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同樣是沈家女,還被封了縣主,但畢竟是皇上為了賞賜毛鈺得來的,加上是平妻,所以毛鈺迎娶京孃的場麵就比當初小得多。首先福建那一群人是肯定離不開也不敢離開了。

鄭一官成了敵人,葡萄人肯定還在為戈麥斯擅自加入對付鄭一官的戰鬥而吵鬨。荷蘭人在麵對再次實力膨脹的毛鈺肯定心情也不會太好。各地知府雖然大部分人都還是在原來的位置上,但電如常州、嘉興、鬆江等知府一多半是因為徐家。

當然舟山的那些彪悍護衛還是要出場的。這是毛鈺的決定,儘管可能會讓徐夢蕾心裡不舒服。這次冇有龍家那樣不開眼的人來和毛鈺打擂台,所以這些人的火槍也剩下了不少彈藥。

當微醉的毛鈺推開新娘子的房門的時候看到的是京娘平靜的臉龐,她進入洞房之後就自己掀下了紅蓋頭坐在床沿邊發呆。

當日毛鈺娶徐夢蕾的時候她是見到過那場景的,小女孩心中其實是很難過的,因為原本那是屬於自己和毛鈺的婚禮啊。

毛鈺不管京孃的小心,隻是輕手輕腳地關上門,然後很有情場老手一樣地站在不遠處笑眯眯地打量著眼前的人兒。

京娘當然看到她進來了,原本裝出來的平靜蕩然無存,轉而是緊張中帶有一點激動。

不管是平妻還是納妾,毛鈺這樣年輕的男人在小女孩心中就是白馬王子。而這位白馬王子還很歐本是那就更加歡喜了。

隻是歡喜之後又覺得有點委屈,於是表情變化就十分豐富,看的毛鈺也醉了。京娘雖然身世不如徐夢蕾那麼閒和,但是論降魔啊是不輸給她的。而且毛鈺也聽說了自從當初大舅公決定要為毛鈺張羅婚事的時候京娘就開始為她成為毛家媳婦做準備了。包括瞭解一些海商貿易的貨物的進貨渠道、價格等,甚至還專門請了有經驗的賬房先生教導自己如何記賬。

當然毛鈺關心的還是老婆的相貌和氣質。相貌上她和徐夢蕾不分上下。氣質上徐夢蕾更多一些書卷味,京娘則更多了一些精明。

當然眼瞎最重要的是和小美人兒大被同眠。毛鈺放緩了腳步慢慢來倒京娘身邊,然後很熟練地伸出雙手捧起她的小臉蛋,說出的卻是:“委屈你了。”

京娘瞬間淚崩,隨後破涕為笑,趕緊用手帕差眼淚還不忘跟夫君解釋:“不委屈,不委屈。能嫁夫君京娘此生無憾。”

毛鈺用手颳了刮她的瓊鼻說道:“不委屈那就早點休息吧,以後可不能再哭了哦,哭花了臉不好看。”

京娘順從地點點頭就要幫毛鈺解衣裳。毛鈺卻握住了她的一雙小手,然後鼻子湊近了她的小臉蛋,在京娘一臉害羞的時候確實使勁嗅了嗅鼻子。少女的體香是那麼迷人,但隨後毛鈺的臉色變了,因為他哈聞到了胭脂的香味。這原本很正常,這個時代的富家女多少都會用一點。但是他聞到的是兩種不同的味道,他相信京娘和他的家裡人還冇有傻乎乎地隨便什麼醃製都往臉上身上弄。沈家也冇窮到讓新娘子連一點偏好都冇有的程度。

看到毛鈺的表情,京娘有緊張了,小聲問道:“夫君,怎麼啦?”

毛鈺再湊近了一點京娘,鼻子依舊不放棄地四處嗅,嘴裡還含糊地說道:“有點怪。”

“啊?是不是京娘身上有怪味?夫君你等等我馬上去洗洗。”京娘徹底慌張了,她原本就隻是平妻,如果新婚之夜夫君就嫌棄她身上的怪味那她今後還能不能再這麼近距離見到夫君都不好說了。

毛鈺見她如此緊張也是覺得自己過了連忙拉住她的銷售說道:“不是怪味,不是怪味,隻是覺得有點奇怪。我的京娘身上可是香得很,來讓夫君親一個。”毛鈺隨後也放棄了繼續探究,他看到小女孩那緊張的表情,知道自己的一舉一動都關係道她甚至她身後家族的命運。

毛鈺雖然迎娶徐夢蕾冇多久就出兵南下了,但是對男女子請自然要熟練了,尤其是在京娘這個同樣還隻有十七歲的小姑娘麵前。京娘哪裡經得起他的撩撥,冇有片刻功夫就哀求著說:“夫君,到床上,到床上去好不好?”

“好,好!”毛鈺大笑著一把抱起京娘然後將她放到了大床上,然後跟怪蜀黍一樣樣自己爬上床,然後在京娘緊張而期待的眼神中開始寬衣解帶,然後用不可思議低速度鑽入了被窩。

片刻之後房間裡春色滿園。毛鈺也是身體逐漸強壯,新娘子又是個漂亮的小姑娘哪裡還不是叫喊連天。

很快雲歇雨停,毛鈺誌得意滿地看了看身下的美人兒,京娘卻是一臉的潮紅,眼神十分哀怨,顯然毛鈺有點粗魯了。

毛鈺不理會她的眼神,鬍子拉碴的臉在京孃的身上磨蹭,他已經迷戀上了那股子幽香。毛鈺這樣的下動作讓京娘很開心,出嫁之前孃親就反覆叮囑她一定要想辦法討得夫君歡心。孃親還說了夫妻之間房間裡那點事纔是能夠拴住男人心的大事。

如今看來自己的表現還算是讓夫君滿意。如此一來也就少了許多對未來生活地位的擔心,也開始主動迴應毛鈺。毛鈺有點意外卻也更加驚喜,心說這又是一個大家閨秀,結婚前不知道被幾個老大孃家到過如何如何,正好自己剛纔過於激動冇有充分發揮,等下還要來幾次,嘿嘿……隻要京娘受得住,一頁七八次郎!

京娘哪裡知道毛鈺這些我錯的想法,等她迴應毛鈺的各種愛撫的時候卻發現毛鈺準備二度上戰場的時候其實內心裡是有點慌張的,因為身體似乎在警告她了,因為之前就被毛鈺折騰得渾身痛。

不過她還是乖巧地挪了挪身子,讓自己和毛鈺遠離那被弄濕了的床單。

於是房間裡再次陷入一片混沌。這次毛鈺表現很不錯。京娘似乎也冇有之前那麼反映劇烈,尤其是表情上多了些輕鬆愉悅少了一些痛苦。真是應了那句萬事開頭難,熟能生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