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鈺心說還是前些的人瞭解敵我情況啊,如果南居易能去內個一定會大力支援東南沿海的海軍建設。但這也隻是想想,這一關怎麼過還要等於鄭一官的船隊來一次硬碰硬才知道。

等到毛鈺回到臨時休息的地方,馬光帶著顏永林進來了。福建這邊這麼大的動靜他自然坐不住了,早就到了泉州港,今日看到毛鈺的船隊自然要來和毛鈺交換一下情報。

正如毛鈺所預料的那樣,鄭一官這次派遣出來的三百多艘船隻,真正的主力大約兩百艘左右。為了防範荷蘭人與西班牙人,北方還留下了一百艘左右的主力戰船。不過即便是兩百艘主力戰船也起碼有上千門火炮。

當然好訊息是鄭一官的船隊中隻有其中十幾艘戰船安裝了十八磅火炮。大約有以阿比多門,其餘的多事一些佛郎機和六磅炮。

劉香的戰力冇有多少變化,尤其是上次被毛鈺在南澳島狠狠滴揍了一頓損失很大啊,士氣也不高。這次也是跟著鄭一官湊熱鬨纔會那麼起勁。

對於顏永林的情報,毛鈺還是選擇相信的。隻是他毛鈺是和則將巡海道,不是福建巡撫,帶著自己幾乎全部力量根整個一貫火拚肯定是捨不得的。

正在毛鈺猶豫的時候,鄭彩來了。由此毛鈺懷疑福建水裡裡可能有鄭家的內鬼。鄭彩是負責監測泉州這邊動靜的,毛鈺這麼大張旗鼓地進入泉州,鄭彩當然要來確認一下毛鈺的態度。

鄭彩雖然還是恭敬地行了跪拜禮,但是開口的第一句話就是逼迫毛鈺表明立場:“我家船主想知道毛巡海是否選擇與我北港合作?”

“如今擺明車馬,我是官兵你們是海盜,如何合作毛某倒是要請教一下鄭先生了。”

“其實也簡單,毛大人已經有剿滅那你繞道海盜的功勞在手一句損失慘重需要修整就算現在打道回府朝廷也不能說你什麼。”

“鄭先生說得輕巧,福建這麼多大小官員都看到毛某來了。況且如今俞世叔已經去了前線,,毛某豈能坐視不理?”“這事貿大人不用擔心,我們北港這次的主要目的也是消滅許心素,不算最後打成什麼樣,隻要俞總兵不是當場陣亡就絕對冇有性命之憂。另外我家船主也說了,如果毛大人能與我們北港合作,我們可以讓出通道讓毛大人與南澳島來一次對決。這樣毛大人對誰都有交代了。而且無論這一次戰況如何,我們北港承諾一年內不占據泉州。”

毛鈺倒吸一口涼氣,鄭一官好大的氣魄。都說北港是為了許心素,其實明白人都知道他是為了貨源和人口。為了拉攏毛鈺居然可以忍住一年內不占據泉州。

當然這也可能隻是空頭支票,因為如果毛鈺與劉香火拚,鄭一官與福建水師死磕,那結果很有可能福建水師全滅,劉香與毛鈺損失慘重,鄭一官損失肯定也不小,但冒點風險將北港的人和船源源不斷地調遣過來,最後可能就隻剩下鄭一官一家。

就算劉香和毛鈺龜縮回各自的基地,那數千裡的東南沿海還有誰能夠抗衡北港?

毛鈺思考良久說道:“我們可以避開北港船隊而針對劉香,但是如果福建水師失利,本管無論如何也要救出俞世叔!”

毛鈺這話聽起來好像說了跟冇說一樣,但是鄭彩聽明白了,那就是毛鈺現在不願意與北港為敵。但既然來了,自然要打一場,劉香是他的目標。按照鄭彩的分析,毛鈺可能與劉香旗鼓相當。當然毛鈺最後的一句話可以說是為了保住福建總兵,保住福建水師最後的壓麵,也可以是毛鈺為了說服自己而勉強說出來的。有了毛鈺這樣的承諾他的任務其實已經完成了,這也是目前狀況下對北港最好的局麵。

鄭彩想就此離開,毛鈺卻又來了一句:“保住俞谘皋,不攻打泉州是你們北港將來可能投靠朝廷的存在可能性的底線。”

“謝謝毛大人提醒,我會將這話帶給我們鄭船主的。”

送走了鄭彩,毛鈺也誰不著,乾錯來到造船廠檢視船隻維修和加裝撞角的情況。和毛鈺預計的差不多,按照泉州港的能力,基本上隻能將戈麥斯的那幾艘戰船安裝撞角。

清晨兩艘偵察快船回到了泉州港,彙報的情況與鄭彩所描述的差不多。鄭一官的船隊將金門島東南麵堵住,對福建水師形成了半包圍態勢。但是金門島附近冇有見到南澳島的船隻。想來這些人還在廈門附近徘徊,劉香當然知道攻陷廈門比圍困是個金門島還有利可圖。這也是劉香的私心,他知道泉州輪不到他,所以如果能夠拿下廈門,鄭一官作為盟友也不好跟他搶了。

福建巡撫南居易在得知海盜們的情況之後毫不猶豫地下令三千將士登船。毛鈺無奈隻得將南居易請上自己的戰艦,同時將三千將士大部分安排在兩艘運兵船和幾艘福船上,這些船自然就作為舟山號的護衛船。孔有德等人被再次加強到了戈麥斯的縱隊。

福建水師留守泉州的十幾艘船也要跟著毛鈺南下被拒絕了。不是毛鈺看不起他們,自己是要利用戰陣叢集海盜。這些人的存在隻會是障礙。

金門島像一個屏風一樣橫在泉州到廈門之間的海上。毛鈺船隊既然不打算先與鄭一官硬碰硬,自然就是沿著海岸線南下然後一路向西在廈門灣附近做了斷站的休整,確認劉香仍舊在攻打廈門之後,毛鈺也不客氣,顧不得將近傍晚整個船隊直接出現在廈門南部海域。

毛鈺出現的時候,劉香登陸不對正在退回海上。十七艘西班牙戰艦和四艘武裝商船以及十幾艘福船著實讓劉香嚇了一跳。劉香當然知道毛鈺會來,也知道毛有戰艦。可是一段時間不見毛鈺的戰艦直接從七艘變成了十七艘,這也太嚇人了。還有那些經過武裝的福船數量直接從四艘翻了好幾倍。再加上數量可觀的海滄船,幾乎所有參加過當日南澳島大海戰的人立刻就愣住了。這次馬冇到算是傾巢出動,但是對麵的毛鈺實力起碼增長了三倍!那些還冇有回到船上的海盜則停下了腳步,他們在思考是回到船上死得快還是留在岸上更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