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辣的劉香明白戰場的關鍵在於他自己率領的大船要儘快突破毛鈺迎戰的福船和海滄船的阻攔。每突破一艘,包圍毛鈺的船就多了一艘。

幾乎所有的海盜也明白隻有儘快拿下對麵的大船方陣南澳島纔有勝算,所以儘管都知道要要有一場惡戰,幾乎所有的海盜都鼓起勇麵對毛鈺船隊的犀利火炮。

終於在毛鈺一方火炮完成兩輪射擊之後船隊之間已經到了對方火槍和弓箭的範圍。然後激烈的廝殺在每一艘船上展開。火槍、火炮、弓箭不斷地飛向敵人。雙方可以說一時間難分高下。場麵居然壓倒了北麵戰艦和小船的亂鬥。

當然也有更聰明的船長憑藉舵手和水手們高超的操船技術從毛鈺福船隊列中船了過去。有一就有二,接二連三地有許多海滄船從三麵開始包圍毛鈺旗艦所在。迎接他們的自然是兩艘戰艦上的重炮和及艘福船以及海滄船的船首炮。有兩個倒黴蛋還冇有靠近毛鈺船隻就被打殘了。也有勇敢地海滄船摸到了毛鈺這個小船陣周圍,然後就是火槍齊射。又有兩艘海滄船的甲板幾乎被清空。

但是麵對敵人旗艦以及福建巡撫坐船的誘惑,更多地海滄船靠了上來。依靠著優良的操船技術和同伴的掩護,還真有幾艘船來到了福船與海滄船的中間。為了避免被毛鈺的火炮擊中他們算是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不過到了後方,毛鈺兩艘戰艦的火炮就冇用了。其中四艘海滄船同時相中了南居易坐船身後的那艘運兵船,因為他們發現那隻是一艘普通的福船,甲板上隻有尾部有兩門火炮。四艘海滄船從左右兩側靠近很快就有兩艘船靠上了運兵船。然後他們就悲劇了。因為這上麵被毛鈺塞了至少五百人。其中三百多人是舟山來的,兩百多是福建兵。福建兵雖然戰鬥力不如舟山兵,但他們是在護衛自己的巡撫,自然也不敢怠慢。幾乎就在那兩艘海滄船靠上來的同時間,運兵船上的火槍與弓箭一起傾瀉到兩艘海滄船上。然後在海滄船驚慌失措中,將近兩百人從兩側跳幫到了海滄船上。

海滄船上原本是有五六十人的,因為穿越福船方陣損失了幾人,在幾艘海滄船的威脅之下也傷了不少。等到靠近運兵船的時候,儘管他們非常小心,但奈何對麵的攻擊鋪天蓋地無差彆進行。將近三分之一的水手在靠近的那一撥攻擊中失去了戰鬥力。當然他們更加冇想到的是福船上居然有一百多人跳幫而來。兩艘福船雖然看不到同伴船上的情況,但那喊殺聲讓他們明白,這是陷阱!也就是一刻鐘的時間,兩艘海滄船被徹底清空。兩百多人迅速回到了運兵船上。這一幕讓後麵與毛鈺海滄船糾纏準備尋找機會上去替補的兩艘海滄船上的瞭望手看在眼裡。他們完全忘記了要提醒下麵的人,不過下麵同樣有很多人看到了這一場屠殺,一百多人在片刻之間就全部躺下了。這樣的傷亡讓他們同時選擇了逃離。遠處也有海滄船看到了,隻是他們還冇有切身感受隻知道靠近的兩艘海滄船吃了虧。等到距離近了發現那兩艘海滄船上已經冇活人了,再看看倉皇逃離的兩艘海滄船,其他好不容易突破過來的海滄船都愣住了。隨即反應過來就是跟著撤離。

一艘兩艘海滄船的撤離無關痛癢,但是隨著幾乎所有穿透福船方陣的南澳島海滄創從毛鈺的後方逃離。幾乎所有的劉香大船上的瞭望手都看到了,他們不明白髮生了什麼,但是很顯然那些海滄船放棄了立功的機會是一定遭遇了埋伏。

很快這個訊息就被彙報到劉香的旗艦上。劉香也一時半會不知道毛鈺船隊的後方發生了什麼事。就在他們猶豫的時候毛鈺也不打算坐以待斃,而是率領著船隊靠近自己的福船和海滄船方陣,讓那些南澳島的海滄船不用辛苦地鑽空當才能遇到毛鈺。

毛鈺和毛安的船自然也是加強過的。原本的配置是232人,毛鈺的船增加了20護衛,在泉州出發的時候每一艘船又增加了50人。而他們中間南居易的坐船則是550人。這樣三艘船平行前進等人有上千人移動,單純的兵員戰力就相當於10艘福船。當然為了穩妥毛鈺還是讓偵察快船通知索菲亞儘快擺脫那些小船的糾纏與舟山號彙合。畢竟真正決定勝負的地點是在劉香的旗艦附近。

此時的索菲亞異常興奮,她一直聽毛鈺說鄭一官和劉香船隊如何強大。而今日她麵對的都是一些蒼山船和鳥船。冇有撞角的武裝上船同樣占據著絕對的優勢。隨著戈麥斯與尚可喜縱隊在船隊的後方列陣,十五艘西班牙戰艦從西到東一字拉開,船隻在距離主場不到三裡外開始錨定,準備利用戰艦的火炮對目標船隻進行丁點打擊。對於這樣的捕獵行動,索菲亞是非常樂意參與的,隻是毛鈺的命令她也不能視而不見,於是隻好從北麵繞過戰場準備與毛鈺彙合。這位女侯爵很快就發現北麵的岸邊還有許多在張望的人,這些當然是劉香的人。於是這位特立獨行的女侯爵命令武裝商船靠近海岸線對著岸上那些翹首以盼的海盜們來了幾次齊射,然後在無數海盜的哀嚎和叫罵聲中揚長而去。

這位年輕的女侯爵用炮彈告訴那些海盜,海戰的時候,陸地上不一定安全,尤其是敵人擁有重炮的時候。不過等他們大部分人明白過來的時候索菲亞已經帶領武裝商船在毛鈺的戰艦前來了一個漂移。隨著四艘武裝商船的加入,以南居易為核心的小船隊火炮數量增加了一百門,兵員增加了800,又成了一個可以抗衡劉香大船組成的船陣。雙方的廝殺變得更加慘烈。

劉香應該為自己趕到慶幸,因為莫愛玉為了護衛南居易並冇有對他采取斬首行動。要不然當日南日島的一幕又會重獻。不過隨著索菲亞的迴歸,毛鈺周圍的福船和海滄船開始追上前麵的隊伍。雙方在大船數量和海滄船的數量已經基本上持平。毛鈺的大船還有數量優勢了。而小範圍的近戰毛鈺一方人數占據有絕對優勢。再加上火槍射程的優勢和大量的滑輪複合弓的壓製,劉香的船隊傷亡比例明顯高出了毛鈺一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