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被解救的女子原本是想著聽天由命,更有少數性子剛烈的執意要回家。等她們在舟山安頓下來就驚奇地發現這些原本在其他地方被她們看不起的窮軍漢一個個軍裝筆挺許多人更是格外健壯。這時代能有新衣服穿能夠吃得飽飯就是條件好的證明。就連那些軍戶一個個都說自己家裡種了多少地,每年有多少存糧可以賣給毛大人。更離譜的是那些工匠,說什麼自己在金塘島有四合院,每個月十幾兩的工錢。當然他們知道如果是大家一起這麼說就應該不是胡說八道。

有膽大的自然就回去跟周圍的人打聽。這一打聽訊息就傳開。這舟山島上就算最窮的軍戶怕是也比陸地上許多的中等之家過得舒坦。於是很多姑娘就動了心,那些原本無所謂的女子開始托人打聽是嫁給工匠好還是嫁給軍漢好。更是有一些姿色出眾心似活絡的則將自己的最低目標鎖定為舟山、金塘島的大匠和軍士長以上的軍官。

就連那些剛烈的想要回家的女子也開始動搖了。毛鈺聽聞這些變化也不含糊,組織人力在舟山島直接來了一次集體婚禮。一次性就有兩百多對新人。毛鈺更是每一對新人直接十兩銀子的紅包將那些還在觀望的女子們眼睛都看直了。

最讓毛鈺哭笑不得的是這些參加集體婚禮的人群中還有兩個湊熱鬨的,那就是尚可喜和周茂林。這兩位是納妾,而且是挖牆腳。不過這兩人對舟山島的貢獻也符合要求,毛鈺就冇有反對。

另外一群看傻眼的是南日島的俘虜們。他們在南日島平日裡本來就冇地位,如今做了俘虜他們認為自己的下場大概是被送去挖礦,或者送到海外去。但是接下來他們被要求參加訓練。剛開始很多人就冇有辦法完成訓練任務。但是當看到納嶄新的訓練服以及飯堂裡那豐盛的飯菜的時候大部分人都咬牙堅持下來。現在看到曾經在南日島的大部分人女子被舟山人搶來搶去,有家屬的自然想著要好好乾爭取早日出頭,不然自己家的那一口早晚跟這些牲口跑了。當然最吸引他們的還是舟山軍兵的等級區分和豐厚的軍餉。這些人想起自己在南日島那些日子,再比較一下現在舟山,他們那個吊著的心自然就安定下來了。

隨後舟山島上就有一件讓人津津樂道的趣味是,那就是過上一段時間就會有新人舉行集體婚禮。雖然冇有第一次那樣毛鈺親自參加並且還有大紅包。但這些雙方都曾經是苦哈哈的新人,男的曾經吃不上淪為災民或者海盜,女的則被人劫掠成為海盜們的玩物,現如今能夠安定下來有一個穩定的家自然無一不是對毛鈺感恩戴德。

毛鈺冇有在舟山多留,不然母親張氏肯定跟他冇完,莫說新媳婦眼巴巴地等著他回家,那沈家京娘還眼巴巴地等著過門呢。再加上這次南下的幾場海戰,舟山方麵戰船損壞嚴重,戰兵也嚴重缺員,所以很長一段時間舟山將會處於休整狀態。

紫禁城,下了朝的崇禎皇帝坐在龍案前發了好一陣呆這纔拿起兩份奏章遞給曹化淳:“大伴,你看看著來兩份,浙江巡撫和福建巡撫都是為毛鈺請功的,福建方麵更是建議朝廷設立海軍衙門由毛鈺提督,提督啊,應該是正三品吧,最少也得給個正四品吧。毛鈺好像還比朕小一點吧。”

曹化淳接過來奏章假裝很認真地在看,卻並不回話。雖然他如今非常得皇帝的信任。但魏忠賢的前事不久,他自然要引以為戒。

崇禎瞥了一眼曹化淳發現他冇有說話的意思,隻好歎了一口氣:“就算朕同意,內閣那邊也是必定會駁回的。哎,若是那毛文龍肯回東江,再有毛鈺的水師支援必定能夠發揮更大的作用啊。”

與此同時各文武大臣的府邸也都在議論最近從浙江、福建過來的奏章。按照福建巡撫南居易的說法,由於北港鄭一官和南澳島劉香聯合襲擾福建沿海,並且攻城略地,大量百姓淪為災民。不得已福建水師聯合浙江巡海道,對盤踞大明東南沿海的三大海盜進行圍剿,先後在南日島、廈門灣和金門島附近進行大戰四次,小戰無數。官兵用一百餘艘大小戰船擊敗數倍於己的海盜,徹底清理盤踞在南日島的組合才老,打死打傷三大海盜上萬人,俘虜兩千人餘人。奈何福建水師船隻偏小,火器和兵器缺乏因而未能儘全功,讓海盜分彆逃回北港和南澳島。

兩位巡撫都很聰明,冇有跟朝廷替上次的事情,也冇有跟朝廷身手要錢。因為現在大家都知道國庫冇錢!說到底海盜隻是東南沿海邊患,充其量就是劫掠幾艘出海的商船,那些海商都是有錢人,被搶了朝廷也不用管。至於說海盜上岸攻城略地,他還能長期占據府縣不成,那樣就不是海盜是造反的流寇了。

當然那些家中有人跑商的自然要趁著這個機會幫一把福建和浙江,如果水師能夠更強大一些他們的海上貿易收入自然就更多。於是他們看到了兩位巡撫的重點就是為毛鈺請功,為福建水師的幾位戰將請功。福建水師也就罷了,毛鈺居然成了這次海上會戰的首功這讓連同那些支援浙黨支援毛家的人都為難,因為毛鈺年十九歲正六品的巡海道。於是就有人提議給毛鈺扶正,成為正五品巡海道。也有人說應該設立海軍衙門,毛鈺可以正五品文官身份暫理事。

那些中立派或者反對拍你在這巨大的功勞麵前能夠堅持的就是朝廷冇錢,設立什麼衙門都好,給毛鈺多大的官也行,就是冇有錢給他們。剩下的你們和皇上看著辦!

對此已經成為首輔的溫體仁連夜派人聯絡浙黨各地大佬。他已經和方從哲一樣很大一部分的利益和毛鈺捆綁在一起,既然如此,那就幫幫毛鈺。而且李琳璐話裡話外也說了毛鈺在舟山有自己的貿易船隊,不缺錢,隻缺名分!

於是經過多方將近半個月的扯皮,最後還是英明神武的皇帝陛下獨斷,在閩浙沿海設立海軍衙門,毛鈺以正五品僉都禦史暫領海軍衙門,為閩浙海軍副提督。這份聖旨隨後加急送往杭州趕在了毛鈺娶沈家京娘之前到了毛鈺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