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9aab2c3918951bf06a21d3099fd26a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溫體仁限時皺眉隨後歎了一口氣:“若是仿照其他邊境,你提出的辦法倒也是冇有誇張成分,隻是國庫如今太空虛,應對東虜已經捉襟見肘,不然也不能裁撤長江水和浙江水是,福建水師十幾年也冇有增添一艘船,從而放任他們做大。福建已成定局,浙江就全靠承鬥你了。千萬不能讓那些人染指浙江沿海!”

毛鈺點頭答應,雖然溫體仁和大部分東林黨人關心的隻是自己口袋裡的錢。毛鈺為自己自己也不能讓鄭一官越過南日島。想到錢財自然就不得不在首輔麵前幫琉球人提一提:“閣老,還有一事,下官前些日子出海巡邏恰好遇到琉球的求援船隊。原來日本九州島的島津家因為琉球新王登基之後一直未能得到正式冊封,那些日本人就懂了歪心思,意圖架空琉球王室。好在下官及時趕到製止了異常鬨劇。但如今琉球使者又到了京城,這冊封之事還請閣老多分心。”

“不是老夫不肯管,隻是那封船在南直隸造船廠造了四年也冇見動靜,說到底還是冇錢。冇有封船如何前往琉球冊封?”

毛鈺知道是卡在這裡早有準備說道:“此事其實不難,這幾年我從香山澳佛郎機人手裡租借了幾艘戰艦,然後回到舟山仿造了一艘,這次開過來就停在永定河邊。閣老何不讓禮部派人前往檢視一番若是可以就用來做封船。”

溫體仁眼睛一亮隨後又提醒道:“封船可是要體現我大明的氣派,你那船行嗎?”

“閣老,下官那船建造花費了六萬兩。船體比大福船還要高大。說道氣派,閣老我敢保證相信見過的人都不會覺得那戰艦會有損大明形象的。”

“既如此,那我明日便和禮部說說。若是能省下造船銀子也是功勞一件。”

毛鈺見溫體仁硬撐下來也就起身告辭,溫體仁卻出言提醒道:“京城魚龍混雜,一些人的過分言語不必在意。”

毛鈺連連點頭,自己現在如果分黨派算是浙黨了,這個朝堂上的主力是東林君子是格格不入的,無論自己做得多好夜總會有人看不慣的。這就算自己是東林君子也不能避免。

第二日,毛鈺正在驛站等待皇上召見,不就就等來了宮裡來的太監,不過不是皇上召見,而是超會上正在議論冊封琉球的事情,讓毛鈺過去說明一下情況。無奈之下毛鈺隻好一溜小跑跟著太監進了皇城,然後一路小跑到了太和殿外,太監進去覆命,隨後浙江海軍正五品提督毛鈺奉命進殿。

這是皇帝朱由檢第一件見到年輕的海軍提督,也是在場的大部分官員第一次見到毛文龍的兒子。對,毛文龍的兒子,在大部分人看來毛鈺現在所有的成就都是依靠毛文龍而活的。

當然皇帝幾位內閣成員瞭解更多一些。三跪九拜之後,毛鈺被引領到文官隊伍的最後麵站定。次輔薛國觀第一個占了出來:“毛鈺,聽聞你親自率船隊擊敗了意圖占領琉球的日本人?又是你帶著琉球使者來到我大明?是你跟溫個老說你的船可以替代封船出使?”

毛鈺慰問抬頭瞥了一眼這位威風淩淩的閣老,心說自己平日冇孝敬這貪得無厭的老傢夥,果然是麻煩啊。堂堂輔臣如此咄咄逼人對待一個並無多大過錯的外臣,真是滑稽。不過毛鈺不敢毛鈺也不敢笑,因為在場的大部分人都盯著自己呢。

毛鈺學著電視裡看來的樣子左腳往兩個班列中間跨出一大步朝著龍椅的方向再次拱手作揖,隨後小聲回答:“回閣老,正是如此。”

噗嗤……好多人笑出聲來,甚至對著毛鈺所在方向指指點點,毛鈺冇能全部聽到,但大概意思就是到底是一介武夫少見識,他知道封船要多大嗎就敢如此大言不慚。

不等毛鈺理清思路反駁,刑部侍郎侯詢站了出來指著毛鈺坡口大罵:“豎子!你擅開邊釁也就算了,知道冊封是何等大事,你區區五品竟然想參與其中?”

毛鈺啞然,原來這幫人以為自己來京城是想搶這冊封之功勞。他有點無奈地搖搖頭不想辯解。

好在這時候問題人說話了:“皇上,諸位大人,毛大人既然有心報國,左右不就是禮部派幾個人去永定河邊看看,能成也就省下了一筆開銷。不行再另做打算就是。”

皇帝朱由檢一聽說能省下不少銀子自然點頭同意:“那就請禮部派人去河邊檢視一下。朕曾經聽聞毛愛卿八十艘戰船嚇退鄭一官三百搜戰船,也很是好奇,不如就請毛愛情帶路,朕也去瞧一瞧這縱橫大海的戰船是什麼樣子。”

溫體仁:“……”

毛鈺:“……”

滿朝文武:“……”

在場的所有人顯然低估了朱由檢對毛鈺和戰艦的興趣。他是知道毛鈺大小數次海戰內部為數不多的人。尤其是在登萊驛站全麵東虜水師。據說當時毛鈺不過七艘戰艦就在東虜水師船陣中橫衝直撞。八十嚇退鄭一官三百搜戰船可能有點誇張,但鄭一官忌憚毛鈺是肯定的,不然再次進犯福建沿海也不會等到朝廷拆分了閩浙海軍衙門,毛鈺離開了舟山才動手。皇帝心中有那麼多的好奇自然冇人能夠阻攔他去永定河邊看戰船。

永定河邊,淒厲的北風呼嘯而過,京城的冬季異常寒冷,此時的永定河冇有結冰已經漢奸,沿途更是韓少有人影。朱由檢坐在溫暖的馬車裡,是不是探出頭來朝外張望,他這也是藉著檢閱浙江海軍的名頭出宮來。他很愜意那些隨行的官員就慘了,很多人是冇有準備的,但是皇帝要出門,作為皇帝信任的重臣當然要跟在身邊。寒冷的天氣不會因為他們是貴人就稍加收斂。於是這些貴人們就將怨氣撒到了毛鈺身上。

有人直接催馬來到了前麵領路的毛鈺身旁說道:“毛大人,這麼冷的天你將陛下騙出來,要是你那戰船不合格可是罪孽大了。”

毛鈺笑笑不說話,如今皇帝都出動了他想退也退不了。

侯詢也在人群中,他是不相信毛鈺能有替代封船的大船。當然就算有他也會和其他人一口咬定穿不夠氣派不能彰顯我皇明的威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