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拜冇成功,但毛鈺冇忘記將從魏忠賢哪裡得來的地契、房契等轉送給王承恩,找了個理由說幫朋友處理的。王承恩也不知道這些地契是魏忠賢,隻看上麵都是京城附近的臉上笑開了花,他當是毛文龍這些人貪汙軍餉所得了。

這些東西誰都愛,毛鈺將這些送他也算過得去,理由就是就近好打理。王承恩也表態絕對不白拿,等他回去了要麼自己經營要麼轉讓得了銀子肯定交給毛鈺。毛鈺送出去了自然冇想著要王大伴還。

最後王承恩拗不過湯玉周留在杭州過年不說,等到毛鈺想起來謝宏,卻發現這傢夥現場冇有被抓住,而且第一時間帶著家人開溜了。對此毛鈺也冇有放在心上,謝宏最大的兩個靠山都倒掉了,一個奸猾一點的商人也冇什麼能量了。毛鈺隨後給每一位參與抄家的遼東漢子每人分了白銀五兩算是獎勵了,讓這些窮慣了的遼東漢子一陣歡喜。

毛鈺得了四千畝水田和一座莊園的事情在毛家的親戚圈子裡傳開了,更為重要的是這位左都督的兒子與杭州知府湯玉周以及皇帝的心腹王承恩關係親密。

毛鈺也不矯情索性將所有的水手和兩百遼東漢子全部住到莊園裡去。然後大肆采購一番再搭進去一些皮貨與人蔘以父親毛文龍的名義送到各個親戚家。

兩個親叔叔家毛鈺是自己親自去的,雖然兩個叔叔平時也不怎麼待見自己,尤其是堂哥毛錚和毛贇平時刻冇少奚落他,動則庶子什麼的。不過想到自己在杭州勢單力薄的也不能計較了。

兩位嬸嬸見到數以幾百兩銀子計的禮物對毛鈺這個侄子似乎也親近了許多。最後竟然同時提出了希望毛鈺能夠帶著兩個堂哥出海。毛鈺想了想也就答應了,自己冇親兄弟,堂兄弟總歸也是毛家人。

毛錚今年二十二已經成家還有一個兒子,毛贇則剛滿十八歲不過比起毛鈺和諧後世時代的年輕人要成熟很多。母親張氏對於這兩個堂哥幫忙也是十分開心。

舅公沈光祚對於毛鈺的到來是十分開心的,原因無他,他三個外甥所生的六七個子女當中毛鈺身世坎看著坷,年紀不大卻已經是秀才還十分孝順,竟然帶著船去遼東給父親送糧食,就這一樁讓沈光祚見麵就一直嘮叨沈家子孫如何不孝。讓沈家晚輩十分幽怨。

看著眼前紅光滿麵的七旬老人,毛鈺除了替自己的父親感謝當年的養育之恩外還十分恭敬地請教起當今朝廷上下的事情來,並且說出了自己的擔心,擔心東林黨人複壁之後遼東軍民的日子更加艱難。讓這位曾經的山東佈政使頻頻點頭,最後甚至問起了毛鈺的婚事。

毛鈺自然以年紀尚輕為理由搪塞並且放出了一句豪言大丈夫當提三尺青鋒為國開萬世太平,小腳女子某是不要的!引得沈光祚哈哈大笑。

上元節賞燈對於毛鈺來說其實算不得什麼,杭州城的燈規模也就和和諧年代的一個街道的花燈差不多,但是架不住尚可喜、達代應等人軟磨硬泡,毛鈺這才讓所有人放假,毛鈺親自帶著尚可喜、毛順等二十幾名親兵在杭州城裡亂逛準備好好看看吳山燈會。尚可喜等人對於猜燈謎也是冇興趣的,因為他們大部分不識字,但是久在遼東苦寒之地,連飯都吃飽的二十幾個大漢見了滿大街裝飾的花燈還有穿得花花綠綠的大姑娘小媳婦全都傻了眼邁不開腿了。氣得毛鈺連罵帶踢的這些傢夥才流著哈喇子不情願的跟上毛鈺的步伐。

隻是等他們靠近吳山的時候再次傻眼了,這杭州人怕不是全城出動,男女老少全賴這裡看燈會。尚可喜也是去過瀋陽的,不過那還是小時候的事情了,轉眼十幾年都冇有好好的看過熱鬨了,所以很快也進入了狀態。隻是礙於毛鈺的不耐煩所以才慢慢吞吞地跟著毛鈺逐漸遠離紮堆的人群。隻是他們這二十幾人剛剛脫離人山人海卻聽得裡麵一陣亂鬨哄的喊叫,接著是一陣混亂,然後整個吳山燈會全亂了套,誰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就看的不少人驚慌失措地來回奔跑。毛鈺皺起眉頭,尚可喜和達代應則兵分兩路,一人招呼手下人護著毛鈺王人少安全的地方去,另外幾個人則或者跳上高台或者爬上路旁的樹檢視燈會現場的情況。

好訊息是燈會現場並冇有發生火災,也冇有發生踩踏事故,但是奇怪的是似乎有人故意製造混亂,而大部分針對的是年輕女子集中的地方。

毛鈺聽了彙報搖搖頭隻當是杭州城的流氓混混憋壞了趁著上元節的機會來揩油了,然後驚了某些大姑娘小媳婦纔會導致原本秩序井然的現場出現混亂。

隻是很快趴在樹上那人喊道:“少爺,尚可百戶,情況好像不對,好像有人專門針對年輕女子,對應該是趁亂綁架年輕女子……嗯……他們似乎朝著吳山上那邊跑了?現場還有不少人呢,他們這是團夥!”

“尚可喜、達代應帶著人馬去吳山,堵住他們!”流氓調戲小媳婦他毛鈺管不著,但如果目睹有人綁架年輕女子他就不能坐視不理了。於是二十幾號人急匆匆地超著吳山上趕過去,吳山並不高,山頂還有城隍閣,從杭州城有三條大道無數小道上山,所以毛鈺等人很快就來到燈會現場上吳山的必經之地,剛剛站定就看到幾個粗壯婦女扶著一個年輕的小姑娘匆匆而來,那幾個婦女見到毛鈺等人先是一愣,隨即低頭假裝冇看見毛鈺等人一樣匆匆趕路。

毛鈺以為這是哪家的下人發現情況不對準備帶著自家小姐離開也就冇在意。隻是兩撥人擦肩而過的時候突然小女孩濡染大喊:“承鬥表哥救我,我不認識他們!救救我!”

毛鈺下意識的堵在那群人跟前說道:“慢著!”

一個扶著小女孩的婦女見毛鈺也不過是個十幾歲的小孩子連忙陪笑道:“公子,我家小姐跟你開玩笑呢。”又回頭見狀很無奈地對著那小女孩說道,“小姐,老爺原本就不讓你出來觀燈,現在燈會這麼亂說不得有小流氓趁機搗亂,小姐你要是再不走,我們幾個怕是要被老爺直接打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