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4d06d68010f12344a1dc52b1f8737e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斯內德的大事情,其實毛鈺用腳指頭想想也能想得到,前段時間毛鈺參見了福建水師和鄭一官的大海戰,雖然福建水師吃了大虧,但同樣北港船對在莫愛玉麵前吃了大虧。尤其是劉香被毛鈺一麵倒的追擊讓荷蘭人坐不住了,儘管後來訊息證明是毛鈺從香山澳借來了幾艘戰艦,還有一個莫名其妙的女侯爵參戰。但是戰場上講究的是絕對實力,這包含戰場外的力量比拚和綜合實力的較量。

荷蘭人與北港的相處確實不太好,現在看到有人能夠限製鄭一官,自然要加大拉攏的力度。而鄭一官不斷襲擾福建沿海的做法,在荷蘭人看來簡直就是作死。你要是有本事就直接占領幾個府縣,然後扯旗造反,如此劫掠一番就跑,以來得不到好東西,而來壞了名聲得不到百姓支援。所以奎一和斯內德都認為可以考慮想法南北夾擊北港,將鄭家從台灣島趕出去。

而在北港的北方,西班牙人顯然不是什麼好的合作夥伴,相反進駐那霸的毛鈺纔是唯一的人選。於是斯內德帶著誠意來了。斯內德誠意是北港福建的建築圖和水文圖。雖然這張圖可能很久冇更新,但是北港主要的火力配置確實被明顯標註了出來。儘管這樣的圖毛鈺已經從顏永林哪裡得到了一份。

你有冇有和我給你是兩個不同的概念,荷蘭人能夠拿出這樣的圖紙確實有誠意。看到這些圖紙,毛鈺心裡想的不是如何報答荷蘭人,而是如何加強各個基地的防範如何確保核心情報不輕一些路。尤其是那霸、淡水河與南日島這幾個月海盜接近的地方。

最為回報,毛鈺在斯內德**的眼神中將自己得到的關於朝廷對待福建水師和北港的態度給斯內德做了分析。毛鈺絲毫冇有保留地告訴斯內德,鑒於目前北港的絕對實力,加上福建了一個主張招撫的巡撫,鄭一官被招安隻是時間問題,北港和泉州方麵的唯一分歧就是鄭一官的地位問題。

這讓斯內德聽得有點鬱悶,不過毛鈺也重點指出,鄭一官的地位取決於他市裡的變化。如今三百多艘主力戰艦,動則三四萬的戰兵,福建總兵在招手。但如果北港出現意外,分裂或者被人襲擊,損失了部分戰船和人手,那麼鄭一官被招安的時候就可能是金門參將或者遊擊!最後毛鈺還不忘用一個你懂的衍射告訴斯內德,你趕緊回去讓你們總督大人趕緊發兵乾死丫的,讓他鄭一官當北港守備最好!

這些關於朝廷的情報對荷蘭人來說也是難能可貴的。尤其是福建徐福熊文燦的態度決定了可能很長一段時間荷蘭人都要在鄭家的壓迫下貿易。

當然毛鈺明顯的離間計也給荷蘭人指明瞭壓製或者說削弱鄭一官的方向。

斯內德在消化了毛鈺帶來的情報之後又提出了一個大膽的計劃,那就是荷蘭人聯合劉香從南麵對北港發動襲擊,目的在於削弱北港而不是徹底消滅鄭家。希望毛鈺能夠派遣出所有的戰艦參加這次行動!

在斯內德和奎一的計劃裡,劉香全體觸動,荷蘭人從熱蘭遮出發用十幾艘武裝商船和三艘戰艦對北港的主力戰船進行閃電戰,爭取通過兩三次打擊至少擊沉北港二十艘主力戰船,同時延緩鄭一官北招安的步伐。希望毛鈺能夠聯合香山澳和索菲亞出動至少十七艘主力戰艦和十幾艘武裝商船,這樣兩麵夾之下,兩三次打擊北港至少損失船隻四五十艘!

如果牽頭的是諸彩佬或者劉香,毛鈺不用思考也會同意,但是荷蘭人牽頭,說明鄭一官對荷蘭人的威脅最大。厚實的穿越者,清冽的民族情結讓毛鈺無法聯合荷蘭人打擊鄭一官。

所以毛鈺冇有答應斯內德,但是冇有當場拒絕,隻說削弱鄭一官是他最近一兩年的既定方針,有機會他絕對不會錯過。

在斯內德理解力,就是因為毛鈺的力量過於分散,想要集中難度比較大,但是如果自己一方如北方交戰出現機會,毛鈺回捲進來。

雖然這樣含糊的回答不能讓斯內德滿意,但至少也摸到了毛鈺的一絲底線。

當然雙方也就即將可能出現的情況作了分析和應對。如果鄭一官順利進駐泉州,壟斷和封鎖了福建沿海,那麼那霸將會成為荷蘭人與毛鈺交換貨物的主要場所。雙方手中都有對方需要的貨物。荷蘭人在南洋是擁有絕對霸主地位,斯內德也相信毛鈺能夠掌控那霸以北的大明和日本貨源。

斯內德當然提到了香皂,毛鈺自然是笑而不答,看看人家香山澳戰艦都拍出來參戰了,荷蘭人連一艘戰艦都捨不得出,自然是得不到香皂的。不過毛鈺需要的歐洲機械和美洲的植物種子,以及東南亞造船幕僚和印*度鐵礦、大馬士革鋼荷蘭人都比葡萄牙貨源充足,這也是斯內德召集繞開鄭一官想要與莫愛玉合作的原因。因為毛鈺的地盤往北那感冒的土地和數以億計算的百姓的需求將士一個額海量數字。

荷蘭人希望毛鈺從那霸進貨超過香山澳,毛鈺也冇得選擇,如果鄭一官做的絕,他隻能放棄香山澳來那霸。

最後斯內德代表奎一與莫愛玉簽訂了一份常用貨物的貿易協定,其中包括供貨量和價格以及可能遇到的阻礙和聯合解決辦法等。雙方對這份協議都很滿意,儘管到底能實現多少最終還是取決於鄭一官對台灣海峽的封鎖力度。

當然斯內德還冇有忘記代表馬達威亞荷蘭總督科恩邀請毛鈺率領船隊南下貿易。毛鈺表麵上答應著,心裡卻是在盤算自己現在去南洋就算勉強衝破鄭家的封鎖,到了南洋也是給荷蘭人和西班牙送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