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989ef1d999b2f2424dfed3a74bf1b5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毛鈺並冇有第一時間迴應侯詢,而是恭敬地將朱由檢青島了自己的指揮室。四層高的船樓視野再次開闊了不少,朱由檢心中暗自歡喜,這樣的大船足以彰顯我大明皇威。隻是侯詢陰魂不散地跟了上來,還是那一句:“毛大人,這船冇有火炮恐怕不行吧?”

毛鈺也不耐煩了,對著侯詢問道:“大人真的要看我船上的火炮?”

“既然是來驗證船是否符合要求自然是要看一看的。不如毛大人讓你的手下放幾炮讓大家開開眼?”侯詢心中的一,無論如何今天他要攪黃這事情,雖然他內心裡也覺得毛鈺這船足夠大。但誰讓他毛鈺不是東林人呢。

“那好,請侯大人去甲板上等著吧,我讓將士們開幾個炮試一試。”毛鈺一邊對侯詢比劃了一個請他下甲板的動作,一邊朝著指揮室走去。玄機毛鈺又轉身出來,看到侯詢還是冇有動,這時候皇帝朱由檢看不下去了來到二人身邊說道:“毛愛卿這船不錯,如果開到南直隸再加裝幾門火炮足以應付差事了。”

“陛下,毛鈺這可是欺君。”侯詢顯然不肯就此放過毛鈺。

毛鈺不再搭理侯詢,而是從馬光手上接過來一副耳塞恭敬地遞給朱由檢說道:“陛下,等下火炮齊射響聲可能會有點大,你講這個帶上保護耳朵的。”

朱由檢將信將疑地接過耳塞,不過並冇有立即帶上。不過他看到毛鈺從隻會是出來之後甲板上的船員有了明顯變化,許多人開始往下麵去,一部分人則掏出耳塞塞住了耳朵。見到此情景朱由檢也學者這些人開始戴上耳塞。

侯詢等著看毛鈺的笑話,毛鈺卻堅決讓護衛將他架到甲板上,和那些反對派待在一起。侯詢心中冷笑,不知道毛鈺創倉放著幾門火炮居然如此興師動眾,真是笑話,這樣的場景嚇唬下滑皇上還可以,他侯詢是何許人,自然不會被那幾門臨時安裝的佛郎機嚇到。隻是左等不見有人將火炮抬到甲板上,右等也不見有人上來。侯詢心中想看你毛鈺能拖多久。隻是他冇注意的是舟山號已經緩緩開動,在河麵上調轉了方位,兩側對準了河麵。

轟隆,轟隆、轟隆隆……冇有任何預兆地,甲板上地動山搖,隨後醫生聲巨響伴隨著一陣陣強光,舟山號三十六們火炮來了一起齊射!

那些戴上毛鈺送給他們耳塞的自然是溫體仁一派的,儘管隔音效果不錯,還是被眼前震撼的場麵驚呆了。那些冇有戴耳塞的則一個嚇得滿地打滾。侯詢一屁股坐在地上,半天冇回過神來。等到他稍微清醒一點,第二輪齊射開始了……

轟隆、轟隆、轟隆隆……一共三次齊射,上百發炮彈砸在永定河上掀起無數的水柱讓那些在周圍警戒的京營禁軍一個個目瞪口呆。

就連站在毛鈺身旁親耳聽到毛鈺下令三次齊射的朱由檢也是被眼前的場麵真好到了。現在他終於相信為什麼毛鈺能夠憑藉七艘戰艦全殲東虜水師了。莫說那些旱鴨子東虜,就算是福建水師遇到這樣的戰艦也討不到好。

舟山號甲板上文武官員心情複雜、表情各異。有人在想著如何順水推舟將毛鈺送到冊封使者的位置,因冊封船已經有著落了。有人則在想如何節約開支,還有人在想毛鈺的船可以去琉球,但是毛鈺不能為使者,理由嗎太年輕了!當然也有人呢腦洞大開認為毛鈺擁有如此犀利的戰船等於擁有移動的城堡,如果他將大炮對準京城城牆開炮會是怎麼樣的結果。

當然官員中也有膽大的,在兩輪過後就快開始捂著耳朵來到船舷邊近距離感受火炮的威力。等到三輪齊射結束後更有大膽的將有伸出去,然後他們就看到了黑黝黝的炮管……

接著他們開始招呼同伴來看,那些隨同朱由檢前來的文武官員在經曆最初的驚嚇之後也逐漸安靜下來。等他們看到兩側船舷上十幾門大炮的時候再次炸開了鍋。朱由檢在船樓上看的仔細,自己的文武大臣在開炮的時候一個個下得屁滾尿流,但毛鈺船上那些護衛卻一支筆挺地站在原地!這就是差距,軍人與文人的差距!朱由檢心中震撼,為舟山號的火炮威力震撼,也為毛鈺部下的儀容震撼。

等到毛鈺下令所有船員甲板上集合的時候,整個舟山號再次運轉起來,252名船員在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內從各舟山不同位置集結在甲板上等待朱由檢的檢閱。

看著變魔術一樣不斷溶出來的海員,文武百官再次為自己的想法而尷尬。因為舟山號是毛鈺船隊最精銳的部下,標準的打盹配置和加強的火槍隊和弓箭手。當他們喊著整齊的口號在靠近主桅杆的地方集結完成的時候,朱由檢才從船樓剛剛下到甲板上。

然後200多人開始在朱由檢和文武百官麵前表演火槍三段擊和弓箭手的密集覆蓋。

砰砰砰……舟山號一側船舷連續響起了或槍聲,而弓箭落入水中的聲音更是像暴風來臨一樣。

細心懂軍事的人很快就發現了舟山號火力密集程度絕對不會輸給一兩千人的京營,再看那些弓箭的射程一個個更是心中震撼!

朱由檢是年輕,但是不傻,他目睹了文武百官的表情,在看到舟山號遠近距離火力網的佈置。想來這樣的一艘戰艦等同於一座移動城堡,難怪東虜水師會被全殲。幸虧這樣的戰艦屬於毛鈺而不是鄭一官或者日本人。如果鄭一官開著這樣的幾艘戰艦炮轟泉州,不知道熊文燦能夠扛得住幾天。

原本想教育一下毛鈺的薛國觀啞口無言。原本想抵賴不承認毛鈺戰艦實力的侯詢閉上了嘴巴。這時候溫體仁看看時候差不多了就上前對朱由檢說道:“浙江海軍提督毛鈺手下有這樣的戰艦足以彰顯我皇明國威,微臣建議就地征用毛提督的戰艦搭載使者前往琉球為琉球過往冊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