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你為何不同意父王的提議,這樣將來我們的孩子也就是琉球王了。”尚雪終於還是忍不住問出了藏在心中的話。女孩子變成女人,私心自然就放到了自己的男人和孩子身上。在尚雪看來自己在毛家的地位肯定不如杭州那兩妻一妾,將來毛鈺還有可能會有更多的女人。如果自己的孩子能夠成為琉球國的繼承人,母憑子貴,至少她不會被人甩到身後很遠。

“這樣對你父王不太好吧,搶了他的女兒還要搶他兒子的王位,誰知道他那天想不開會不會在飯菜裡放點特彆的東西,我可不想不明不白地就這樣掛了。”

尚雪冷一會,隨即明白毛鈺是在戲耍自己於是伸手在毛鈺胸口砸了一拳說道:“父王若是那幫人物,那島津正宏也不如那麼囂張了。我父王也是彆逼無奈將女兒嫁給你這個無賴,還要將霸榜剛的控製權叫出來,哎,這正是可憐人啊。夫君,你今後可不能再欺負父王和王兄了。”

“都一家人了自然有肉大家一起吃,有酒一起喝。公主殿下你就放心吧。你要操心的應該不是這些,而是有冇有新姿勢咱們來嘗試一番。”

尚雪:“……”

“你要是不會新的姿勢啊,我這裡倒是從書上麵看來幾種,要不要現在就嘗試一番?”

“夫君儘胡說,哪本書上能說這些?”

“你看你還不相信為夫。真是書上看來的,那本書叫做什麼一百零八式來這,為夫也記不全了那一百零八種姿勢了,隻記得什麼虎踞龍盤、老漢推車、倒掛金鉤……嗯,咱們這幾天就一個個體驗一下吧。”

尚雪:“……”上學時徹底無語了,自己的男人優秀是全方位了,流傳了幾百年的琉球王室也隻聽說過十八式,這位倒好,一張嘴就是一百零八……想來自己以前純粹就是浪費時間,跟著這位玩就是了,根本不用動腦筋。不過尚雪可不想這麼快讓毛鈺失去新鮮感,所以她段軟拒絕了毛鈺白日宣*淫的想法,而是轉而踢了另外一個嚴肅的話題。

“夫君,等我們的孩子將來長大了能不能經常帶著我們娘倆來那霸。還有……還有將來能不能讓我們的孩兒擁有一支艦隊並且掌管那霸?”

毛鈺想了想笑道:“剛從女孩變成女人就想著孩子長大後的事情了,真是不知羞啊。這事情為父也說不好,將來,將來的事情將來再說,你若是一臉幾個女娃娃生下來如何掌管那霸?”

尚雪:“……”

“好啦,那霸建設好,每年從杭州到那霸都會有商船來往,你要是想回來隨時可以乘船出發的。不用操心這些,要是捨不得你父王和母後就讓他們將王位傳給你王兄,你帶著兩位老人去杭州就是。”

尚雪點點頭,這確實是一個好辦法,如今的琉球王室到了大明能過上中等人家的生活就不錯了,有冒雨在然是富足不用愁。

接下來的幾天毛鈺自然足不出戶地和公主體驗各種姿勢帶來的快樂。公主尚雪不愧是出自王宮,很顯然被人訓練過,對於各種大膽的姿勢是來者不拒。毛鈺一個後世人自然在這方麵的見識超過了整個世界的宮廷密藏。隻是公主到底年輕,很多時候是床上開心,下了床就寸步難行,氣得咬牙跺腳對著毛鈺直翻白眼,發誓再也不玩了新姿勢了,可是等到了晚上又經不住毛鈺軟磨硬泡,也忍不住呢新的那份好奇和對刺激的嚮往。往往是兩人筋疲力儘才各自睡去。

當然夫妻倆也不是每天日夜除了這件事啥也不乾,相反因為兩人都是年輕人,公主尚雪對於那霸意外的世界也很好奇。於是毛鈺做起了講解員,將大明和目前整個大航海時代的形勢給尚雪講了講。聽得尚雪兩隻眼睛裡全是星星,除了崇拜自己的男人還是崇拜。

當然崇拜之外就是驕傲與不捨。和每一個新婚女子一樣,現在的公主尚雪與駙馬毛鈺簡直就是如膠似漆。

而在談到大明東南沿海的海盜力量的時候尚雪更是傻眼了,難怪自己的男人不願意做琉球的攝政王,也不願意自己的兒子繼承琉球王位。和那些動則幾百條船幾萬人蔘戰的打海盜比起來,琉球真是不值一提。難怪島津正宏明明有機會逃脫卻選擇了投降。

不過這也讓尚雪終於下定決心要跟隨毛鈺縱橫四海,而不是蝸居在那霸。她先前很討厭漂亮的威尼斯承辦女侯爵索菲亞,因為這個女人明顯對自己的男人有野心。現在尚雪非常羨慕索菲亞能夠帶著船隊縱橫大海,關鍵還能時刻在毛鈺身旁。索菲亞簡直就是尚雪的偶像,因此這段時間尚雪也一改過往處處針對索菲亞的態度,而是親熱地將索菲亞邀請到王宮裡做客,向他瞭解一些海上航行的事情,虛心地做起了一名學生。

不過毛鈺最後還是希望尚雪在耐心一點,先在那霸住上幾年幫助毛鈺建立起從南日島到那霸到日本的航線。對此尚雪隻能點頭答應,並且要求毛鈺每年至少來一次那霸,並且一旦航線成熟她就要跟著回杭州。最為交換條件,尚雪不能在十八歲之前懷孕,聽說不能搶在其他女人之前,尚雪是有點失望的,但聽毛鈺說他所有的女人都有同樣的要求,而且是為了女人好自然也就不糾結了。

當然這些是夫妻兩人之間的秘密協定,一般人無從得知,對琉球王室的說法是為了照顧公主的身體,暫時不適宜長期海上顛簸。

看到毛鈺與公主日夜如此,最開心的莫過於琉球王室中人了。看來國王的這一招是徹底綁住了毛鈺。隻要毛鈺喜歡公主自然就肯出力氣幫助琉球。

所以王室在處理那些之前與島津正宏暗通款曲的人來也毫不手軟,有本事你去搞贏我家女婿再說。

對此那些原本中立的家族或者百姓也隻好見風使舵,紛紛對王室表達自己的忠心,最好的辦法自然是捐獻。而那些遠離那霸的小島嶼也紛紛表態堅決擁護琉球王室的統治,按時納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