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禎三年九月,東江,皮島,曾經的毛文龍的親衛如今的東江最有實力的幾位將領齊刷刷地站在皮島西南的港口,他們在等待以為尊貴的客人,或者說在等待最重要的物資——糧食。給東江將士和東江人民送來糧食的自然是閩浙海軍提督毛鈺。

陳繼盛表情複雜地看著逐漸靠近的船隊,高大的西班牙戰艦和重載的二號福船以及大量的海滄船。毛鈺這小子的實力膨脹速度超出了所有人的預料。這一次更是一次運來了八萬石糧食。

東江諸位將領剛接到毛承祿的信的時候都不敢相信毛鈺一次能夠運載這麼多的糧食前來。等再三確認之後,眾人都很懷念毛文龍。因為如果冇有袁崇煥搗亂,那麼現在這位海上的大商人是不是應該就是東江的少帥了。

陳繼盛當初懷著複雜的心情上書朝廷懇請朝廷請回毛帥。隻是後來就不了了之。陳繼盛原本以為自己就這樣作為東江的四分之一繼續駐守鐵山一帶。不料冇多久金軍居然繞開遼西直接從蒙古拿下薊鎮,將京城周圍了一個天翻地覆。劉愛塔奉命支援結果戰死在永平城裡。隨後朝廷大調整,毛承祚、沈士奎被調往登萊加強當地防禦力量。整個東江參加以上的將領已經屈指可數。而隨後毛鈺的一些列令人眼花繚亂的操作讓眾人明白了大帥為什麼不肯回東江。有這麼聰明能乾的兒子,隻要不是想自己創業的都不想離開杭州,在江南聖地做一個富家翁有設麼不好的。

毛文龍不回來,毛文龍卻推薦了陳繼盛,其他如登萊巡撫也推薦了陳繼盛。如此一來陳繼盛就成為了掛福將銜的事實上的總兵官。陳繼盛訴後也從鐵山回到皮島。

不當家不知道柴米油鹽貴,等到陳繼盛不斷熟悉整個東江的情況之後真是一肚子的苦水冇地方說。不說幾十萬遼民,光是東江真正的三萬兵馬,人吃馬嚼的每個月都是一大筆開銷。自從袁崇煥出事後朝廷就就基本上徹底放棄東江了。雖然朝廷允許東江做貿易,但是也要有東西賣出去才能換回來。

而東江之前最大的客戶毛鈺這段時間正在忙著結婚,連續娶三人,還趁著空檔在南日島和金門島打了好幾仗。自然就顧不上東江的死活了。這下整個東江上下人人愁眉苦臉,最後還是請毛承祿趁著毛鈺迎娶京孃的機會前往杭州。

好在毛鈺在迎娶董曉燕之後終於有時間了,於是一支龐大到令人膽纏的船隊出現在皮島。

陳繼盛見到毛鈺比見到當初的毛文龍還恭敬,無他,毛鈺現在是文官,還掌握著他們東江幾萬人的糧食。正想著是不是到了總兵府給毛鈺來個下跪,卻被毛鈺一見麵的隨意問候而打消了。

除了毛承祿,其他的東江將領其實此時看毛鈺已經很陌生,或者說他們很多人一直和毛鈺不太熟。那些熟悉的要悶是死了,要麼是去登萊了。而青年一地啊幾乎被毛鈺全部拐帶到了舟山。

毛鈺能夠教的好粗名字在後世也有記載的也就剩下陳繼盛和張攀了。

等到眾人將毛鈺迎接到總兵府,陳繼盛自然就代表大家對毛鈺等人的帶來表示歡迎和感謝。

毛鈺也不拐彎抹角直截了當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和想法:“陳繼大哥,父親在杭州也時常唸叨你,但是目前朝廷自顧不暇,是根本冇有心思發展東江的。所以東江的處境會一直很艱難。我在海上是有一條賺錢的門路,但是手底下也養活了上萬人。所以東江有需求我會自己帶船隊或者派人來,但是貨物交換方麵東江似乎隻剩下木頭。所以我想提出幾個新的交易辦法。”

“你說,你說。”陳繼盛絲毫冇有停頓,看著毛鈺連連回答。

“我要人,大量的人,做工、跑船的、種地的度偶需要。當然不思買賣,而是招募。所以我希望在皮島、旅順和寬甸等地建立聯絡點,招募那些願意前往島嶼墾荒或者泡海的人。”陳繼盛還真冇想到毛鈺會提出這樣的要求,儘管毛承祿之前已經跟他提過很多次。但是真正的百姓遷移可是一件大事情,好在東江遠離大明本土,不然有當地父母官一定會尚書朝廷彈劾守將和毛鈺。

陳繼盛的為難是寫在臉上的,在座的其他東江將領其實也很為難。畢竟如果讓毛鈺將大量的人口帶走,那東江軍的生存基礎就會進一步被掏空。

毛鈺想了想接著說道:“皮島的聯絡點主要招募現有的東江廖敏,旅順和寬甸的聯絡點可以幫助東虜占領去的遼民逃離,等他們到了東江在選擇是留下還是去南邊。另外現有的伐木隊伍明顯不夠,而且隨著逐漸往北也越來越不安全,如果東江允許我可以派人保護伐木隊伍。”

陳繼盛瞟了一眼冒雨的方向,那些先前的東江骨乾們現在的舟山大小頭領們一個個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陳繼盛歎了一口氣,知道毛這是客氣跟自己攤開了說。如果私底下搞動作,隻怕是三萬東江兵能被他麼弄走一半。

隨後陳繼盛又瞄了瞄幾個在做的東江將領,最後點點頭:“可以,隻是一來動靜不要太大,而來還請承鬥務必要想辦法對東江照顧一二,尤其是糧食和衣物。”

毛鈺笑笑對陳繼盛說道:“這是自然,陳大哥請放心,一個穩定的東江才能給我們提供穩定的木材和源源不斷地遼民。不過今後我也不方便經常前來,雙方貿易商的事情就拜托給大哥。東江有什麼需求跟大哥說一聲,大哥派人給我捎個信就可以了。”毛鈺說的大哥,陳繼盛當然知道不是自己,因為毛鈺說話的時候不斷地用眼睛看毛承祿。

眾人也心領神會,不管東江是個多麼爛的局麵,隻要還有利用價值,誰也不願意輕易放棄。毛鈺如此明目張膽地要扶植自己的代理人,而且這個人還是毛文龍時代的皮島參將,眾人也無話可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