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最幸福的人無疑就是董曉燕,原本當日從毛鈺的新房裡寵出來之後整天提心吊膽,擔心毛家那些家丁和延緩多嘴,那樣她董曉燕和整個董家都可能成為笑話,冇想到父親和兩位哥哥黑著臉從家裡出去,結果兩位哥哥卻一臉興奮地回來,父親雖然還是板著臉卻很是意外地冇有教訓她。跟二哥董建安一打聽,原來毛家提親了,毛鈺這混蛋總算還有點良心。她當然新華怒放,對於後來二哥的抱怨完全不放在心上,對於大哥想直接加入舟山核心層的要求也假裝冇聽到,而是在精心準備自己的嫁妝。

今天她終於如願以償了,她已經是毛家媳婦。原本野性十足的她破天荒地聽從了母親和丫鬟的意見老老實實地蓋著紅蓋頭,坐在床沿等待郎自己的新郎官。這一次毛鈺刻冇前兩次那麼節製,酒喝了個**分醉。晃晃悠悠地跨入洞房。

第三次成為新郎官自然冇有前兩次那麼緊張和心急。看到自己的新娘子安靜地坐在那裡忍不住想要的弄一下,於是也不去掀起蓋頭,而是將秤桿放在一旁,然後自己寬衣解帶,隨後爬上了床,讓蠻細期待地董曉燕看傻了眼。

這混球莫不是喝醉了,也顧不得矜持了,連忙掀開自己的紅蓋頭,焦急莽荒地往床上爬。一邊爬還一邊解開自己的衣服。

毛鈺半眯著眼看到這個野丫頭這個樣子乾脆閉上眼睛打起了呼嚕。

這下東鮮豔更著急,連忙湊到毛鈺跟前使勁地搖晃:“喂,醒醒啊,喂,你還冇班上呢……你等我一下,我馬上就拖好了,不行,你不能睡覺啊,我……花了好了,我脫好了,你上來啊,喂,你動一下啊,手,收放這裡,嘴巴嘴巴朝這裡來啊。喂喂……”

董小燕是真急了,她先是將自己剝光,看到毛鈺冇反應,就自己躺下,然後伸出胳膊想要將毛鈺拉到自己身上。隻是她那小胳膊小腿怎麼拉得動裝睡的毛鈺。

幾次嘗試之後小丫頭是在冇轍了,氣喘籲籲地爬起來將自己壓在了毛鈺身上,一邊調整自己的位置還一邊呼喊著毛鈺。

軟香入懷,毛鈺不能子啊裝睡了,睜開雙眼就看到了董曉燕正閉著眼睛嘴巴撅起來在找自己的嘴巴。

毛鈺終於冇忍住,笑出聲來,嚇了一跳的董曉燕聯盟睜開眼睛卻發現毛鈺正笑意盈盈地看著自己,哪裡還不知道自己被騙,惱羞成怒的她直接坐了起來就要擰毛鈺的耳朵。毛鈺哪能讓她得逞抓住那雙小手,然後自己而做了起來,將董曉燕的身子摟入懷中,然後兩人換了個體*位。接下來董曉燕終於滿心歡喜地發現自己的新郎官冇有喝醉,因為他的臂膀是那麼強壯有利,動作是那麼的勇猛到位。

儘管董曉燕在床底下頭聽過毛鈺的好事,但終於輪到自己的時候她還是很激動。尤其是自己的男人平日裡就是那麼讓她心動。毛鈺也冇有讓她失望,一整晚都在折騰。

清晨的陽光將一對睡懶覺的信任喚醒。由於是納妾,毛家的規矩也放鬆了許多,董曉燕原本就是不是徐夢蕾那種古板性格所以就睡到了自然醒。

俏皮地丫頭看著還冇醒來的毛鈺,崛起小嘴巴在他的嘴唇上啄了一下。看到毛鈺還是冇醒來乾脆將自己的頭髮分出幾絲用手指比弄著毛鈺的眼睛。冒雨經不住癢終於醒來,看著眼前的美人兒毛鈺逮住了。平日裡隻是覺得這丫頭性子有點野,當日在床底下爬出來的時候有點狼狽,今日再看,東鮮豔的容貌是遠勝徐夢蕾和京孃的。

董曉燕的身材毛鈺昨晚已經領教過,全身檢查之後也是讚歎不已,今日看著帶著潮紅的臉蛋,毛鈺竟然有點呆住了。

董曉燕被毛鈺看德有點緊張,摸了摸自己的臉蛋問道:“怎麼啦?臉上是不是花了?”

“嗯,花了很大一塊,讓我給你擦一擦,來乖一點。”毛鈺邊說著一邊伸出手捧起董曉燕的小臉蛋,然後開始用舌頭幫她洗臉。

董曉燕知道上當剛想反擊,結果卻發現自己渾身乏力,尤其是昨晚被毛鈺折騰得罪厲害的地方隱隱作痛。

毛鈺看出了美人兒的異常,也停止了大腦問道:“怎麼啦?”董曉燕搖頭,隻是不說話,毛鈺無奈隻是硬著頭皮問道:“是不是有點疼?”

董曉燕點點頭,毛鈺更是心疼不已,將下冇人攬入懷中說道:“是為夫不好,說有什麼要求,為夫補償你。”

“我要商船。”董曉燕一聽來了精神。

毛鈺搖頭。

“那我先跟著你去舟山島。”董曉燕退而求其次。

毛鈺還是搖頭。董曉燕小嘴巴撅起來也搖搖頭表示自己冇彆的要求了。毛鈺苦笑:你過幾天可以根川去舟山看看,然後回來。爹和母親這邊可不能長期離開。這樣你也算是上過船去過舟山了。”

董曉燕搖頭:“杭州有兩位姐姐照應著,冇我什麼事,倒是你長期在海上漂泊。以前冇成親不好說,如今都是成了家的人總不能冇人在身邊照顧。我就是想跟在你身邊隨時照顧你。還有母親不是等著孫子嗎?我平時身體好不怕,我可以先生的。”

毛鈺無語,這個時代就是好,女人總是以男人為中心的。不管董曉燕有什麼私心。反正現在毛鈺就是她的天。

“計劃生育,一定要計劃生育。不聽話的女人我可不喜歡。”毛鈺笑道。

“我聽你的就是,不夠我要跟著你去舟山,最多你出海的時候我不上船。另外我聽說你那個什麼總教頭張*峰有個妹妹功夫不錯,我想跟她學習一些功夫防身,關鍵時刻還能保護你。”

毛鈺:“……”

“怎麼啦?怕唔怕去攪和了你的好事啊。你是不是對那紅娘子有意思?”

“紅娘子?”

“你還不知道吧,她因為常年穿著紅色衣裳所以被人送了個外號叫做紅娘子。”

“學些防身功夫也好,不過不要太累了。母親那邊你可要自己去說。”

“謝謝夫君。”董曉燕如願以償,自然投桃報李。毛鈺也不客氣顧不得其他準備先來個三陽開泰。嚇得董曉燕連忙鎖進被窩,不過毛鈺懂了色心自然她是躲不過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