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a6edf2f259c11e606ea3ab79fbc1ce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不過也有人期待毛鈺的船能夠派上用場,那就是禮部的一幫人。因為封船冇造出來所以四年冇有前往琉球冊封,這是在以往很少,但因為東虜優勢也能說得過去。但是現在琉球使者又來了,還帶了日本想染指琉球的訊息。如果因為禮部遲遲造不出封船將琉球推向日本這就不是小事情了。最好毛鈺的穿能用,還最好派莫愛玉去,這樣安全、快捷又實惠。

眾人各懷心思朝著永定河碼頭趕路,隻是很快就有人對著碼頭方向想指指點點,眼尖的人已經看到停靠在哪裡的舟山號。

舟山號高大的船體在那些漕運船中猶如大象站在綿羊群。兩端好幾層的船口讓人懷疑這是固定大酒樓而不是可移動的船隻。隨著距離的接近,人群中的議論聲也逐漸打起來。朱由檢也從議論聲中得知看到了毛鈺的船,掀開簾子看了看,果然看到了幾裡外的大船。朱由檢心中歡喜,這麼大的船應該夠格了。

侯詢等人的臉色自然不好看,他們擔心的是毛鈺如果再接了出使琉球的任務,回來估計就是正四品了。二十歲的正四品,還是文官!能不讓人羨慕嫉妒恨嗎?

先前在太和殿咄咄逼人的薛國觀也有點尷尬,他和毛鈺冇有直接利益衝突,隻是單純覺得毛鈺升官太快,孝敬不夠,想為難一二。當然還有個原因毛鈺是溫體仁的人。現在看這架勢毛鈺的船是足夠大了。幾個人心思一樣的人慢慢聚攏在一起,似乎要商量一下等下如何下台。

很快前麵開道的京營禁軍聽了下來開始驅趕港口圍觀的少量百姓。然後文武百官下馬下轎站立兩旁等待皇上的馬車。毛鈺第一個來到碼頭對著舟山號分付一番,很快整個舟山號也動了起來。

朱由檢從馬車上下來,淩冽的寒風讓他好一陣抖索,不過當看到高大的舟山號的時候心情頓時就興奮起來,也不覺得冷了。不過溫體仁和薛國觀等人就犯了難,看著和城牆差不多高的舟山號,他們能想到的就是從上麵吊一個籃筐下來,將皇帝裝進去,然後上麵的人拉動繩索將籃筐吊上去。在戰爭狀態下,很多通訊都是這樣進行的。但是現在要上去的是皇帝啊。當著滿朝文武的麵被裝進籃筐在空中晃晃悠悠不成體統啊。但想勸皇上不上傳也是不可能的。

正在兩位閣老為難的時候,舟山號右麵靠近陸地的前方一個大門打開,然後一個台階一樣的木架子放了下來。等眾人看清楚了拜訪好的木架子才鬆了一口氣。這就和太和殿的台階差不多了。眾人隻需要拾階而上即可。

溫體仁將毛鈺拉到身邊吩咐他待會商船的時候扶在皇帝身邊,再找幾個身手好的在旁邊看著點,免得皇帝登船過程中出意外。貿易心領神會,朝著馬光打了個手勢,幾十名隨從很快就分散到人群中,其中兩人跟在毛鈺身後是隨時準備護衛皇上的。

朱由檢很興奮,看到木架子做成的登船梯也知道這是為了免除他的攀爬之苦。於是二話不說就朝著上麵而去。朱由檢順利地來到了木梯子頂端,然後進入了船艙,接著在馬光的引領下開始順著舟山號的內部船梯往上,大約一炷香時間後,一身明黃色服飾的皇帝出現在了舟山號的甲板上。

站在比京城城牆害高大、寬敞的舟山號上,朱由檢頓時心生還買知情。呼嘯而過的北風也不那麼冷了。

溫體仁、薛國觀等文武大臣在毛鈺親衛的攙扶下也陸續來到舟山號的甲板上。當他們身臨其境的時候大部分人選擇了仔細品味,不想多說。當然也有人閒不住,比如侯詢,他現實被舟山號上的乾淨整潔震驚了,接著來到甲板上看到那整齊劃一的隊列也是知道毛鈺手下有強軍。不過很快他就找到了破綻,隻見他來到毛鈺跟前指著毛鈺的鼻子高聲嗬斥:“大但毛鈺,皇帝親臨,你的這些船員居然跪下迎接,莫不是想早飯不成。”

毛鈺苦笑,一切都安排好,還是忘了這個時代的人動不動就喜歡下跪,舟山號的護衛冇有毛鈺的命令當然不會跪下迎接勞什子的皇帝和大臣。

朱由檢顯然也聽到了侯大人的大嗓門,隻是皺了皺眉毛冇說話,情感上他支援毛鈺,但是理解上似乎侯詢說的有道理。毛鈺心中大喊,連忙出聲辯解:“大人莫不是忘了,這是戰艦,猶如戰場,難道在戰場上為了迎接陛下讓將士們全部跪下,然後讓陛下一個人承受敵人的火槍、弓箭?你看仔細了下官的這些護衛在陛下登上甲板的那一刻就揮手致敬,然後轉身朝著船外,他們在用身體替陛下阻擋那些可能存在的危險。倒是大人你一直躲在後麵……”

侯詢:“……”

他開始還真冇注意這些人在皇帝來之前是怎樣,隻知道這些人是背對著甲板的。這看起來很無禮,但是站在保衛皇帝的角度,總比一個傻乎乎地等著皇上看要好。至於莫愛玉說的全部跪下突出皇帝,這在宮廷裡還行,在戰場上那豈不是告訴敵人朝這裡射!

朱由檢聽了毛鈺的解釋笑了,因為毛鈺說的在理,這種背對著甲板的行為分明是在警戒,這是就好比在戰場上將皇帝圍在中央,如果反過來大家不去看敵人而是跪下行禮那豈不是……

其他官員也不好多說,侯詢卻不死心接著說道:“毛鈺,你口口聲聲你這是戰艦,可是本官看連一門大炮都冇有,你這不是欺君嗎?還有你這船雖然大,冇有火炮到了海盜麵前如何能夠震懾瀟宵小彰顯我皇明國威?”

侯詢這麼一說很多人又開始皺眉,不是侯詢刁難人,隻是作為封船自然要裝備一定數量的火炮,震懾力越強大,越能體現大明國威。朱由檢也開始替毛鈺擔心了,雖然也可過段時間給這船安裝上火炮,但畢竟號稱戰艦這與實際相差太遠了。不過朱由檢很快就從擔心變成了疑問,為什麼毛鈺能夠憑藉七艘這樣的船全殲東虜水師,難道就依靠船舷便上站的筆直的那些將士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