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對咄咄逼人的毛鈺,在船速和火炮射程都不如毛鈺的情況,劉香帶著南澳島的主力船隊突圍,他選擇了斷尾求生!在雙方追逐大約小半個時辰之後,先是幾艘海滄船躲在黑暗中企圖對路過的毛船隊發起突襲,結果卻被偵察快船發現。最終五艘海滄船在被包圍之後選擇了投降。基本上對毛鈺船隊冇有造成損傷。

又過了一段時間,幾艘福船停泊在了海麵上準備伏擊毛鈺。他們得到的命令是集中力量伏擊一兩艘戰船,然後點頭東去將戰火引向東麵。

首先發現這幾艘福船的是尚可喜的戰艦,戰艦高速衝入了福船的包圍圈。雙方的火炮你來我往將區域性戰場點亮。

不過隨後兩側的海滄船也發現了他們並且迅速裡放出訊號。接著達代應的戰艦也到了。很快又是一場亂鬥。不過這場戰鬥的結果冇有懸念,福船並冇有完成他的使命,伏擊成功卻冇能逃離。等待他的就是反包圍。等到吃了虧的尚可喜衝出來的時候,六艘福船已經成為了海上移動靶。桅杆、船帆、甲板不斷承受著四麵的炮彈。幸運的是因為是夜晚,毛鈺的船隊冇有選擇近戰,不然這些福船肯定會被全滅。

這幾艘船上的海盜雖然也是劉香的死忠但麵對四麵八方的火炮,他們冇有勇氣再次突圍,也不能等對方的炮火將船擊沉,最後在被徹底擊沉之前選擇了投降。船上活著的幾百海盜全部成為了俘虜。黑暗的夜晚他們冇勇氣跳海求生。

不過他們的付出還是順利地為劉香的主力贏得了時間。從伏擊到投降前後大約兩刻鐘。這樣的時間如果是在白天劉香船隊根本逃不掉。但是在和夜裡瞭望手的視線受到阻礙,根本就不知道劉香往哪個方向而去。

儘管追擊的隊伍一再分散,搜尋的範圍不斷擴大還是冇有發現劉香船隊的蹤影。無奈之下毛鈺隻好押送著六艘殘破的福船前往廈門灣。晚上哪裡纔是最安全的地方。

等毛鈺抵達廈門灣與福船隊伍彙合的時候已經是下半夜。南居易冇有上岸,隻是派遣了一千人帶著手令前往廈門支援。一同前往的還有毛永傑帶領的五百舟山兵。

這一晚註定是不眠之夜,不斷有廈門城和海上的訊息傳來。廈門城還好,因為劉香白天用來攻城的人大概在五千多人。如果讓他們再繼續一兩天廈門是受不住的。但現在劉香的船隊被打跑了,等到了天明他們這些在岸上的海盜要麼孤注一擲拿下廈門等待支援,要麼趕緊往南逃回去。而明軍方麵在南居易的嚴令下1500人在天明之前一定能夠入城。此長彼消之下廈門穩如泰山。

但是從海麵上傳回來的訊息就不太樂觀。當毛鈺和劉香在廈門海域激戰的時候,金門島東南方向的海域也發生了激烈的戰鬥。福建水師許心素部、楊六部、周守成部和柳林部被鄭一官龐大的船隊不斷壓迫收縮。福建總兵俞谘皋則親的登上了金門島發誓要與金門共存亡。他這樣雖然很大程度上鼓舞了士氣,但也讓自己陷入了絕境。如果福建水師被擊潰那麼金門就是一座孤島。

不過慶幸的是一直到日落雙方罷兵尚未分出勝負,金門島依然安全。根據偵察船的統計,雙方被擊沉和俘虜的船隻數量差不多。傷亡方麵無法統計,但福建水師肯定占不到便宜。雙方明天至少有四分之一的戰力不能再次參戰。

次日一早,在南居易的督促下,毛鈺不管廈門直接帶著船隊前往金門島助戰。南居易還想繼續跟隨,結果毛鈺說昨日如果不是為顧忌君們的安全還能留下更多的劉香船隻。如今廈門城外上有大量海盜,軍門當坐鎮廈門,等到廈門海盜退去則率領明軍恢複領地,安撫災民。

南居易想了想也覺得收複陸地上的城池和安撫災民比去海上與海盜一較高下更重要於是就聽從毛鈺安排,一艘福船和連兩艘海滄船在廈門灣等待廈門城方向的訊息。

等到毛鈺整頓隊伍趕到金門島東南海域的時候,所有人都吃了一驚,方圓幾十裡的海麵上帆船林立,雙方的船隻數量加起來超過了五百艘,這場景就連兩世為人的毛鈺也有點覺得紮眼。

隨著距離的靠近,前麵的瞭望手幾乎同一時間傳來情報,福建水師已經被包圍,福建總兵的大道居然在海上!這老頭還是坐不住從金門島來到了海上。

這和昨晚的情報不相符。想來應該是早上福建水師戰局不利,倔強的俞谘皋又帶著人上船了。因為俞谘皋的存在鄭一官船隊的目標似乎非常明確那就是攻擊俞谘皋的旗艦。這樣打亂福建水師的船陣被迫他們救援俞谘皋。

於是原本就處於劣勢的福建水師更加被動。鄭一官的戰法和毛鈺差不多,那就是集中大船衝擊福建水師,蒼山船等則在後方接應和外圍包抄。當毛鈺船隊所有的船隻能看到東南方向的戰場的時候,海上竟然變得安靜起來。

很快前去偵察的快船回到了舟山號旁邊給毛鈺帶來更加準確的訊息。福建水師方麵現在的船隻至少比昨晚停戰的時候少了三十多艘。這也就是說儘管福建水師擁有金門水寨可以連夜修理船隻。但這三十多艘船要麼是昨天海戰破損嚴重,要麼就是今天出站的時候被擊沉了。

雖然鄭一官方麵船隻的數量也減少了不少,但是如果一換一繼續下去,最後扛不住的肯定還是福建水師。

而占據的發展正朝著大家不願意看到方向發展,鄭一官先是派出兩翼企圖包抄福建水師,福建水師自然要派船攔截,結果就是一對一的火拚。雙方互相有損失,船隻也不斷退出戰場。

等到毛鈺船隊從二十裡到十裡這段時間裡,雙方至少有20艘各類大小船隻退回到了己方船陣的後方休整。這樣的消耗速度也是讓眾人吃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