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eefe23a5c49e8538bdcc8c09389e51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這些天許多人並冇有毛鈺那麼爽,而是非常辛苦地乾活,這包括毛鈺船隊的大部分成員,他們兵分兩路,一路幫助王室清理陸地上的威脅以及測繪地圖,另外一路則開著船在外海境界同時對那把附近的水文進行詳細的勘測和記錄。

當然最著急的還是安歇被島津正宏選派出來往九州島和淡水河送信的日本人。他們需要在毛鈺改變主意將島津正宏弄死之前完成毛鈺的條件。

前往九州島的自然是要將溜秋的事情告訴島津家家主,讓他們準備好錢財來贖人和船,毛鈺當然不會將島津正宏的全部船隻放回去,他承諾的是到金價拿出十萬兩白銀,毛鈺放回島津正宏和他的不分手下。之所以說是部分,那些在之前的公審中北琉球百姓和官員指認犯下累累罪行的自然要交給琉球王室處理。另外一些琉球人或者明人後裔自然要給他們一個重新選擇的機會。

船隻毛鈺也隻打算歸還島津正宏三分之一,另外但分之一作為琉球國海軍的及處理量負責那霸以及附近海域的巡邏。另外幾艘大船自然是跟著毛鈺回杭,其他的船隻毛鈺則準備派遣到淡水河去。日本人已經在那裡活動許久,多出現十幾條倭船,西班牙人和鄭一官也不會引起重視。

最先回來的自然被派往淡水河的人,取得時候是幾艘船,回來的時候增加了十幾艘,這些已經是淡水河駐守日本人的一半力量,他們接到島津正宏的命令後毫不含糊地直接開著船來到了那霸。接下來就在李國柱的陪同下,毛鈺需安排人手進駐淡水河與那裡剩下的日本人交接。

讓毛鈺意外的是,島津家對於島津正宏的戰敗並冇有氣急敗壞,冇有叫囂要滅掉大明之類,也冇要將島津正宏處死,而是派遣出家族剩下幾乎所有的船隻裝載著大量的金銀和硫磺來到了那霸。最讓毛鈺驚擾的是島津家家主島津義弘親自來了,見麵之後並冇有追究毛鈺攻打島津正宏的事情,而是虛心認錯,並且希望與毛鈺建立長期合作,到金價這次按照那霸市場價上浮三成全部收購毛鈺帶來的貨物。

這就是格局,毛鈺也很是驚訝,都說日本矮子格局小,這島津義弘偏居一隅確實委屈了。

於是兩個當家人又開始了密室會談。島津義弘確實是帶著誠意來的,首先日本需要大明的生絲、茶葉、瓷器乃至銅錢,日本也有毛鈺想要的銀子和硫磺,石見山的銀礦正是大量開采的階段,可以說日本人不缺銀子!

毛鈺能夠一戰擊敗準備充分的島津正宏,島津家自然就看到了毛鈺的實力。關鍵是毛鈺身後站著強大的大明,當年不可一世的馮成秀吉就是死在征伐朝*鮮*的路上。不是因為朝*鮮多麼厲害,而是他們背後的大明稍微觸動一些力量就能滅掉日本。

以前大明和日本是隔海相望,現在既然毛鈺來到了琉球,那麼當年的汪直和李旦就是毛鈺仿效對象,不同的是前兩者都是海盜出身,而且冇有西洋戰艦。而毛鈺是海軍提督,擁有的戰艦恐怕比荷蘭人還要多。這個時候到金價如果堅持和毛鈺對抗,結果就是海上力量徹底被毛鈺消滅,航線被中斷,港口被封鎖。然後陸地上被對手蠶食,最終退出爭霸九州乃至日本的行列。

當然最讓島津家動心的就是毛鈺的官方身份,今後如果莫愛玉前往九州島毛鈺,有誰敢亂來,島津家就可以知會德川幕府,這人惹了大明的海軍提督,你們不處理好就等著大明的報複,為了穩住大明,我島津家吃點虧,現在陸地上教訓一下這些傢夥。

雙方談判的結果就是毛鈺幫助到金價完全控製九州島,驅逐包括黑水家、大友家等在內的許多擁護德川幕府的大名。

到金價負責幫忙聯絡全日本願意支援天皇腹壁的大名。同時雙方出資建設鹿兒島和平戶港,到金價允許毛鈺在九州島駐軍,但駐軍數量不能超過島津家軍力的一半。到金價允許毛鈺船隊在九州島自由貿易,同樣那霸港允許島津家船隻自由貿易。

至於淡水就按照毛鈺之前和島津正宏商量的,直接移交,但今後允許日本商船靠港補給。

對於能和島津家達成這樣的協議,毛鈺從舟山出發的是完全冇有想到,他認為想要成功建立從浙江到日本的航向必須要打幾張,徹底征服日本當地的水軍才行。看來到金價在日本混的也不舒服。現在海外基地被人端了居然不氣惱耗能合作,這份魄力讓毛鈺同樣也開始警惕,看來在那霸建設港口的時候也不能什麼都往這裡送,要防止日本人偷師。

當然島津義弘最後提出來要將自己的妹妹嫁給毛鈺的時候,毛鈺猶豫了,說實話還是後世人的心裡在作怪,鄭一官就冇有這種心理負擔。他毛鈺是去禍害日本的,所謂支援天皇腹壁維護大明與日本的友好關係純粹是放屁。不過毛鈺也滅說死,隻是說自己家的女人夠多了,等將來到了九州雙方再商量,其實毛鈺是想著,等將來見到了島津家的妹子,看看漂亮不漂亮,漂亮的話就直接上了,至於要不要娶回家就看島津家的妹子溫柔不溫柔了。這些是毛鈺內心真實的想法,他想著不光是自己,自己船隊的所有人都可以將來條件成熟了去日本禍害女子,也可以降日本女子帶回家。畢竟在大明能夠當海員的多半是窮苦出身,能有個溫柔的女子照顧也是不錯的,哪裡還有資格挑選國籍。但是前提是不能讓日本女人當家左右了自己船隊的發展。那些願意跟著自己在日本鬨事的大名都可以送幾個日本女子過來,但是無一例外將來是不可能得到名分的。但是島津家的除外,因為毛鈺很長一段時還需要仰仗島津家,這樣才能更快地乾預日本,掠奪銀礦和硫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