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95324ab41b0076968649e2b34f0882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紫禁城,自從袁崇煥被處決之後安靜了許久。最近朝堂上又開始氣風雲了。這次的焦點不是韃子也不是東虜,而是大明的東南沿海。

英明神武的皇帝和鞠躬儘瘁的東林君子們終於在大量的奏章提醒中想起來大明東南沿海並不平靜,有海盜敢與朝廷水師兵戎相見。雖然南居易和俞谘皋的奏章使用了春秋筆法,但那些老政客們還是看到了大量的破綻以及海盜的威脅。

率先發難的自然還是禦史,幾個活躍的禦史先是上彈章指責福建巡撫南居易無能,導致民不聊生,大量災民投奔海盜。並且放縱海盜自擾地方,從俺熬到到廈門十幾個府縣被洗劫。

更有甚者將今年福建大旱,西部山區出現大量災民的責任全部推給南居易。總之南居易罪責深重,自然也就不適合繼續擔任福建巡撫。

就在東林黨人開始物色福建巡撫合適人選的時候,禦史們又將苗頭對準了福建總兵俞谘皋。按說俞谘皋是醬門世家,輕易不會換人。但是福建這些年的海戰幾乎冇有像樣的戰績。先是幾萬人圍攻澎湖幾百荷蘭人,最後平局收場,這一次俞谘皋雖然在奏章中說了俘虜海盜兩千餘人,但是繳獲船隻和物資非常有限。那些讀書人也並非全部是傻子,聰明人早就從各種渠道瞭解了諸彩佬、劉香、鄭一官以及楊六、許心素等李旦手下的實力。

由於福建水師和這些大海盜之間存在明顯的實力差距,所以他們第一時間想到了毛鈺的作用,他們當然不是準備推毛鈺,而是準備為下一任的福建巡撫掃清障礙。

東林黨人推選出來比較合適的人選是熊文燦,熊文燦在拜會了東林大佬之後提出了招安鄭一官的大膽想法。熊文燦給出的條件是加封鄭一官為福建總兵。

不過一些穩重的東林君子認為必須先觀察一段時間,一開始應該以泉州參將比較合適,最多也不能超過副將。而為了掃清招安的障礙,南居易和俞谘皋必須同時去職。

同樣因為鄭一官的主要力量為海盜,因此閩浙海軍提督毛鈺也被牽連進來。最後有人提議,應該在福建和浙江單獨設立水師或者海軍,毛鈺的閩浙海軍提督名不副實也阻礙了福建總兵的統一調度。皇帝朱由檢采納了大臣們的意見,將毛鈺的閩浙海軍提督改為浙江海軍提督,職權上實際等同於浙江水師提督了。隻不過還是文官序列。

當然招安海盜的事情,朝廷是不能直接出麵的,所以禦史們加大了彈劾南居易和俞谘皋的力度。兩人迫於壓力先後請辭。讓人心寒的是年輕的皇帝一律找準,且連最基本的恩撫和轉任程式都冇有,這兩位無奈之下隻得直接回鄉養老了。

春風得意的熊文燦走馬上任,更改浙江海軍衙門的聖旨也在毛鈺抵達舟山之前送到了杭州。一些自認為聰明的人覺得自己好像抓住了什麼正蠢*蠢欲*動,毛鈺卻帶著船隊回來了。

聽聞南居易和俞谘皋先後驅職熊文燦接任福建巡撫,毛鈺知道自己的舒坦日子差不多結束了,隨後現實派人送琉球使者前往京城,原本直接到南京就可以了,但是毛鈺知道哪些讀書人的尿性,說不定過上半年琉球使者求見的訊息都傳不到皇上哪兒。

第二件事就是選派駐守那霸和淡水河的人選。由於這兩個地方都遠離舟山,隨時都可能麵臨其他勢力的侵擾,所以必須有豐富海戰經驗的戰將坐鎮,同時兩地也即將開展大規模的基礎建設,需要一定數量文職人員。

最終毛鈺選定達代應為那霸支隊首領,徐玉林、毛錚為輔,轄戰艦三艘、福船五艘、海滄船十艘和俘虜的日本船十艘。支隊2400人負責那霸港口的建設、接納移民和駐守以及開辟從那霸到平湖和鹿兒島的貿易航線。

淡水河這邊的任務主要是陸地擴張,所以毛鈺選擇了毛永傑帶領兩個海軍陸戰營,沈健農帶領一個商船隊配合,文驍負責接納移民。淡水支隊共派遣福船六艘,海滄船十艘,偵察快船兩艘以及其俘虜的日本船十五艘,支隊人選達到2700人。主要任務就是在淡水河根據日本人活動的區域選擇合適的位置修建城堡和港口,請教當地土著和外來流寇,依托城堡大量移民開墾荒地。這支隊伍如果在海上遇到鄭一官的主力自然是打不過的,好在他們活動的區域以前是日本人,而且地處台灣西北部,在北港和西班牙人的活動區域中間,隻要行動隱秘一些平時多用日本船偽裝,悄悄第弄一個城堡出來不是難事。隻要城堡和炮台建設好就不用擔心鄭一官,至於荷蘭人和西班牙人如果用戰艦來攻擊,舟山前往支援是來得及的。

這兩支隊伍排出去之後,舟山空出來一半,毛鈺隨後下令曾立剛在南日島加大招募災民的速度和規模。無論是那霸港還是淡水港的建設都需要大量的人手。如今金塘島和舟山的人暫時不能動。

另外眼下抽調出去的人手必須馬上補充,尤其是兩個陸戰營。毛鈺從舟山衛挑選了一些人,讓葉流雲和鄭雲峰兩人暫時擔任營官,整個陸戰營則交由孔有德、毛友俊負責。兩人的軍銜也從上尉升級少校與達代應、毛永傑、尚可喜、耿仲明等人一樣。

舟山和金塘島同樣成立了支隊,其中耿仲明帶領的多是海滄船和偵察船,負責整個舟山大小島嶼的巡邏。同時這個支隊也是明麵上對朝廷負責的浙江海軍。如果那一日朝廷懂了歪心思接受的將會是以鳥船、蒼山船等為主靈活的小船,當然這些小船海軍衙門賬麵上是打著欠條的,是毛鈺問當地的商家借來的。

毛鈺的狠心戰力自然還是歸尚可喜、毛安等人統領,毛鈺六灶杭州或者舟山的時候這些戰艦停泊在金塘島東北方向隱秘港口,一起停泊在這裡的還有四艘武裝福船,兩艘運兵船和八艘武裝海滄船。

剩下的福船大部分是用於貿易,海滄船則往來各府縣運輸糧草和收集、分散商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