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劉香常年為海盜不同,毛鈺可是自己的兵器加工廠的,尤其是在福船和運兵船上的大盾是必備的。南居易所在的坐船更是達到了40副。除非用重炮,不然根本就傷不到毛鈺的人。

不過劉香也是常年在海上討生活的,麵對各種各樣的困難,他有各種辦法應對。今日他的計劃從一開始就是斬首。目前看來前麵實施起來很順利,雖然付出了大量的蒼山船和鳥船被擊沉、撞裂的代價。但是先手至少有十幾艘海滄船突破毛鈺的船陣,如果他的大船能夠正麵撕開一條縫他的計劃就成功了。

但殘酷的事實就是毛鈺那邊不知道有什麼埋伏,讓幾艘海滄船吃了大虧,等到後來毛鈺竟然主動迎上來。雙方的船隻自然都對準了敵人的旗艦。毛鈺的舟山號和南居易的坐船被針對。但同樣劉香的旗艦也被兩艘西班牙戰艦和四艘武裝商船的火炮瞄準。

亂戰之中劉香的旗艦至少中了七八發十八磅火炮的炮彈。也幸虧他的旗艦堅實。但是那些互為在他周圍的普通福船和海滄船就冇有那麼幸運,桅杆、船帆什麼的先後被炮彈擊中的不少。

當然這樣幾十艘大船顫抖在一起即使一兩艘船被毛鈺擊沉或者清空甲板,一時半會也分不出勝負。真正的勝負手出現在天逐漸按下去。按照劉香的相反雙方應該鳴金收兵,晚上找個地方休整明日再戰。

但是毛鈺不打算這麼做,當日在南澳島是害怕劉香有埋伏,所以才罷手的,如今劉香傾巢而出,這裡又遠離南澳島。而隨著太陽消失在地平線上,毛鈺乙方的優勢就更加明顯了。

首先是毛鈺幾乎都是大船,不用擔心一不小心被敵船撞擊。另外一方麵就是長期的肉食補充讓幾乎全部的成員在黑暗中依舊能夠放炮、開弓、組織火槍齊射。等到雙方的船隻陸續點燈,毛鈺的船隊完全冇有亂。而劉香一方則王權憑藉舵手們的經驗。先是雙方的船隻發生無數次碰撞。接著就是黑暗中的火炮與火槍為對方指明位置。但是一瞬而過的火光讓安歇不習慣夜晚的海盜反而更加恐懼。

恐懼帶來的直接後果就是操作失誤,自己人跟自己人碰在一起,白天能夠規避的炮彈也躲不掉,會不會被擊中全靠運氣。但是運氣顯然不在他們這一邊,因為那些毛鈺船上的火炮手依舊能夠瞄準。

劉香想要逃離,但是現在他的北麵是那些西班牙戰艦和陸地。南邊是毛鈺船隊,也是最難突破的地方。西麵是廈門,東麵是金門島和大海。劉香的船隊就像一個漢堡一樣被夾在中間。他唯一的出路就是東麵,還要希望福建水師和鄭一官冇有發現他們。不然黑燈瞎火的船隊經過那幾百艘戰船的地方冇有人會例會他是劉香還是毛鈺的。

劉香想逃,毛鈺自然要圍堵。因為索菲亞的迴歸,船隊相當於六艘戰艦的火炮首先封鎖了東麵的海麵。那些船體小的蒼山船相對安全,那些移動慢的福船想要通過封鎖起碼要準備捱上幾顆炮彈。

毛鈺也是故意放小抓大,整個船隊從原來的東西佈陣變成了東北西南方向佈陣。南居易被幾艘福船保護在右側。毛鈺和毛順的戰艦開始脫離大隊伍與索菲亞的武裝商船組成了小縱隊開始利用火炮不斷騷擾和封鎖。

劉香旗艦上的人不害怕夜戰的,但是他的護衛船和那些小船上的海盜平時就處於南澳島的底層,生活也很清苦。所以在天黑下來的時候就萌生了逃跑的想法。因而那些原本是用來阻擋戈麥斯和尚可喜戰艦縱隊的蒼山船和鳥船、開浪船現在都搶先出現在了劉香旗艦的東麵。仰仗著靈活和求生欲,他們非常迅速。但是劉香的旗艦和他的方陣基本上是福船。等到他們完全擺脫毛鈺阻擋的時候驚訝地發現戈麥斯縱隊和尚可喜縱隊已經來到他們的身旁。

膽大的戈麥斯和尚可喜居然還動用重炮追擊那些小船的同事開始將炮口對準了劉香的福船。當然至少有五分之一的炮彈飛躍了劉香船隊落在了毛鈺戰艦的左側或者直接落到了福船上。好在這些炮彈基本上已經成為了強弩之末。不然毛鈺肯定要發瘋了。

於是劉香就悲劇了,他自己眾多的小船堵在東麵,戈麥斯、尚可喜縱隊和毛鈺船隊三麵圍困住了他的大船。因為毛鈺這邊在遭遇重炮的攻擊後也開始還擊,火炮不再是全部用來封鎖而是依靠戰艦火炮微弱的亮光而辨彆劉香大船所在。這些戰艦的火炮也朝著劉香船隊開炮了。劉香無論是還擊那一麵或者是同時還擊都會成為靶子。

劉香當然不想一直當靶子,眼前這東邊是充不出去了,除非自己開炮將前麵那些蒼山船和鳥船清理掉。西麵和南麵是兩個選擇。也是唯一的選擇。

最後劉香的大船調轉船頭朝著西南方向逃離。放棄了數量眾多的蒼山船和鳥船,帶著福船和海滄船全力突圍。當然代價就是要繼續捱打。

毛鈺當然不會去追擊那些蒼山船。幾乎在劉香突圍而出的片刻,戈麥斯和尚可喜的縱隊就與毛鈺會合。

短暫的隊伍調整之後,所有的福船將南居易的坐船包圍在中央。護送著這位福建巡撫進入廈門灣準備在廈門的北麵登路將一部分福建兵和舟山兵送入廈門城內。防止等到明天廈門城外的海盜發現情況不對來個孤注一擲。

所有的西班牙戰艦、索菲亞的武裝商船和大多數海滄船以及兩艘偵察快船加入了追擊劉香大隊伍。劉香的船隊突出包圍之後就熄滅了大部分燈火。但是速度上冇有優勢,加上船隻數量太多。追擊的西班牙戰艦利用船首炮不斷的點亮前方。隨後兩側就會有海滄船衝上去繼續用火炮點亮部分海域。

黑暗的大海上其實對誰都危險,但是毛鈺不想明日再麵對劉香和鄭一官的聯軍,今晚就算不能徹底擊潰劉香也要將他乾得遠遠的,一時半會不能參戰。要看著毛鈺船隊有恃無恐地在海麵上拉開將近五六裡的V字型搜尋線。這也是毛鈺為了穩妥儘可能地擴大船隻之間的距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