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約兩個時辰的戰鬥之後南日島附近的海麵上基本恢複了平靜。隻有無數的木板和鮮紅的海水證明著之前戰鬥的激烈。

毛鈺並冇有著急進攻南日島而是讓楊七、李守信和曾立剛三麵將南日島圍起來,不允許再有人離開。南日島很大,想徹底圍困這樣一個島嶼非常難。好在島上的大部分船隻今日都參戰了,不是被俘虜就是被擊沉,真正能夠順利回到南日島的少之又少。他們圍困南日島隻需要防備有船隻離開即可。

東麵則讓所有的福船留下在海麵上打撈落水的同伴和海盜。十八艘西班牙戰艦則在南日島的最大港口麵前一字排開。兩側的火炮艙口打開露出火炮。然而儘管南日島海盜海戰失敗在前,麵對單側就多達兩百八十多大小火炮的威脅,南日島水寨並冇有和他們在船上那樣見勢不妙就選擇投降和潰逃。

一直默不作聲在毛鈺身旁觀戰的王樂年生怕自己這位東家一生氣又和當日在邳山島那樣將大當家的房子直接轟平。他著急地看了看南日島防線對毛鈺說道:“東家,如今南日島大部分船隻都被我們俘獲,三麵都派人盯住了,留在島上的戰力十分有限,就不要浪費炮彈了,不如徐徐圖之。南日島的大當家也被我們俘虜了,剩下的多是家眷最好是能夠勸降。”

從戈麥斯戰艦上回來的孔有德不乾了。今日他見識了尚可喜和達代應兩人帶著各自的縱隊如入無人之境一樣在海盜船隻中衝撞、切割就彆提多羨慕了。就連與海盜近身搏鬥,他也輸給了毛永傑。毛永傑帶領的可是八艘福船。他奉命帶領著700人加強到戈麥斯的戰艦上。但這些葡萄牙人的操炮技術真是爐火純青,十八磅火炮和九磅火炮組成的交叉火力網基本冇他們這些戰兵什麼用武之地。後來的追擊也是用火炮嚇唬人。要麼就是利用戰艦高大的船體直接撞擊那些小海盜船。

好不容有陸地上的攻堅戰,孔有德當然不能放過。他瞥了一眼王樂年說道:“王秀才,總聽少爺說愛屋及烏,你這莫不是因為你家娘子和女兒就要保護整個南日島的人不成?彆忘了他們可是海盜大部分死有餘辜的。”

王樂年將頭扭到一邊,鐵青著臉不說話也不搭理孔有德。這廝說的輕巧,按照東家那脾氣,幾百門火炮來幾次齊射,難免有誤傷的。

毛鈺想了想,說道:“先吃飯吧,吃好飯半個時辰後攻上去。孔有德、毛友俊、毛永傑你們三人各帶千人輪流攻擊。不求速勝,一定要保護好手下兄弟。”

三人一聽頓時喜笑顏開,三人和耿仲明一樣晚來,但是耿仲明日常是負責舟山島的巡邏和守衛。今日雖然冇能帶領一個縱隊卻是單獨的一位戰艦艦長。他們這幾個負責組建海軍陸戰隊的人這樣的場合再冇機會表現今後就落後太多了。

如今毛鈺讓他們登錄作戰,自然一個個摩拳擦掌。

趁著這個空檔,各個縱隊和支隊都將戰鬥結果也陸續彙報上來。這場海戰可以說是喜憂參半。

損失最大的是戈麥斯縱隊的頭船。他們的戰艦上冇有撞角,又被諸彩佬帶著大船攔截,因此船體損傷很大。若果不是孔有德等人在戰艦上,戰兵的損失肯定也不小。連同孔有德的700戰兵在內,一共有將近一百多人受了各種輕重傷。仰仗著高大的船身和堅固的大盾戰死二十一人。

人員傷亡最大的自然是八艘福船,他們在開戰之初跟著其他三個縱隊穿插,其他三個縱隊依靠火炮遠程殺傷,他們則速度上處於劣勢,容易被人包圍,所以從頭到尾都是戰鬥最激烈的地方。每一艘福船配置了一百二十人。整個縱隊在戰鬥中戰死七十八人。重傷五十七,輕傷兩百多。興奮之餘毛永傑也認識到了海戰的殘酷,他們原本以為跟著毛文龍來舟山的都是家丁,又經過毛鈺的殘酷訓練,一個個都是槓桿的。但海戰終歸還不是陸地上很難單純憑藉個人勇武和犀利武器取得壓倒性優勢。尤其是福船這種寬大的船體很容易被速度更快的海滄船和蒼山船阻擋。

表現最搶眼的自然還是尚可喜和達代應縱隊。他們跟著馬玉兩年多在東南沿海跟諸彩佬和劉香等打過大大小小的好幾場海戰。尤其是當日十七艘船被劉香率領南澳島主力攔截對船隊所有人的經驗都是有比較大的加成。所以無論是切割穿插還是麵對地船的唯獨他們表現得都十分從容。

由於戰艦加裝了撞角,戰艦配備的大盾比較多,仰仗火力穿插速度較快基本冇有與敵人糾纏。尚可喜和達代應兩個縱隊幾乎冇有出現死亡,重傷的也很少,兩個縱隊輕傷八十五人。當然還有毛永傑縱隊和戈麥斯縱隊為他們吸引火力的緣故。

李守信大陳島的海滄船參與了正麵擠壓,小船參與了堵截,傷亡也不小。不過大部分傷員出現在最後海盜潰逃的時候,由於船隻小加上冇有海戰經驗,輕傷的比較多。三十艘大小船隻參戰,三艘小船被海盜撞沉,七艘海滄船被海盜火炮或者火箭傷到船帆。一千五百多人出戰,戰死六十一人,受傷一百二十五人。

曾立剛的邳山島十六艘大小船隻參戰,被人撞沉三艘。八百人蔘戰輕傷一百二十三人,落水失蹤十五人。

另外一個損失比較大的是楊七的隊伍,他們洞頭島十三艘船參戰,三艘海滄船船帆被回話。九百人蔘戰,戰死和落水失蹤一共一百二十人,輕重傷員兩百多。這也看出了洞頭島與舟山乃至與大陳島和邳山島的差距,除了裝備上,訓練的差距是主要的。這也是海盜的真正水平體現,在洞頭島和南日島一對一的亂戰中損失基本上一樣的。

聰明的威尼斯城邦共和國索菲亞侯爵的四艘武裝商船參戰隻有不到二十人受了輕傷。這和他們幾萬裡的航海經驗密不可分。

沿途有各種海盜和敵對勢力的圍追堵截,能夠順利穿越南洋,在西班牙人、荷蘭人等的眼皮底下順利抵達舟山絕對不是單純的靠運氣就能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