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437eb2d3433c18279c1a4e8d42626e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鄭彩心事重重地離開舟山返回北港。毛鈺也帶著禮部幾名官員準備前往京城。本來按照慣例將這些人送到南京即可。但這次毛鈺是冊封使,禮部的人隻是助手。功勞還得自己去京城領。

儘管是為冊封琉球,在那霸這些人也得了琉球王室的饋贈,但毛鈺還是在舟山給每人準備了一百兩白銀的紅包。那副手禮部員外郎則拿到了五百兩。因此雖然路途遙遠,人人卻都很開心。

而關於琉球王室送給大明天子的禮物又被毛鈺增加了不少進去。其中主要是從日本貿易得來的倭刀、玳瑁、珊瑚、珍珠和南楊的香料等珍稀品,還多了一萬兩的白銀!粗略估計一下琉球國這一次的貢品價值已經超過了十萬兩。禮部這些人看不懂毛鈺的意思,隻當是老丈人太窮,女婿誒貼補一二。

當舟山號再次停泊在永定河邊的時候還是引起了一陣騷動,因為此前的火炮齊射讓人印象深刻,隨後京城裡關於毛鈺戰船的各種傳說一直在流行。現在見到真船自然有不少人來看熱鬨。

抵達京城的第三天,毛鈺終於被皇帝朱由檢召見,毛鈺不知道的是此前皇帝朱由檢已經接見過禮部那名員外郎,並且禮部也已經將琉球國的貢品上交。在皇帝的逼問下,那員外郎自然一五一十將所見所聞說了出來。

除了添油加醋地說了琉球王室對大明的恭順,大部分時間哦度子啊誇耀毛鈺的武功以及對皇帝陛下的忠誠,因為不想皇帝陛下冇麵子,自己掏錢填補琉球王室貢品這一樁就足以感動許多人。

琉球的窮苦在朱由檢的預料之中,但他冇想到又是毛鈺從中將自己的家底拿出來。所以當再次看到毛鈺的時候他就想到那些為了爭奪功勞而互相攻訐的文武官員。這位年輕的提督確實始終嫌功勞太大,甚至連全殲東虜水師這樣的功勞也要魚人平分。

卓遇見想著越是這樣越不能虧待功臣。於是在君臣見禮一陣寒暄之後,朱由檢就找來了內閣的溫體仁和薛國觀,為表彰毛鈺出使琉球的功勞,皇帝陛下決定擢升毛鈺為右僉都禦史,提督浙江海軍。儘管差遣冇有變化,但是官職上從正五品跳到了正四品。

溫體仁側臉看薛國觀,發現這老東西正在眼觀鼻鼻觀心心觀地磚呢。顯然這位是擔心,加封毛鈺是溫體仁的提議,然後皇帝同意了還開金口說出,他薛國觀再反對就容易得罪人。不過要他旗幟鮮明地支援毛鈺也是不可能的。

大殿裡除了幾個人的呼吸聲,一下子竟敢安靜下來,十分尷尬。毛鈺心說政治這東西還真是不好玩,於是跪拜在地:“陛下隆恩,毛鈺萬死難報一二。隻是鈺尚且年輕,恐難服眾望,還請陛下三思!”

朱由檢笑了,他是問過溫體仁的,溫體仁也將當日毛鈺說的一二三四五原原本本地說給他聽。這小子口氣也不小,三四年評定大明東南沿海。不過要求倒是不算太高,一百萬兩,三品提督。朱由檢錢不打算給的,毛鈺能夠自己組建船隊貿易那就繼續賺錢擴大規模,他能給的就是官位。按照毛鈺在金門島海戰的功勞以及過往多次戰鬥的功勞,一個四品提督也不為過。最主要的是南邊的鄭一官冒上要被招安了,必須有一個能夠壓得住他的人。朱由檢估計最後熊文燦跟鄭一官的談判是二品副將。那麼一個正四品的文官壓製一個證二品的武將足夠了。關鍵是到了正四品就可以動用其他朝廷力量牽製鄭一官了。這些是內廷曹化淳等人教給他的。為君之道最重要的是平衡。當初在金門島毛鈺能夠率船隊逼退鄭一官,今後壓製鄭一官的任務自然就落在了毛鈺身上。

“愛卿平身吧,這次出使琉球也算是功德圓滿。愛卿出錢儲船出人,為朝廷剩下了不少錢財,關鍵是驅逐了島津家在那霸的勢力替朝廷挽回了顏麵。今後大明的東南沿海還要仰仗愛卿,今日兩位哥老在此,愛情不妨說說要徹底平定東南沿海需要多長時間,需要朝廷怎樣的支援?”

聞言溫體仁臉孔一肅,薛國觀則心驚肉跳,這年輕的皇帝要乾什麼一麵派主張招撫的熊文燦去福建,這裡卻在谘詢浙江海軍提督平定東南的事情。難道皇帝和溫體仁打算扶持毛鈺壓製乃至徹底消滅鄭家他過往與鄭家冇什麼牽連,但是這次鄭家為了招撫的事情可是也派人給他送了銀子來的。當然那點銀子還不足以讓他為了鄭家與皇帝和溫體仁唱對台戲。但是好歹在關鍵時刻也要給人家一個內部訊息不是?不然今後誰還來孝敬你。

毛鈺從地上爬起來看看溫體仁,再看看薛國觀,心裡想的是自己在溫體仁麵前可以胡亂吹牛,但不能學袁崇煥啊。平定東南沿海,他毛鈺當然想啊,大明幾萬裡海疆全部飄揚著毛字大旗是何等威風。

但這裡有兩個現實問題,第一是實力問題,現在北港、熱蘭遮甚至南澳島都不是毛鈺能夠攻下來的。還有基隆哪裡的西班牙人不知道會不會因為利益而從呂宋島派遣艦隊前來。第二是後果問題,三四年一己之力平定了東南沿海,毛產文武不是傻子,自己的全部實力就暴露了。那麼接下來要麼就是藩鎮割據,要麼就是船隊被拆分,朝廷組建福建水師、浙江水是和長江水時。毛鈺能夠得到的就是就趕緊絕,失去的將會是船隊和地盤。

但是皇帝出克考題不能不回答,而且不能信口開河,要想明白皇帝出題的心思,也要講在場的兩位哥老對付過去才行,這還真讓毛鈺為了難。原因就是他是自己野蠻生長到了今天,跟任何的風獎勵不同,跟海盜鄭一官也還有區彆。朝廷信任他是因為他是將門之後,朝廷冇有支援他是因為冇錢。

現在毛鈺用自己的錢替朝廷平定海盜卻可能麵臨資產收歸國有的風險,換了任何朝代的任何英雄人物都難以抉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