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在上萬雙眼睛的注視下鄭一官做出了一個艱難地決定,旗艦開始緩緩後退,然後傳令船四處出動。整個北港船陣緩慢地後退。

儘管還無法確定北港要乾什麼,但是福建水師的大部分人還是忍不住開始歡呼,慶幸他們在這場激烈而處於劣勢的戰鬥中活下來。

九死一生的許心素更是躲到了毛鈺船隊的後方,一隻手拿著千裡眼目不轉睛地盯著北港船隊,旁邊的護衛不停地幫他擦汗!看到自己的老大放下千裡眼長舒了一口氣,許心素的部下都猶如劫後重生一個個癱坐在甲板上。他們是這次福建水師出戰各方船隻數量最多,人員最多的。但是即便後麵北港放棄了圍堵和追擊,也隻有十幾艘破破爛爛且人員傷亡嚴重的船隻逃了出來回到許心素的旗艦旁邊。看著自己的部下如此,許心素心中悲涼,今後就算南居易和俞谘皋力挺,他也無法真正控製泉州了。畢竟這是一個看實力的江湖。楊六和周守成是絕對不會坐等他回覆的,他心情複雜地看向毛鈺旗艦所在的方向。這個年輕得過分的左都督家的兒子竟然幾年時間成長到了可以左右這樣龐大規模海戰局麵的地步。

此刻的毛鈺並冇有歡呼,熟悉情況的部下也冇有。因為他知道這一次他與北港與鄭一官算是徹底翻臉了,不管鄭彩之前和他怎麼說的。北港那麼多人死在他毛鈺手下,還讓許心素逃脫,就算鄭一官格局大,手下人也不會聽他的繼續與毛鈺合作。其實北港和舟山也從來冇有開始過合作,相反毛鈺還率領船隊乾掉了隸屬於北港的兩千倭寇。此戰以後一南一北兩個大明沿海最大的集團中間夾著福建水師和劉香。合作或許會,但乾掉對方似乎更加容易控製大明沿海。

最大的可能就是北港和南澳島真正合作對抗毛鈺。

北港的船退下去很慢,一方麵是謹慎,擔心毛鈺的戰艦會追擊,另一方麵是不甘心。戰場選擇在金門島,福建水師有地利,如今不能一鼓作氣地擊潰福建水師,今後想要再次組織起來如此大規模的海戰,後勤壓力必定會超大。最讓北港人尷尬地是毛鈺到底有多大的實力他們在戰場上冇有試探出來,隱藏在戰場背後的就更加無法猜測了。

不過等到下午他們很多人心態就發生了變化。因為偵察船帶了詳細的訊息,昨天傍晚,毛鈺用了不到一個時辰正麵擊潰劉香,隨後又連夜追擊了兩個時辰。南澳島方麵損失慘重,甚至大量的船隻和海盜被俘虜。想必這個時候劉香正在倉皇逃往南澳島。而陸地上進攻廈門的盟軍也被有福建巡撫坐鎮的明軍擊敗,如今已經往南逃竄。也就是說毛鈺在正麵擊潰劉香的同時間還有閒工夫支援廈門城。

不管劉香是不是分兵,一百五十艘大小船隻是不會少的。這讓人想起了當日南澳島的海戰,據說毛鈺用十七艘船擊敗了劉香主力的八十艘船還俘虜了不少。按照這個而顫栗推算,如今毛鈺七十艘船那就能擊敗三百艘同樣的主力。再加上殺紅了眼的福建水師從旁協助……

一直到北港船隻消失在視野中俞谘皋才發出了幾道命令,首先是楊六替代損失慘重的許心素暫時駐守金門島,周守成部前往廈門接應巡撫南居易,其餘各部回泉州防止北港聲東擊西偷襲泉州。

簡單的戰場打掃之後這一天的戰報也很快送上來,毛鈺方麵是唯一冇有損失船隻的隊伍,但是戰兵損失也很大,尤其是運兵和幾艘跟在毛鈺身後護衛舟山號與俞谘皋旗艦的福船傷亡接近三分之一。正麵的切割和平推之中也隻是僅僅俘虜了北港七艘海滄船和一艘蒼山船。

許心素和北港幾乎是一換一,雖然最後讓北港大部分船逃回去了,但是也有七八艘幾乎被清空甲板的船隻被福建水師俘虜。最大的成果出現在毛鈺船隊出現之前,但那時雙方互有損傷。兩天戰鬥下來,北港方麵至少損失了七八十艘大小船隻,其中一部分尚且有水手能夠開動的成功逃離到船隊的後方。鄭一官此刻一定在後悔,如果他孤注一擲將北港的全部主力拍出來,說不定就能一戰全滅福建水師和毛鈺。

楊六的損失和柳林差不多,因為他是負責右邊防禦的。至少有二十幾艘桅杆和船帆都不同程度被損壞。好在毛鈺出現之後他的船隊就很少有損失了。

整個福建水師其實總戰力方麵損失過半,尤其是昨天冇有毛鈺的戰場,北港一方占據了絕對的優勢。當然這和曆史上的福建水師一戰全滅比起來要好得多。

毛鈺之所以如此幫助福建水師當然不是卡奈俞谘皋和南居易的麵子上,而是為了儲存有足夠的力量抗衡北港。這樣他纔有時間快速發展。所以毛鈺後又做出了一個決定,將昨天俘虜劉香的蒼山船和鳥船連同俘虜交給福建水師,並且承諾儘快將南日島一千多被關押的俘虜送到泉州。毛鈺跟俞谘皋說的是南日島海戰與這次的金門島海戰是是一體的,尤其是洞頭島也參與其中。眾人聽了就差點跪下給毛鈺磕頭。

有將近兩千海盜俘虜,無論戰場情況如何,他們跟朝廷回報的時候就會寫成大勝。因為隻有勝利一方纔有機會抓俘虜。至於損失慘重也說明瞭海盜的強大和福建水師的頑強!俞谘皋看著這位年輕的後生心情複雜,從今天戰場的態勢看,福建水師剩下的人馬加在一起也不是毛鈺的對手。

這位年輕人隻不過用了幾年時間就將隊伍發展到這個程度,而朝廷方麵每年都在損耗戰船,水師力量越來越弱以至於被海盜壓迫。鄭一官和劉香但達到不斷襲擾福建沿海。

俞谘皋做夢都想將毛鈺拉到福建來,哪怕是給他一個副將。但是他知道文武殊途,毛鈺雖然熱衷於海商貿與,但是正六品的文官是他的護身符,傻子纔再次轉為武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