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彩佬的旗艦以及五艘福船以及十八艘海滄船自然是毛鈺的。

對於分配銀兩和糧食和船隻大街都冇意見,當毛鈺宣佈整理駐守南日島的時候大家都有點意外。當然更多的是羨慕,尤其楊七和李守信。楊六兄弟覬覦南日島很久了。也曾經提出過共同攻占南日島後楊六兄弟讓出洞頭島駐守南日島的想法。因為楊六兄弟歸順的是福建水師。

不過這次攻占南日島楊七的力量是幾方麵實力僅僅比邳山島強一點。但邳山島在追擊潰散的海盜和攻占聚義堂的時候表現出色。李守信更是深有體會,前段時間江南鄉紳們圍堵毛家的時候他和曾立剛冇少乾臟活。毛鈺的回報就是將那些大小船隻分給他倆。

現在毛鈺再次展現了他的氣量,願意跟著我賣力的,願意替我肝臟或的絕不讓你吃虧。

其實毛鈺的考慮不完全是這些,首先自己的船隊還不夠強大,如果分出力量來防守南日島反而更容易被劉香或者鄭一官偷襲。

而李守信的大陳島目前重要性比南日島要大。毛鈺的計劃是讓李守信控製椒江、甌江乃至錢塘江和長江漕運。這需要大量的忍受和船隻。大陳島也是防範鄭一官和劉香等人的第一線,所以李守信也不能動。至於將南日島讓給洞頭島,毛鈺也不考慮。諸彩佬為什麼會拚命打壓洞頭島就是想空著浙江的貨源和商船。也正是因為毛鈺對於幾條江河入海口的有效控製,其實諸彩佬和洞頭島這兩年都不好過。

當然如果香山澳不答應幫忙,也冇有索菲亞,毛鈺的第一選擇肯定還是與洞頭島聯合攻占南日島。那樣的話他會讓出南日島而收下洞頭島。

所謂形勢大抵如此了。這次能夠這麼順利冇有讓諸彩佬望風而逃也是因為楊六率領船隊南下所以麻痹了諸彩佬。

當然毛鈺私底下找曾黎剛剛談話的時候給他的任務可不是單純地駐守南日島,控製南日島附近海域。一個更重要的任務是安置福建災民!毛鈺給出的辦法是第一步設法將災民吸引到島上,願意種地的種地可以在南日島也可以去舟山群島和大陳島。

那些願意當水手或者胡兵的自然歡迎,毛鈺會派人來南日島幫助訓練或者直接加入舟山船隊。當然私底下毛鈺還會將大量的糧食留給曾立剛。曾立剛跪在毛鈺麵前長時間不肯起來,這份信任和彙報讓他一個邳山島窮海盜是無法想象的。

俘虜方麵,除了那些被關大牢的,沐浴從中他挑選了一千人充充實隊伍,讓李守信挑選了三百人帶回大陳島。剩下的毛鈺要求曾立剛慢慢甄彆,也可以放一部分先去邳山島。

剩下的內部分配自然就是按照既定流程來。首先是死傷將士的撫卹。然後根據戰功評估結果分配。毛鈺一如既往的大方,拿出了將近二十萬兩,當然平均分配到7500人其實也不多。當然因為船隻的增加一部分尉官和軍士長被提拔為船長,遮蔽給他們多少銀兩都開心。

不等毛鈺的船隊在南日島修正完畢,難免傳來訊息,曾立剛的巡邏人員在海上攔截了一艘福建水師的快船,他們是北上舟山請求援兵的。因為鄭一官聯合南澳島劉香圍攻金門!集結在金門的許心素、周守成、楊六等人向來泉州求援。福建總兵俞谘皋知道鄭一官和劉香不好對付,所以第一時間請巡撫南居易移文浙江,同時派出親信將自己的親筆求援信送往舟山。

使者被攔截先是以為完蛋了,如果南日島諸彩佬知道福建水師的困境不是清朝南下就是攻占洞頭島,到時候就算毛鈺想南下也必須過諸彩佬這一關。等他被帶到毛鈺跟前的時候喜出望外,因為他曾經在泉州多次見過毛鈺。

不過等毛鈺問起福建水師的力量和鄭一官、劉香的力量對比這位使者卻支支吾吾。毛鈺頓時心涼了半截,他想儘辦法拖延鄭一官攻打福建誰濕濕的時間,也搶先攻打諸彩佬。結果整個一貫也不簡單,主要可能還是福建內陸的災民湧向沿海的太多了。鄭一官看的眼饞了。

最後在毛鈺訓斥之下,使者隻好說了實話。鄭一官率領三百餘艘船隻數以萬計的海盜圍困金門島,劉香則傾巢而出沿途劫掠府縣,一邊抓壯丁,一邊補充糧食。由於福建總兵提前將大量將士調往泉州,因為劉香算是勢如破竹,順利抵達廈門,與鄭一官城掎角之勢坐等泉州援軍。根據沿途府縣的報告,劉香從南澳島觸犯的時候大約一百五十艘船一萬餘人,等到了廈門已經將近兩萬人了。

而福建水師連同許心素、楊六在內也不過萬人,船隻一百餘艘。福建總兵府管轄下還有將近兩萬人,但是如今福建內地災情嚴重,誰也不敢亂動。俞谘皋隻是抽調了五千人守衛泉州,泉州是萬萬不能被攻陷的,不然他這個總兵官和福建巡撫都得人頭落地。

這也就是說金門島的一萬多福建水師等待的援軍隻有洞頭島留守的部分,和不知道能不能去的毛鈺。毛鈺也傻眼了。劉香傾巢而出,鄭一官絕對還留著是呢,如果自己將李守信和曾黎剛剛等人帶上,估計鄭一官也會源源不斷地從北方派遣援軍。畢竟這位號稱戰船上千。毛鈺估計有誇張成分,但除了圍困金門島的三百艘船,再派遣一兩百艘用來對付李守信和曾林剛是足夠了。

毛鈺可不想和曆史上的俞谘皋那樣一戰將福建水師喪失殆儘。但是福建巡撫移文了,總兵求援了,毛鈺不去事後也必定會被彈劾。關鍵是如果鄭一官和劉香援軍輕鬆拿下福建沿海控製權的話,毛鈺的日子也不會好過。

再三思量,毛鈺決定所有的大船出戰,李守信部一半會大陳島,一半駐守南日島幫助曾黎剛剛肅清諸彩佬是李和甄彆原居民和外來海盜。

耿仲明率領一艘戰艦和諸彩佬的旗艦以及兩艘福船和六艘回防舟山。新附的一千人也悉數帶回舟山。

毛鈺率領十艘戰艦十一艘福船和二十四艘海滄船南下。戈麥斯和索菲亞自然也在隊伍中。原本裡卡多對毛鈺說過不會參與到與和荷蘭人和鄭一官的爭鬥當中去。但戈麥斯眼見著幾個衝鋒就能賺回來七萬兩自然十分積極。而索菲亞純粹是想著跟毛鈺綁在一起。這樣加上不得不去的楊七整個隊伍也達到了一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