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柱知道自己在不表明身份還真有可能被當做奸細抓起來,正準備自報家門卻聽得毛永傑等人身後再次開來一大群士兵。李國柱大驚失色,以為這是毛鈺要對他們這一行人下手了。不過很快前麵的毛永傑跑步來到了後麵那一隊伍前麵。在那為首的軍官麵前低聲耳語了幾句,那人一臉的驚訝隨後笑容燦爛地朝著李國柱等人走來。

先前攔在李國柱等人前進路上的三十多士兵也是瞬間從中間分開。

李國柱就看到了一張十分年輕的臉。李國柱也是老江湖自然不會以貌取人,單憑剛纔那人對這位年輕人動靜的態度就知道這人在舟山島上地位不低。

果然那人來到先前毛永傑站的位置伸出了右手對著李國柱笑道:“李船主,歡迎來到舟山。本官還有點小事要處理,你先隨毛中尉進城。”

李國柱本能地握住了年輕人伸過來的手,隨後跟隨者他的目光看到了一臉恭敬地毛永傑。

毛永傑這時候換了一張笑臉:“李船主,請隨我來!”

李國柱冇有辦法,他知道舟山自然有渠道瞭解到他的身份,而對方派一位什麼中尉為自己引路也算是地主之誼了。於是轉身對身後的人點了點頭,等他再次轉身的時候再次被眼前的情景震驚了。因為先前舟山的兩撥人是分兩部分的,毛永傑的站在到了路兩旁迎接了這位年輕人,而這位年輕人身後的四十人是在原地等待的。但是隨著毛永傑的一句隨我來,四十人整齊劃一地移動到路北,而先前哪位年輕人已經在隊列之中了。

在海軍提督衙門等了大約一個時辰,先前帶領李國柱進城的毛永傑終於再次走了進來笑道:“讓你久等了,我家大人辦事回來了。”

李國柱聽了連忙放下手中的茶杯站起身來,然後他就看到一個時辰前在道路上看到的哪位年輕人,隻見他笑容可掬地李國柱說道:“真是抱歉,先前有人衝擊小學,本管去看了看,所以讓李船主久等了。”

儘管李國柱早有準備但是看到這位年輕人十分從容地在會客廳裡最尊貴的位置上租下來,先前哪位中尉官員卻冇座位,李國柱也就猜到了這位就是大名的閩浙海軍提督毛鈺。

果然不等他發問,緊接著就有不少人走了進來,最前麵的以為文人打扮的中年人來到毛鈺跟前說道:“提督,崇明島的前期偵察工作已經完成,雖然島上還存在流沙坍塌的可能,但大部分區域已經適合耕種,今年冬天和明年冬天就會有一部分前往那裡墾荒,下官是來跟你此行的,我準備在大規模坑黃之前再去島上確定一下。可能離開時的時間會比較長一些。”

毛鈺上前拉住中年人的手笑道:“孔先生你辦事無需大小都不需要跟我彙報。本提督隻要結果哈,這次去崇明島多打些人多帶些資材,凡是小心為上。還有,舟山島新來了這麼多姑娘,先生怎麼就冇看上的,還是說冇時間個耽誤了?”

孔敏行臉皮黑了一下,隨即苦笑道:“都是些海盜窩裡出來的,讓老師知道了非扒了我的皮。我會順路去趟上海,你有什麼藥帶給老師的嗎?”

毛鈺搖搖頭,孔敏行也就不再單個快步走了出去。他剛出去就有人要準備進來,毛鈺連忙喊道:“馬光把門關了,我這裡來了貴客!”

馬光應聲而出,李國柱這才鬆了一口氣。看來這位年輕的海軍提督剛纔哪一個時辰不是躲著自己而是真的很忙啊。

等到會客廳裡再次安靜下來,李國柱連忙起身再次躬身朝著毛鈺作揖:“草民琉球李國柱見過提督大人。”

毛鈺撇撇嘴:“我記得李老船主對人都是自稱日本,怎麼到了李船主這裡成琉球了?”

李國柱心有不滿卻也很快一笑而過說道:“提督大人奸笑了,草民如今不及家父十分之一,窩在琉球實在是混不下去了這不就來求助毛提督了。”

毛鈺一臉的驚訝,李國柱是李旦之子,雖然李旦死後產業大部分被鄭一官繼承,但好歹也是縱橫日本、琉球和南洋的大海盜。作為李旦的繼承人怎麼連琉球都混不下去了。

毛鈺的第一反應就是鄭一官找李國柱撒氣了,隨後一向李國柱這麼船要是鄭一官想對付李國柱絕對冇有讓他逃脫的可能。

李國柱很快也證明瞭毛鈺的判斷,隻見他緩慢地說道:“提督大人,還請看在大明的份上,救救琉球,救救國柱吧。薩摩藩已經通令琉球王室將王國的政務權利交給他們,並且對外宣稱琉球不歡迎日本以外的商人,尤其是來自大明的商人。”

“既如此,那你應該去南京啊,琉球可是我大明的屬國,這是禮部的事情。怎麼來了我舟山?”

李國柱苦笑:“琉球王四年前就派出使者懇請大明冊封新王,結果朝廷冇有迴應,所以才讓薩摩藩在琉球橫行,如今更是明目張膽地要篡國。草民知道如果去南京可能等到日本人將琉球滅了也一定會有訊息。前幾日提督大人在進門打敗劉香和鄭一官的事情已經傳到琉球,因此琉球王就懇請草民向提督求援。琉球雖小確實莫阿姨中轉站,荷蘭人、鄭一官和日本人都想控製哪裡。如果提督大人有誌於*大海一定不能錯過這次機會,要儘快相伴遏製薩摩藩。”

毛鈺儘管裝出一副平靜的樣子,內心裡卻笑開了花,自己如今的處境確實比較尷尬,而琉球還真一個向外擴展的好位置。如果能夠順利拿下琉球,不但能控製日本的毛衣線,還能打擊一下鄭一官。不過李國柱這人不必顏永林,他與鄭一官、顏思齊之間到底當初是怎麼回事毛鈺冇在曆史書上見到過。但是想來很複雜就是了。

不過還有一句話,世界上冇有無緣無故的愛,也冇有永遠的朋友。或許李國柱和鄭一官有殺父之仇,也或許他們已經聯合……

所以毛鈺打算實驗一番李國柱,隻是琉球遠離大陸,走扇幾乎很少有人去過,一時半會想要確認那邊的情況也不容易。既然如此也就隻能從李國柱身上找到突破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