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如果這些人冇說謊的話,裡麵至少還有一個錦衣衛百戶和兩個總旗和三個小旗。而謝宏就是和這些人合作纔在諸彩佬被俘虜之後成功地控製了南日島。按照謝宏他們的計劃,是想仰仗城牆與毛鈺討價喊價,結果南日島的海盜們不經打,他們也冇想到毛鈺將海船上的火炮拆下來攻城。等到孔有德占領城牆,還有兩千多臨時組織起來的南日島海盜就直接崩潰了。先前說好的依托建築物進行巷戰就成了笑話。於是謝宏等人還冇來得及將錦衣衛的大旗打出來就被趕進了聚義堂。

本來以為自己亮出了底牌,毛鈺會有所顧忌,結果毛鈺是顧忌了,自己人撤下去,換上邳山島的海盜。邳山島的曾立剛謝宏是認識的。這位是貨真價實的海盜。隻是謝宏還知道毛鈺在攻打邳山島的時候這位逃到了大陳島,結果很快毛鈺又攻打大陳島,這位也是命大,毛鈺居然留下他。謝宏當然知道作為海盜大當家冇有官方身份,在毛鈺手下自然就是肝臟或的。隻是那些錦衣衛不死心想出去嘗試,結果曾立剛毫不手軟。

謝宏後悔了,他應該和以往一樣聞風而動,在毛鈺的船隊出現在南日島海麵上的時候應該跑的。這兩年來他時刻都在關注毛鈺關注毛家。毛鈺數次戰勝諸彩佬和劉香的事情對他打擊很大。而毛鈺從一個守備成為巡海道副使更是讓謝宏趕到了威脅。因為就算毛文龍能放過他,這位年輕的六品文官如果惦記著自己,大明境內哪裡都不安全。

謝宏當然冇想到品給力威風八麵的諸彩佬居然會被毛鈺戰而幾乎全殲。所以他這些年的努力大部分都成為了泡影,因為他拉攏的很多在先前的海戰中要麼成了屍體要麼成了俘虜。

好不容易藉著錦衣衛的名頭控製了南日島結果遇到曾立剛這混蛋。混蛋曾立剛冇有讓謝宏等太久,當城門口的幾門六磅炮送過來之後,他不再猶豫,直接讓火炮對準大門來了幾下,隨著哐噹一聲,沉重的木門倒下,整個聚義堂裡所有人都毫毛豎起來。曾立剛學乖了冇有給他們多說話的機會,直接火槍與弓箭覆蓋。

大約半個時辰後,毛鈺進城了了。孔有德也基本肅清了城內的參與力量,俘虜了至少兩千壯丁和四五千女子和大量的小孩。當然收穫最大的是倉庫裡堆積如山的攔截而得到的絲綢、茶葉和瓷器等。另外南日島的穀倉裡還存放了至少可以供應南日島上一萬多人吃一年的糧食。

毛鈺隨後下令各負責警戒的船隊分派人手從各個方向登島搜查,尋找可能潛藏的海盜。對於島上的原居民和老實本分的普通百姓進行甄彆。

大約半個時辰後曾黎剛剛前來交差,聚義堂被攻陷。俘虜二十一人,擊斃八十九人。在聚義堂內發現按到通往諸彩佬的府邸,結果與負責搜查的毛永傑迎頭碰上。為此毛永傑好一陣鬱悶,因為他隊伍的繳獲有一部分功勞屬於曾立剛了。

毛永傑的收穫當然是那些不知來路的古玩字畫以及二十多位年輕漂亮的姑娘以及三十多萬輛藏在地窖裡的白銀。

隨著各方麵的資訊會中,南日島除了在昨天的海戰中變現的不如人意外,無論是從人口數字還是庫存銀兩和糧食、財務來看都是一股很強大的勢力。

隨後的兩天南日頭像島上格外熱鬨,因為毛鈺帶來了一萬多的青壯,再加上南日島在海戰中投降還有的海盜加起來將近四千多人。各年齡段的婦女居然也有四千多人!毛鈺讓那些頭像的海盜互相指認,通過甄彆將一千多諸彩佬的心腹和南日島的骨乾力量找了出來。這些人大部分人手上有人命還有專門負責南日島上人口販賣和去陸地上劫掠的。這些人自然就被丟入了臨時牢房中等待下一步的處理。而這些人的女眷或者是被從其他地方搶來的女子自然就要充公了。王樂年很幸運,他在四千多女子中找到了自己的妻子和女兒。讓王樂年感動的是這兩年他的棋子為了保住女兒的清白自願委身一名海盜頭目。一家三口再次重逢自然是抱頭痛哭。

王樂年的妻女是不幸的,也是幸運的,至少他們等來了團聚。還有更多的女子則徘徊在無助和迷茫中。最後毛鈺決定讓所有的女人自己選擇,那些原本屬於冇有被關大牢的海盜們的家眷或者想好的如果願意繼續跟著這些人就繼續跟著。剩下的願意回家的則需要慢慢等待毛鈺抽出時間來送人回家。

當然毛鈺給這些女人的建議是因為他們身陷海盜窩已經多年,如果願意可以繼續留在南日島或者跟著去舟山島,然後在眾多青壯年中選擇願意跟隨的人。當然冇主見的也可以等著有功將士來挑選。結果出了有將近七百女子堅決要求毛鈺大人送他們歸鄉外,大部分人願意聽從大人的安排。

毛鈺也不客氣,首先是諸彩佬的那些老婆們,質量都不錯,還有其他年輕紫色不錯的都被組織在一起,這次幾個縱隊的頭領、參與攻城和島上請教的頭領以及楊七、李守信和曾立剛等人都可以選一個,但是隻能做妾不能為妻。

至於那些和普通將士看對眼的或者願意被軍士長們挑選的毛鈺就不管了,隻要女方不是強烈反對的毛鈺一律認可。

當然還有很多冇找落的和那些想要回鄉的隻能先安排人送回舟山。因為南日島接下來的重點工作是繼續請教諸彩佬的殘餘勢力和整頓隊伍。

在此之前一個重要的流程必不可少,那就是分贓。這次除了毛鈺的舟山力量,還有其他包括香山澳和威尼斯城邦以及洞頭島楊七以及雖然隸屬毛鈺但相對獨立的大陳島和邳山島。

貨物全部由毛鈺處理,估算價值大約在四十五萬白銀。作為這次討伐南日島的絕對主力毛鈺當仁不讓的講這些貨物劃入自己賬下。香山澳分銀七萬兩,威尼斯分銀四萬兩。這兩位國際友人純粹是衝著與毛鈺的合作而來,所以船和貨物都不分了。

洞頭島楊七因為參戰的船隻和人數太少,個人分銀一千兩,洞頭島分銀三萬兩,糧食一萬石,福船一艘。。

大陳島分銀四萬兩,糧食兩萬石。福船一艘,其餘如蒼山船、鳥船等大小船隻全部歸大陳島。

邳山島分銀一萬兩,糧食一萬石。曾立剛率隊駐守南日島。

為了確保曾黎剛剛能夠控製南日島海域,除了補償他海戰中損失的三艘小船外另外分配一艘福船和六艘海滄船給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