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鈺當然知道三人的心思,於是接著說道:“我會在那霸駐軍,一直到幫助琉球建立一支足以應對一般海盜的艦隊。當然花費也肯定不小,所以三位還是要有足夠的思想準備。”

三人連連點頭,他們知道島津正宏為了組建船隊的花費大概數字,也知道島津正宏為了儘快在琉球站穩腳跟是如何用銀錢開賄賂琉球官員的。琉球是國小民寡,毛鈺看不上也正常,但正是這樣要承擔龐大的艦隊組建費用以及日常開銷也是很困難的。

毛鈺無奈隻好繼續說:“如果王室經費方麵有困難,可以用貿易收益做抵押。具體就是我幫助你們建造戰船、訓練海軍,那幫港口的貿易收益歸我,具體年限可以根據艦隊規模商量。另外艦隊建成之前我在那霸的駐軍開銷需要你們提供。等你們自己的艦隊建成後我們向你們支付相應的場地租金。”

三人安靜地聽著,老丞相和琉球王不斷地交換顏色。和毛鈺做攝政王比起來,隻需要支付毛鈺船隊在那霸駐軍的費用以及讓出港口貿易的收益,顯然琉球王室方麵是願意的。但老丞相人老成精,他在仔細盤算著得失,最後似乎下定了決心,站出來問道:“我們需要出讓多少年的港口貿易權?每年如何折算?”

“最少三十年,三十年內琉球部的建造其他類似功能的港口。港口收益按照每年五萬兩白銀計算。”

“那大人的駐軍年限如何計算?”

“隻要大明和琉球還存在外交關係,我就會選擇在那霸駐軍,需要商量隻是駐軍的規模和費用承擔問題。”

“也就說大人打算自此永久駐軍?”

“你可以怎麼認為,因為至少很長一段時間內,琉球不是日本甚至不是大明東南沿海那些海盜的對手。駐軍是為了保護航向,同時也保護琉球王室安全。”

毛鈺並不反對老丞相的斤斤計較和前後不一。既然是某國之臣,自然要為國家的千秋萬代計算。即便如此老傢夥也是無法和毛鈺一樣瞭解即將興起海上貿易會給那霸帶來多少的收益,也無法明白那霸在東亞貿易和軍事上的重要地位。彆說琉球還會在前期支付部分駐軍費用,就算全部由自己承擔他也是要堅持在那霸駐軍的。

隻是這樣的對話看的琉球王父子倆膽戰心驚。生怕毛鈺一個不高興掀桌子。看到父子倆如此,一老一少兩個狐狸心情都恩複雜。但談判還要繼續,老丞相看了一眼年輕的提督大人繼續問道:“不知道大人要替琉球建造一支怎樣的艦隊?花費如何?”

毛鈺看了看琉球王笑道:“這個就要看嶽父大人能夠承擔多少海軍消耗了。目前舟山的造船廠生產能力已經上來,像島津正宏那樣的規模三年時間足以。如果小一點,走精兵路線,造船兩年狗了海訓也大概差不多這麼長時間。三四年後,那霸將擁有一支組應付兩三千人海盜奇襲的艦隊。當然如果這期間發生戰爭就一切不好說。”

老丞相點點頭表示理解,接著又問道:“那大人還有其他要求嗎?”

“有!為了卻把港口貿易順利和航路安全我會不斷向那霸移民。每年不少於一千人,至少要連續五年。”

老丞相先是皺眉,隨後舒展開來,顯然毛鈺移民五千到那霸還在他的承受範圍。當然雙方偶讀清楚,真正實施起來,就算有白紙黑字,毛鈺也不一定會遵守。

一老一少就這樣一問一答地談判了將近兩個時辰,毛鈺十分滿意地進入了自己的洞房。老丞相也無奈地探口氣走了出去。

剩下琉球王父子倆四目相對,這兩個時辰是最難煎熬的,王太子心情最為複雜,雖然一開始毛鈺的表態就讓他的王位繼承權失而複得。但是看著老丞相滿臉憂色地發言,這位年輕的王太子也知道自己的國家必定會為暫時的安寧付出太多。反而是琉球王看得開,他笑著安慰自己的兒子:“如果不是毛大人率領船隊前來,你我父子怕是很快就會沉底淪為島津正宏的傀儡。琉球國小民寡,人家唯一嫩看上的也就是港口貿易了。他來之前是島津正宏,島津來之前那霸幾乎冇有什麼外來商船長期停留。寡人看毛鈺那信誓旦旦的樣子,那霸的繁華將會超出你我的想想。到時候那霸就像是財富的海洋,總是會有一部分流向王城。

若不是琉球遠離大明本土,毛鈺說不定就會留下來做國王,到時候你我父子可能會有善終,但肯定從此淪為凡夫俗子。而現在就算莫愛玉返回最起碼也能保證你我父子如日本天皇那幫能夠長享富貴榮華。”

王太子年輕當然不甘心,當然更多的是擔心於是問道:“父王,那毛鈺準備大量移民,我琉球到時候……”

“你我的祖輩還不是從大陸那邊來的,不用擔心這些問題。能夠遠離故土前來這裡的想必也是在當地混不下去的災民,到了這裡隻要我琉球王室對他們稍微時加一點恩惠相信他們也不會鬨。”

王太子似乎還想說什麼,不過想到此前父親為了保住王室寧願讓毛鈺的兒子來繼承王位。和現在毛鈺的條件比起來無疑是對她有利的。所以也就忍住了。看到自己的兒子如此,琉球王歎了一口氣,他雖然出身王室,但也知道大明有多大,就連日本的一個九州島也是要比琉球打出太多。整個琉球能戰治病怕也不過和島津家之前在那霸的人數相當,完全不是毛鈺現在船隊的對手,能雄起那個男人願意跪下?現在很明顯琉球已經成為了南洋到日本貿易航線的重要中轉站,如果自己和王室不選擇一個強大的靠山下場就可能是和那霸一起消失在這個世界上。

琉球王當然知道貿易港口被人控製以及毛鈺不斷移民的後果,但是之前的島津正宏也冇想過給他們王室留活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