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兵臨城下他也感覺不對,所以希望有條件投降,當然這個條件是可以討價喊價的。不過毛鈺顯然冇打算和他費口舌。

謝宏當然知道留在城裡危險,但是他早就在城牆上看到了毛鈺派人繞著南日島進行部署。毛鈺自己的船加上俘虜的船,數量多達一百二十多艘。一百多艘船並不需要將南日島的全部海岸線圍困。隻需要講那些淺水區和可能停靠傳播的地方看管。

當然還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剛剛掌控了南日島,如果拚死守城或許那些不願意服從的人暫時還會出力。如果他選擇逃跑就算那些支援他的人都隨時可能將他捆綁起來送給毛鈺。

於是謝宏再一次悲劇了。他辛辛苦苦謀劃兩年掌握的部分南日島力量,在火槍三全季的齊射之下損失很大。最重要的是謝宏高看了這些平日裡看起來很凶悍的海盜。

在麵對普通傷人的時候他們確實夠彪悍,但當他們麵買著整齊步伐走下城牆進入城內的時候更多的人選擇了投降。謝宏隻能帶著手下心腹一退再退。孔有德用了不到半個時辰就接受了一千多海盜壯丁和四五千老幼婦人的投降。當然也有一份人昨晚就翻牆逃跑了。如今這個隻有南北兩個額城門進出的小城,北門已經被訴。南門被攻占,謝宏帶著幾十名心腹躲進了諸彩佬曾經的聚義堂。也不知道謝宏給這些人許諾了什麼好處。當上千人將整個聚義堂團團圍住的時候,臉麵總共不超過一百名海盜卻冇人出來頭像。孔有德看著那紅漆大門一陣冷笑。不過就在孔有德準備下令強攻的時候,聚義堂的大門打開一條縫,一個三十多歲的男子走了出來對著眾人說道:“你們這裡誰是管事的,我家大人要和你們管事的說話。”

孔有德撇撇嘴就要端起火槍將這莫名其妙出現的人乾掉。一旁的毛永傑提醒道:“昨日謝宏出現就透著古怪,不如且聽聽說說他們家大人是誰?”

孔有德想象了放下火槍瞪眼看著那男子,那人似乎根本不害怕高大凶悍的孔有德,不過也是個既聰明的對著孔有德拱了拱手:“這位大人請了,我家大人是錦衣衛百戶奉命在南日島潛伏,如今已經控製了南日島的核心所在。大人不如到裡麵與我家大人敘話。”

孔有德淘樂淘而過,又轉向了毛永傑,毛永傑點點頭表示他冇聽錯,自己也聽到了,也就是說這聚義堂李有一位錦衣衛百戶。難怪謝宏有恃無恐。

當然孔有德是不可能這麼大咧咧進去的,萬一人家是誆騙他的,拿自己的小明可就落在人家手裡了。毛永傑和其他人也不會進去。於是上千號人呢將聚義堂團團圍住,派人去彙報給毛鈺。

毛鈺在早上孔有德等人率隊五攻城的時候就帶著人上了島。這回聽到說南日島有錦衣衛也是冷一會。倒不是他多麼害怕錦衣衛。如今的錦衣衛大不如前,問題是如果裡麵的錦衣衛如果是真的數量還不少的話,他如果直接將聚義堂給剷平了總歸是要落下把柄的。

正在毛鈺思索間,曾黎剛剛上來請戰:“毛大人,小的和手下人呢都是海盜,今日攻占南日島是我們跟南日島的私仇。小的不認識字也冇見過朝廷官員的,你放心,聚義堂就交給我的兄弟吧。”

周圍人還怎麼明白,毛鈺可是知道了這傢夥是時刻牢記自己的使命,現在有臟活了他自然要搶在李守信前麵。

毛鈺故作沉思了一會然後像是終於下定了決心一樣對著曾立剛點點頭:“那就麻煩曾大當家了。”

聚義堂裡麵的人一直在等待和毛鈺見麵好談一談條件。結果他們從門縫裡發現先前包圍聚義堂的那些精銳士兵撤了。隻是還冇等他們明白髮生了什麼事情就有另外一圈人將聚義堂再次包圍。

隨後就看到先前的那些人開始在城內和島上搜尋殘餘的海盜力量。

曾立剛曾經是李守信的老大,如今看到李守信那小子手下人、船逼著幾多,大陳島更是比邳山島打了好幾十倍。關鍵是在毛鈺心目中的地位已經完全不能相提並論,所以他知道自己必須表現了。

他拿著一杆火槍對著聚義堂喊起了話:“裡麵的人聽著,我們是邳山島的海盜。你們的老大已經完了,南日島已經是我的地盤,趕緊放下武器雙手抱頭出來頭像。一刻鐘之後如果冇人投降我就直接轟平這勞什子的聚義堂。”

聚義堂裡麵的人一聽就感覺不妙。剛纔出去和孔有德對話的也是既聰明的,那孔有德可能是毛鈺的親信,無論怎麼說都是朝廷的人冇有正當理由破壞錦衣衛辦事都是罪,何況要斬殺錦衣衛,所以邳山島的海盜來了。於是聚義堂裡麵又發生了和昨日那樣的爭論。

一刻鐘之後還真有人出來投降,正是先前那男子帶著四五人出現在門口,剛出門就大聲叫:“彆亂來,我們是錦衣衛的人,讓毛鈺出來說話。”

曾立剛笑了:“什麼玩意,老子們是海盜隻知道打家劫舍搶錢搶女人,你們幾個大男人有什麼好說的,趕緊雙手抱頭蹲在地上!”

那自稱錦衣衛的男子自然不肯照做,依然一副趾高氣昂的樣子對著曾立剛說道:“錦衣衛的事情不是你能參和的,趕緊讓莫愛玉出來,不然包括他在內的所有人都會後悔的!”

“廢話真多,給我統統殺了,衝進去搶錢。漫了就要被李二麻子搶了先。”

曾立剛早就交代過,如今一聲令下火槍、弓箭一起行動。這其中還有不少是從孔有德哪裡臨時接過來的,這下用來對付這些手無寸鐵的錦衣衛是綽綽有餘了。隻是一個回合幾個出來的人全部躺在了地上,一個個就這樣憋屈地丟掉了性命。

“再說一遍,老子們是邳山島的海盜。你們再不出來投降我就放火燒了。”

從門縫裡看到幾個人的屍體再看看外麵和黑壓壓的人群,聚義堂裡麵再次陷入了混亂,經過一陣爭吵,再次有一部分人出來了。這回出來的冇人說自己是錦衣衛了。他們都說自己被謝宏和那什麼狗屁錦衣衛騙了,現在投降邳山島的各位好漢,希望好漢們饒命。曾立剛數了數,隻有二十幾個人,於是讓人上前將這些人捆綁起來拖到一邊開始審問,這些人見到終於冇有被當場射殺,也是鬆了一口氣。於是紛紛將聚義堂裡的情況說了。曾立剛聽完周起了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