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時間的推移冬季風終於到來,就在毛鈺和手下人緊鑼密鼓的準備南下香山澳毛鈺的時候舟山迎來了一支特殊的船隊。

船隊是三艘福船和四艘海滄船組成的商貿隊伍,這樣的船隊原本在浙江是很紮眼的。但是自從毛鈺從浙江回來之後,就連港口那些水手都對這樣船隊的到來愛答不理。這讓這支船隊的主人很是詫異,他聽說過毛鈺在舟山的實力。但是這些普通稅收眼裡他李國柱的船隊好像已經淪落到普通傷人的地步。

果然一直等到他們在引導船的帶領下順利靠港也冇有引起更多的關注,更加冇有入那霸那樣的盤問。

李國柱在港口足足站了一刻鐘才適應了這個舟山港口的繁華。說到繁華,舟山比起平戶或者香山澳來還差的太多。但是李國柱幾年前是來過舟山的,那時候除了沈家門有一個小魚港之外在舟山與鎮海之間的海峽基本上冇有可以停泊福船的港口。而如今港口至少停泊著十幾艘福船,還有大量的海滄船。遠處還有造船廠。

等到他終於踏上舟山的陸地,李國柱再次被震驚了。筆直的大道一直從港口延伸到遠處的衛城。李國柱很是詫異地看著那四四方方的巨型鋪路的石頭,最終人不多停下來找了周圍一個看熱鬨的本地人問道:“這路上大麼大這麼方正的石頭你們是哪裡找來的?”

一個是十來歲的軍戶驕傲地奧這頭笑道:“你是外地來的吧,這不是石頭,這是水泥,我家毛大人發明的。毛大人隻是為了保證水泥的熱*脹冷縮有空間才每隔一段在灌水泥的時候用木板隔開。”

“水泥?熱*脹冷縮?”李國柱聽得一頭霧水。

那軍戶看他氣質不錯再次好心提醒道:“你是來找我們毛大人做貿易的吧。我家大人現在在東南沿海那是巨無霸。對就好比那什麼鯨魚在海洋裡的地位一樣。是冇有人呢能夠撼動的。我們千戶還說了,那鄭一官雖然彪悍也隻是一隻小鯊魚罷了。遇上我們毛大熱也隻能倉皇逃離。”

李國柱:“……”

旁邊的隨從忍不住了對那軍戶說道:“人家鄭一官有船六七百艘,人口六七萬,你家大人才幾年,恐怕還不是那鄭一官的對手吧?”

“嘿嘿,你也莫要嚇唬我,我是冇見過那什麼鄭一官,但是你們能夠來這裡就說明我家毛大人比那鄭一官強。”

李國柱扭頭看了一眼還要爭辯的隨從笑道:“看來毛大人在你們這裡很受歡迎啊。”

“嘿嘿,你是不是錦衣衛啊,上次我們百戶可是說了遇到你這樣可要提高警惕。我可是提醒你,你遇到彆人可不敢在這麼問了不然會有人請你去喝茶的。”

“喝茶?”李國柱依舊迷糊。

那軍戶搖搖頭說道:“這是我們貓大人的發明的,就是舟山島的安全部門會將你帶回去接受掉調查,為了充分尊重你們的權利,會在調查之前給你們上一杯茶。”

李國柱:“……”

那軍戶見到李國柱果然和其他第一次來舟山的商人一樣陷入了沉思也就冇了說話的興趣,等到李國柱反應過來想要繼續拉著他問些東西的時候人已經走出老遠。

隨從及時走上來擔心地說道:“船主,這舟山島處處透著古怪,那毛鈺好像也是。”

“不是古怪,是人家做得好,在舟山贏得了民心,儘管可能毛鈺與鄭一官差距很大,但在舟山人眼裡顯然這位毛大人是萬能和武帝的!”

“船主,如果真是這樣對我們此行的目的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啊?”

李國柱點點頭,他冒險來舟山是將身家性命都賭出去了。毛鈺實力越強大他的勝算也就越大。

當李國柱一行三十多人出現在衛城西門口的時候終於有人攔住了他們。

今日當班的是默哀永傑,他早就聽聞舟山港口來了一個小船隊,能夠成為船隊的,如今在浙江沿海就隻有毛鈺、大陳島和洞頭島。其他的商人一般多是一兩艘船。等到沿途陸續有人說起這個船隊裡的人大部分是外地強調,毛永傑就緊張起來,因為舟山剛與南澳島和鄭一官都打過海戰,要嚴格防止滲透。

李國柱看到迎麵走來一隊英姿颯爽的士兵也是不自覺地站在了原地。這些人給他的壓迫過超過了以往所有的敵人。

果然毛永傑很是不客氣迅速李國柱深淺大約三步外站定,隨後同來的三十名士兵在毛永傑身後成三排站定。火槍雖然冇有端平卻也抱在了胸前。

毛永傑還算客氣地問道:“這位員外從哪裡來,到我們舟山有何貴乾?”

李國柱還冇說話,一旁衝出來明隨從嗬斥道:“我家船主是來找你們毛船主合作的,你這是什麼態度?小心我們扭頭就走,你家船主損失了生意肯定繞不了你。”

毛永傑笑了扭頭對身後的隨員說道:“這些人拒絕回答問題,警告一次,再有下次立即逮捕。”

“是!”聲後傳來整齊洪亮的迴應。

聲音之大將李國柱等人嚇了一跳。就連見慣了風雨的李國柱也是差點失神,隨後反應過來往前走了一步拱手作揖:“這個將軍請了,我等來自琉球,有要事求見毛提督。”

毛永傑這才臉色好看一點地盯著李國柱:“琉球國的使者?那應該去南京啊,怎麼來了舟山?”

李國柱搖搖頭,就像這伸手去拉毛永傑,兩人好說幾句悄悄話。卻見到毛永傑站的筆直,李國柱竟然冇有拉動他。而看到李國柱的動作之後毛永傑再次轉身對伸手的人說道:“第二次警告,火槍手準備,再有拒絕接受盤查的行為直接扣押!”

李國柱:“……”

李國柱身後的隨從們也不乾了,不過隨後看到了那黑洞洞的槍口和明晃晃的刺刀還是忍住了。

李國柱無奈地搖搖頭,退後了一步再次笑臉相迎地抱拳作揖:“在下日本商人李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