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雙方的實力對比來看,毛鈺從舟山帶來7500人,大陳島1500人,香山澳1050人,洞頭島900人。邳山島800人,威尼斯500人。人數大約是南日島出戰人數的2.5倍,船隻數量幾乎持平,但是火炮數量上南日島幾乎冇有十八磅火炮,佛郎機加起來也不會超過兩百門。毛鈺和戈麥斯的十八艘戰艦共計有各類火炮將近700門。八艘福船和十二艘海滄船有各類火炮一百二多門。四艘威尼斯商船有重炮80門。這也是南日島慘敗的原因。海戰終歸不是陸戰,川渝川之間的距離給了火炮充分發壞的空間。而海盜們想近身戰卻在船體大小上吃了虧。

火槍方麵毛鈺船隊有2000支火繩槍和500支燧發槍。戈麥斯縱隊有火繩槍350,維斯方麵有火繩槍20支。奶日到方麵估計總共不超過200支火繩槍。其他武器方麵南日島也是全麵落後。就明顯的毛鈺船隊除了火槍手、火炮手和必要的護盾,幾乎人人一張滑輪複合弓。

毛鈺方麵付出了將近千人受傷,兩百多人的死亡和失蹤的代價乾掉了南日島至少兩千人,現場俘虜兩千三百多人,這些人當中將近一半人受傷,潰逃的幾百人中至少還有一半帶傷。雙方的死亡比是1:9,輕重傷比是1:2.這裡麵除了毛鈺一方船體高大的優勢,嚴格的訓練讓大部分人雖然受傷卻保住了性命。

船隻方麵南日島至少被擊沉或者撞沉二十餘艘,諸彩佬旗艦和八艘福船不同程度受傷全部被俘虜。另外有二十多艘海滄船和十幾艘小船因為失去水手或者桅杆、船帆被破壞而投降。剩下的四散而逃,少量在追擊中被擊沉已經無法統計。

聽到這樣的結果楊七和曾立剛和李守信都高興不起來了。那些國際友人則露出佩服的目光,顯然他們的友軍毛鈺部比南日島的海盜戰鬥力強出太多。按照大名人的說法,這不是旗鼓相當的對決,而是官兵剿匪。官當的力量遠超海盜的結果是能夠被接受的。

隨後戈麥斯和索菲亞聽說毛鈺準備登陸作戰紛紛提出派遣出各自隊伍的火槍手參戰。對此毛鈺冇理由拒絕。兩人隊伍中可是有500火槍手的。而且是就站戰陣的老手。

大約一個時辰後,所有準備登陸作戰的人員全部被擊中在幾艘渡船上。毛鈺還是冇有聽從王樂年的意見,下令十八艘戰艦單側324門重炮對準南日島水寨來了兩次齊射。兩輪之後南日島躲藏在水寨裡的海盜要麼逃跑,要麼已經被塌下來的建築物壓死。不過孔有德等人還是嚴格按照登陸作戰的操典進行。

先是那些六磅火炮近距離射擊,然後派遣出小規模人員乘坐小船靠近水寨,占領幾個扼要點之後福船才逐漸靠近,然後三千五百人在南日島倖存者目瞪口呆中迅速登陸,然後占領水寨。隨後幾千人浩浩蕩蕩跨過水寨出現在南日島的簡易城牆下。讓孔有德冇想到的是當他們將受了重傷的諸彩佬推道陣前的時候,城牆上隻是出現了短暫的騷亂,隨後一個年約四十歲的男子站了出來。表示南日島已經推選出新的當家人。

奄奄一息的諸彩佬一聽自然就坐不住了,再一看看到此人雙眼就要噴出火來。而毛鈺在千裡眼中也看到了。這人不是彆人,居然是國昌隆曾經的大掌櫃,後來失蹤了,再後來山東邳山島來劫掠毛鈺。再後來就冇訊息了,冇想到他居然躲藏在了南日島。還真是蛇鼠一窩啊!隻是冇想到謝宏這麼短暫的時間就能成為南日島的核心成員。

謝宏代表南日島表示願意投降,但是要保留南日島現有的地盤,歸還部分船隻。南日島願意接受毛鈺的調遣,且每年繳納五萬兩白銀給毛鈺。

當孔有德派人將謝宏的要求傳過來的時候,毛鈺並冇有氣急敗壞,而是下令孔有德等人原地紮營等待福船上的六磅火炮。

毛鈺越是看到謝宏嘚瑟的樣子越發覺得冇必要在這種地方傷了元氣。

孔有德也是憋得難受,按照他的想法自己帶一千人一個衝鋒就進去了。不過少爺說了對付一些幾乎從不訓練的海盜再多傷了兄弟不劃算、他也隻能老老實實的等待。其他俘虜的船隻毛鈺也陸續派人控製。其中大部分海滄船加入了巡邏的序列。

結果這下最著急的又是王樂年了,因為看毛鈺和孔有德的架勢,今天是不準備攻了。果然,天色逐漸黑下來,孔有德在距離南日島中心區不到三裡的地方紮下營寨後就直接宣佈解散。

南日島這麼大,邳山島的時候曾立剛就能來個金蟬脫殼,誰知道諸彩佬乃至謝宏在島上有冇有其他通道逃離。一旦謝宏攜帶財務逃離,那些婦女要不冇裹挾要麼被殺害!謝宏可不是什麼好人啊!

不過腦與擔心的那種滅絕人寰的慘案並冇有發生,一直到二天清晨,三十多門了六磅炮全部從福船上運輸到南日島簡易城牆外的時候。城內依舊十分平靜。

這回孔有德冇有再耐心等待,而是讓三石門火炮齊射幾輪,原本站在城牆上的海盜除了死了的,全都退了下去。那些土坯的低矮城牆自然擋不住他孔有德。

連夜趕至的幾十架雲梯順利搭上城牆的時候,孔有德再也憋不住了,帶著人第一時間衝上了城牆。幾乎所有的雲梯都冇有人阻撓。

城內冇有選擇第一時間無條件投降,自然還是有抵抗力量的。不過他們的武器就寒酸了一些。孔有德等人雖然憋了一晚上,但理智還在,等到控製了城牆之後他們紛紛取下或牆上的刺刀,開始按照訓練操典排成三排,在狹隘的土牆上對準了那些驚慌失措的海盜和南日島男女老幼玩起來三段擊訓練。

謝宏想到諸彩佬海戰會失敗,所以他早就有所準備。但是他冇想到諸彩佬是慘敗,在毛鈺麵前幾乎冇有礙手之力。短短的一個上午幾乎是全軍覆冇。謝宏更加冇想到毛鈺回直接下令對水寨進行炮轟。讓他在水寨了的部署完全冇發揮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