些準備上來支援的大小船隻也要麵臨兩艘運兵船上各將近一百弓箭手的拋射。

諸彩佬的旗艦上室友佛郎機的,但是因為運兵船和另外兩艘福船是從四麪包圍,外加福船上的六磅炮不斷壓製,一點局足夠火槍手首先要清理的就是那些火炮手。無奈之下諸彩佬不斷髮出求援信號。不過讓諸彩佬心寒的是他的船隊能夠與對麵的楊七單挑的數量已經不足。還有一部分已經被尚可喜縱隊衝散四處逃竄。而尚可喜和則直接帶著縱隊朝著他的旗艦而來。

尚可喜縱隊橫衝直撞的結果,就是原本以諸彩佬為中心的亂鬥圈被他從後方切開一個口子。

隨後達代應的縱隊加入了亂鬥,而戈麥斯的縱隊則朝著東方而去,準備追擊那些四散而逃的海盜船。

隨著兩個突擊縱隊的加入,諸彩佬原本方陣船隻數量還能抗衡的局麵變成了一麵倒。

諸彩佬也是發了狠,不斷地提高獎賞,甚至封官許願。奈何其他的護衛船過不來,旗艦上的海盜數量也不是很多,隨著時間的推移不斷地左右兩邊三百火槍清理看著不斷倒下的同伴,再高的獎賞也無法讓那些膽小的海盜鼓起勇氣。大部分人選擇了躲進船艙,也有少數選擇了跳海。

諸彩佬不願意放棄,但是是誰也不會放過這麼大好立功機會。諸彩佬在指揮使被人逼得出不來。旗艦也堅持冇到半個時辰就被兩艘運兵船上的精銳戰兵成功奪船。諸彩佬想駕小船逃離被早有準備的一艘偵察快船住上,十幾個人全部成為了俘虜。諸彩佬更是在亂戰中負了重傷。

隨著諸彩佬旗艦被俘獲,南日島的海盜旗被降下來,其他八艘福也無心再戰船瞬間奔潰,有投降了有想著四散而逃的。那些投降的自然被捆綁起來等待戰事結束。而那些朝著東麵潰逃的海盜還需要麵對曾立剛三十幾艘大小船的攔截。而當他們發現戈麥斯的戰艦已經快速過來的時候,更多的海盜船選擇往西,有些速度快點則直接上了南日島。不過這其中大部分是速度較快的鳥船。

接下來馬玉等人就發現在茫茫大海上追擊海盜船隻遠比正麵突破要難得多。諸彩佬今日參戰的大小船隻九十多艘。在四個縱隊的前兩輪穿插中就損失了十幾艘小船。

等到毛鈺兩邊擠壓,福船單單對基本上冇有逃脫。而那些速度較快的海滄船依靠靈活在戰場上見機行事跑掉了不少。曾立剛為了阻截這些海盜船也付出了很大的傷亡。幸虧戈麥斯的及時趕到。海盜們才改變了逃跑方向。

隨南日島船隊的潰散,按照事先的預案留下兩艘西班牙戰艦,其餘九艘西班牙戰和戈麥斯縱隊和索菲亞的武裝商船分各個方向追擊。

海盜們也有聰明人,眼看著毛鈺船隊的戰艦速度快他們很多就選擇了回到南日島,準備依靠建築再戰。

那些更小一點的開浪船和鳥船自然要幸運得多,他們在大海上大海上目標太小戰艦的火炮對他們的威脅是那些海滄船的十幾分之一。

但曾黎剛剛似乎也發了狠,作為邳山島的大當家,麵對毛鈺那樣開著巨無霸炮轟邳山島他不敢反抗,今日也隻是作為替補。但如今追擊同為海盜的潰敵他如果還不出力就真的無法在毛鈺集團出頭。

大當家發狠,海盜們也鼓起勇氣權利攔截和追擊海盜。邳山島的船隻和那些幸運能夠逃脫包圍圈的蒼山船、鳥船和邳山島的船差不多。所以在戰鬥力上他們還是占有一定的優勢,隻是還有一句話窮寇莫追。

所以曾立剛逮住海盜窮追猛打的結果就是還真讓他們俘虜不少的海盜,同樣自己的損失也不小。不過曾立剛也不後悔!作為替補,他隊伍對敵人的殺傷甚至能比得上那些作為中堅擠壓諸彩佬船隊的海滄船的戰果。

大陳島許多人在曾經的大房價的感染下也是拚了命的圍追堵截,讓南日島的海盜們付出了慘重代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