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重全新的戰法,充分發揮了戰艦的船體高大和火炮數量多射程遠的優勢。北港密集的船陣讓火炮的命中率出奇地高。鄭一官他以前冇遇到過。就算荷蘭人與西班牙人也未曾使用過這種戰法,而是停在遠處側轉船身用火炮威脅他。當然那是因為西班牙人與荷蘭人暫時抽調不出這麼多的戰艦來對付鄭一官。鄭一官的情報裡毛鈺用頭大約七艘西班牙戰艦和大約四五搜福船十幾艘海滄船。鄭一官忌憚的就是毛鈺那七艘戰艦。所以想與毛鈺合作。當然如果有機會俘虜毛鈺的戰艦就更好。

但是現在毛鈺呈現在他眼前的是至少十七艘大型戰艦。而且是組成了兩個編隊。鄭一官是有雄心,但是他的手下不是每個人都那麼膽小和堅決的。

而且他以為那些戰艦在雙方接近之後會在毛鈺旗艦的前方一字排開對北港來一次威脅。那樣他也可以選擇避戰或者纏鬥。

但是戰列線的戰法讓他隻剩下纏鬥。如果稍微猶豫一下這兩個縱隊就會從容切開傳真然後再點頭繼續打擊北港傳真。而想要纏鬥,中間那部分船勢必會被兩個縱隊牽引開。毛鈺就是用錐形陣插入了這個鬆動的口子。這當然是精心準備和經過演練的。首先需要兩個縱隊過硬的戰力順利而迅速切開敵人船陣,然後己方有足夠的力量再次平推。

果然鄭一官就看到自己前方的主力船陣再一次被大量的敵船平推,他的旗艦與毛鈺的旗艦越來越近!此前兩個戰艦縱隊似乎也有幾輪將火炮的目標對準了他的旗艦,雖然落到船上的炮彈有限,但周圍護衛的船隻並不好受。

鄭一官隨即下令前麵的大船和自己的護衛船之放棄與兩個戰艦縱隊的纏鬥開始集結準備迎擊毛鈺。更外圍東側的許心素和西側的楊六等人也率領自己的船與北港的船隻展開了最為慘烈的混戰。隨著船隻差距被明顯縮小,鄭一官無法再與先前一樣采取兩翼包抄中間硬攻的辦法。在戰艦縱隊經過的地方,鄭一官一度對自己的船隊失去控製。

為了迎接毛鈺的旗艦,鄭一官不得不放鬆了對兩個戰艦縱隊的圍堵。而戈麥斯和尚可喜都是久經戰陣的人,尤其是他們連續經曆諸彩佬和劉香這樣的對手,穿*插起來自然駕輕就熟。看到空當就迅速衝了過去。然後在北港船隊的後方掉頭。這次兩個縱隊調換了位置,相互之間的距離也縮短了,目標不再是穿*插,而是擠壓鄭一官的旗艦和護衛船,接毛鈺出來。

隨著毛鈺的穩步推進,鄭一官驚訝地發現自己在區域性戰場竟然船隻數量上不如毛鈺。單船戰力就相差更多。這是非常危險的局麵,他之前想著斬首俞谘皋,現在毛鈺是不是想斬首他不知道,但是如果就這樣下去,等到自己被乾掉兩邊的北港船隊不一定能夠趕過來。

原因就是毛鈺一路平推,很多北港船隻雖然冇有被直接打殘,但也陷入了包圍不能掉頭隻能先衝向毛鈺船隊的那些海滄船。

在他們看得見地地方毛鈺船隊的火炮數量隻是略微比北港多一些。但是等到真正接近了,那些火槍和滑輪複合弓的威力也不容小覷。而以舟山軍為主力的戰兵、水手的訓讀連也不是北港能夠比的。所以在一對一的單挑中,除了楊七的那幾艘船,北港的船基本上都是最後的失敗方。幸虧毛鈺的船隊是平推,冇有停下來清剿他們。所以很多船隻是損失較大之後就讓開了路。

毛鈺的錐形陣真正的威力是後麵的那些海滄船。除了數量上的優勢,主要還是遠近火力網的配置。那些被戰艦縱隊切開攪亂陣型的船和被毛鈺平推單挑失敗的船很多損失並不大,但他們是去了自己的位置。

等到他們重新調整位置,迎來的卻是福建水師的船。毛鈺的船依舊緩慢地前行。看的北港一眾高層心驚肉跳。鄭一官身旁的鄭彩一臉蒼白,因為之前他跟鄭一官彙報的訊息是毛鈺很有可能在對戰劉香之後袖手旁觀,隻要北港不對俞谘皋下死手。昨天俞老頭壓根就冇上船,鄭彩自然心中高興,隻要再有一兩天的大戰,北港有目的地消滅許心素應該不成問題。冇想到俞谘皋居然不在金門島好好呆著卻加入了戰場,然後就是毛鈺船隊瘋狂地切入戰場護衛在俞谘皋周圍。

這讓所有的北港人再次明白,或許是毛文龍和俞谘皋的交情纔會讓毛鈺如此。事實上到目前為止毛鈺的船陣也是一副將俞谘皋接送出去的架勢。當然那些被火炮擊中的幸運者當然不這麼想。他們認為毛鈺是為了殲滅北港的有生力量而來。

鄭一官第一次慌張了,因為現在他的周圍有三十多艘自己的額大小船隻,但他們這個小方陣南麵是兩個縱隊的戰艦,北麵是一副拚命架勢的毛鈺。如果冇有那兩個縱隊的戰艦,毛鈺船隊與北港船隊的大型船隻的火炮是差不多的。但是戰艦的存在太影響士氣。尤其是如果鄭一官不管身後,那麼那十幾艘戰艦就會錨定然後對他的旗艦進行定點打擊。派遣小船上去也是被切割的命運。所以鄭一官甚至有一個瘋狂的想法那就是掉頭撲向那些戰艦,讓大量重新調整方向的小船繼續阻擋毛鈺。

隻是很快他就推翻了這個想法,而是在毛鈺靠近之前,整個主力船掉頭向東。留下了一大片空當等待毛鈺。

眼看著旗艦向東,很多被衝亂了的小船也紛紛調轉了方向。一時間毛鈺和戈麥斯很快就彙合了。

不過也有倒黴的,那就是許心素,在毛鈺身上窩了一肚子火的鄭一官目標明確,那就是許心素的旗艦。無論如何他要趕在毛鈺的船隊完成掉頭和重編之前乾掉許心素。這是他發動這次戰爭的最低目標。

於是小範圍內就出現了詭異的一幕,毛鈺的船隊向南,北港的船向東,井然有序,甚至很多船都是像個幾百步外插肩而過。剛進入戰場的一定會認為北港與毛鈺是盟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