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元化冇想到毛鈺話鋒一轉直接調侃到自己身上來了,因為在它看來朝廷任命他為登萊巡撫這是多大的信任,怎麼是一個或齊聚能夠比的。他在登萊的兩個任務其中之一是邊練新軍,另外一個就是鑄造火炮啊,怎麼就不揚長避短了。再看毛鈺一臉的嚴肅於是問道:“你到底想說什麼?”

“登萊多頭管轄,山東巡撫、遼東巡撫都能管,現在衛所兵,等萊新軍和冬將軍混雜其中,叔你還真是要當心些啊。真要是到了時候不可為的地步千萬彆學人家愚忠啊。該撤就撤,我金塘可是缺少一個技術專家呢,隨時恭候你。”

孫元化氣笑了用手指著毛鈺罵道:“你這小子拐了孔敏行還不夠,還想打我的主意,就不怕廟太小,我給你撐破了?”

“跟你說著玩的,不過孔叔叔在舟山可是春風得意,看起來比你年輕得多,隨便走到哪裡百姓們都是會跪著歡迎他的。舟山的農田灌溉正在逐步完善,糧食產量也逐步提高,尤其是那些高產雜糧的種植麵積越來越大,孔叔叔每天都忙得到處轉卻每次見了我都說謝謝我呢。說不定真有一日你去了金塘島也會和他一樣春風得意。”

“那就拭目以待吧。對了跟你說個正事,我們幾個弟子都在尋思將老師的那些書因數一些進行推廣。大家都很忙,我看就你小子很空,到處跑,更重要的是有錢,這個任務就交給你吧。”

“這是好事,我接了,打算印刷多少,是選幾本還是全部印?”徐光啟的著作在這個時代就是百科全書,孫元化不說他也準備印刷一批放到金塘島和舟山的圖書館裡去。將來等宋應星兄弟的學校建起來這就是圖書館的鎮館之寶。

孫元化見到毛鈺不假思索就接下來這個任務自然很開心:“具體的你去問老師,我也隻是牽頭,現在這個牽頭的任務也交給你了。還有一件正事,登萊新軍準備組建水水師是真的,所以你小子彆想跑,多少支援一下等萊新軍。”

“五千兩銀子行不行?”“我要人,要船。”孫元化村不讓地盯著毛鈺。

毛鈺無奈說道:“那我先仿照皮島那樣在登州設立一個聯絡站,這些人都是我閩浙海軍的人,平日裡訓練不耽誤你們的事情,等你們有人訓練可以來聯絡站也可以跟著我們的船出海。但是人和船不能給,因為我們也不夠啊。”

孫元化滿一地點點頭,隨後笑道:“小子你這是要將大明沿海全部納入自己麾下啊。皮島、登州、舟山、大陳島、南日島,將來是不是還有金門島和瓊州啊?”

“你要是禦史我們毛家少不得滿門抄斬!”毛鈺冇好氣地迴應道。

“既然知道就低調一些。我能知道彆人也就會知道。你那皮島、大陳島、南日島完全可以畫出的啊。今後這登州也不能打著閩浙海軍的名義。”

“我聽叔的。”毛鈺當然知道孫元化是為他好,而且剛纔自己說了在登州建立聯絡點,孫元化居然冇反對,折讓毛鈺多少有點吃驚,看來有了徐家這側能關係,孫元化是真拿他毛鈺當侄女婿了。

毛鈺在登州設立聯絡點除了最重要的任務關注等萊新軍和孫元化的安全之外,也是方麵接應皮島,同時手機京城和天津以及遼西方麵的情報。

這個任務毛鈺準備交給徐夢蕾的二哥徐玉林。畢竟孫元化在登州,徐玉林不管是什麼身份也冇人去管。不過這次人手不夠,還需要等回到舟山讓徐玉林自己挑選人手。登萊自然不能有大型戰艦,隻能是福船和海滄船。主要還是以貿易掩飾身份。孫元化對於毛鈺準備讓徐玉林來登州也冇意見。至於莫愛玉說是建立一個貨站性質的聯絡點,孫元化是不相信的。不過既然毛鈺是徐光啟的孫女婿,還是大明的閩浙海軍提督。在登萊這個靠海的地方放幾艘船不算什麼了不起的大事情。

至於地方自然讓毛鈺自己挑,他和他的登萊巡撫要們的官員是不能出麵的。等萊新軍的軍官們也隻能當做不知道這事情。有了孫元化的支援,毛鈺的心思就活絡,這裡是北上皮島和天津的必經之地,自己的冒雨船隊也是需要擴大業務的,所以這裡還真是要好好準備。除了徐玉林即將率領的軍隊外,毛鈺打算讓國昌隆到登州來開設分店,這樣處理貨物貿易的掩護下,徐玉林就不那麼紮眼了。當然這是要等回去之後還好琢磨。除了登州,毛鈺當然還想去膠澳,哪裡可是一個很好的港口,等到國昌隆的實力發展求個勾之後一定要想辦法砸哪裡建設軍港和駐紮戰船。

如果孫元化知道毛鈺相中了後世的青島還要駐軍一定會大罵亂臣賊子!毛鈺既然是穿越者當然是要搶占先機,天時地利人和我都要,登州重要,青島港也很重要的。茹狗狗將來東虜與遼西開展,或者李自成從河南北上,那麼他莫愛玉在青島的部署將會起到恨到的作用。

不過想到同時在山東建設兩個軍港,還有將來的皮島和旅順,這花費讓毛鈺想想哦單獨頭疼,還是缺錢啊,最好是儘快將爭議棍啊啊滅了,將他的千萬家產占為己有。當然派兵去介休抄了八大晉商上的家也是一個支付的捷徑。

當然這些知識想想,眼瞎是保證孫元化不會受到吳橋病變的音響,同時加快控製東江的速度。當然自己還是要找機會升官才行,不然這麼多的部署一個閩浙海軍的正五品提督可是罩不住的。毛鈺現在有點後悔勸老爹毛文龍呆在家裡了。應該讓他在東江再乾幾年的,自己也好有機會啃老。

告彆孫元化之後毛鈺還珍帶著人在登州沿海考察地形,選擇建設聯絡點的地方。隨後又帶著船隊來到了青島灣,這是毛鈺給取名的,反正在他這裡他說了算。想到青島在後世的重要地位,毛鈺也是感慨時代變遷,就如現在的大明朝廷居然冇幾個人想到台灣島對大明的重要一樣。

俞谘皋對於荷蘭人占領澎湖是寸土不讓,帶著幾萬人包圍幾百人。但是卻對對麵幾萬平凡公裡的不沉航母視而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