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國柱是真心來尋求幫助的,他原本是想低聲下氣去北港求鄭一官的。但是毛鈺在金門島擊敗鄭一官的訊息傳到那霸之後李國柱就抱著一絲希望來了舟山,畢竟花點錢能解決的總比自己跪在仇人麵前要好一些。

所以李國柱對於毛鈺的問題知無不言,言無不儘。雖然毛鈺和他的手下人對他這一行並不是友好。

從李國柱提供的情報開看,隨著李旦和顏思齊這些打海盜的相繼去世,繼承了大部分產業的鄭一官又將重點放在了大明董娜沿海和南洋,琉球和日本海域就出現了一定的權力真空。島津家經過多次嘗試開始一次次地滲透,通過四年的努力,他們終於基本上控製了琉球。並且開始架空王室,準備威逼王室簽訂條約交出溜秋的政務權。

島津家控製了琉球之後開始在那霸建設港口,並且常住三千士兵。大量的船隻往返那霸和九州島。部分船隻則駐守那霸。

對此毛鈺是有所瞭解的,因為之前顏永林傳過來的訊息就是淡水河附近發現有日本人活動的蹤跡,想來也是島津家的實力。日本其他的大名要麼是太遠,要麼是在日本本土混戰。

李國柱當然給不出毛鈺足夠的價碼請東毛鈺全域性出動。不過考慮到鄭一官即將封鎖台灣海峽,為了海上貿易的巨大利益,毛鈺還是決定前往琉球。

在送走李國柱之後毛鈺隨即召開了舟山高層會議。考慮到目前大明東南沿海複雜的形勢毛鈺還是決定留下足夠的力量守備。其中耿仲明和孔有德留守,同時留下兩艘戰艦和兩艘運兵船以及大量的海滄船。

跟隨九艘戰艦出發的包括四艘全新的盞茶快船和十六艘福船以及十六艘海滄船。觸動總人數達到了五千。

這麼大的規模自然也瞞不住其他人,所以毛鈺下令南日島和大陳島加強防備,同時送信給福建。

由於是第一次遠航,而且是深海,毛鈺下令所有船隻多備豆子,讓雜役與夥伕在船上發豆芽吃。同時大部分福船上也在甲板上填了許多土,重傷蔬菜。

船隊中還有一塊牛皮糖,那就是威尼斯城邦的索菲亞侯爵。他的四艘武裝商船和兩艘福船也一同前往。在這位年輕漂亮的侯爵看來新航線意味著暴力。至於海盜,她不認為目前的大海上除了西班牙與荷蘭人的艦隊有誰能夠打敗毛鈺。

毛鈺從舟山出發,經過大陳島、南日島,隨後從金門島轉向東麵。

在經過釣*魚*島的時候毛鈺特意下令船隊圍著釣魚*島停船休息一天。自己則乘小船登上了釣*魚島。

包括毛鈺船隊在內的很多人不理解為什麼提督大人會多這麼一個小島嶼感興趣。大部分在海上討生活的一般考察海盜都是先看能夠建立良好的深水港和避風港,然後纔是島上是否有大量刻開坑的土地。顯然釣*魚島不具備這兩個優點。

隻有毛鈺這個穿越者知道自己為什麼對釣魚*島情有獨鐘,其實爽快答應李國柱出兵也是某種情結在作怪。

因為毛鈺船隊都是大船,海滄船除了必要的糧食和淡水就隻有武裝大炮。所以整個船隊一直很順利。

一直到快接近那霸的時候才碰到了一支小規模的船隊。這裡當然不會有琉球和日本的官船,所以一律認定為海盜。隻是這些海盜在看清楚毛鈺船隊規模之後瞬間四散而逃。毛鈺並冇有將這個插曲放在心上。隨後幾天每天都會有小股的海盜接近然後逃跑。

這樣又走了兩天,船隊的前方出現了一支大約三十艘船的海盜。李國柱十分肯定地指出來這就是島津家長期停泊在那霸的船隊。而兩翼的偵察快船葉寒快傳回來訊息,在毛鈺船隊的北麵和南麵分彆有船隊在迅速靠近。毛鈺當然知道這肯定是島津家的船。

根據部署,兩個縱隊很快出現在最前方。由於戰船數量有限,毛鈺選擇了六艘戰艦為一縱隊,另外三艘帶領索菲亞的四艘武裝商船為一個縱隊擺在整個船隊這最前麵。福船和海滄船互相結對排開。李國柱的船隊則被安排在毛鈺船隊的南方極力之外。

不是毛鈺不相信李國柱,隻是如今敵我雙方即將大戰,毛鈺不希望有意外。李國柱船隊實力有限,他最大的能量就是突然出現在島津家船隊的側後方攪亂敵人。

等到毛鈺船隊擺開,正麵島津的船也到了四五裡之外,然後兩翼的船隻也迅速地衝上來對毛鈺船隊形成了正麵阻截和半包圍。

不用瞭望手報告,毛鈺在千裡眼就能清楚地看到島津船隊的實力。中間至少有六艘福船,剩下十幾艘與大明海滄船差不多的船,更多的是和蒼山船差不多的倭船,還有不少更小的船。這樣的組合毛鈺在長江上遇到過,那一次倭寇選擇了投降。

毛鈺很好奇到金價是怎麼將那些和鳥船差不多的破爛玩意從遙遠的九州開到琉球的。

島津正宏當然不知道毛鈺如何看待他和島津家。在前幾日收到情報知道有大明的大船前來那霸的時候他就做了精密部署,如今三麵合圍,島津正宏令旗揮動,他想的是用絕對的數量優勢一舉擊潰毛鈺船隊和李國柱。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當兩個戰艦縱隊出現在島津正宏正麵的時候他還很是的一,認為敵人此舉純粹就是送菜的。因為毛鈺完全冇有集中大船發貨優勢,而是排出如此單薄的船陣,他覺得自己根本不需要三麵合圍就能迅速將這些大船困住。等到近戰,他對日本武士十分自信!島津正宏似乎看到了大量的大船在向他招手。

但是殘酷的事實很快將島津正宏驚醒,戰艦上的重炮不斷地向他的船隻傾瀉這炮彈。然後好不容易有小船衝到戰艦附近不是被戰艦無情地撞擊裂開就是被火槍與弓箭手清空甲板。阻擋戰艦縱隊已經成為了奢望,更何況是圍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