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d87384577fa3e115f59c673e28c259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在三位大明朝最有權勢的三個男人的注視下,毛鈺汗出如漿,最後一咬牙出聲說道:“回稟陛下,目前東南沿海的勢力之所以如此雜亂,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長期以來福建水師冇有更新換代的船隻,浙江冇有水師,所以失去了對海域的控製。如今微臣雖然添為浙江海軍提督,部下船隻數量少不少,火炮數量也有限,在大規模的海戰中肯定要吃虧。目前微臣最缺的除了錢之外就是會造船的工匠,會製造火槍、火炮和弓箭的工匠,還有用來建造船隻的木材和鐵礦。尤其是鐵礦奇缺。”

毛鈺語速緩慢語氣沉重,聽得三人表情各異,朱由檢剛開始聽說毛鈺缺錢臉就垮下來了。但聽到後來重點是鐵,他就挺直了腰板說道:“兩位閣老,毛愛卿那邊需要大量的工匠你們幫著想想辦法。至於鐵礦,你們和工部打聲招呼,但凡浙江海軍衙門的采購不要限製。那鞍山不夠就去徐州,徐州不夠還可以去山西啊。”

聽朱由檢說的輕描淡寫,三人都周起了眉頭,不過卻隻有毛鈺一人開口說話:“部下,話雖如此,但是山西的貼要運到舟山,微臣隻能從長江入運河走淮河到黃河、汾河,這一路上的稅卡,微臣可吃不消。”

朱由檢臉孔一肅,他當然知道這一路上會有多少盤剝的,少量是朝廷設立的,大部分是當地的藩王為了撈錢。而毛鈺想要運輸鐵礦必定是大船隊,目標值明顯是不可能躲過的。

想了想朱由檢說道:“這事情你且放心,朕讓工部去辦,隻需要在源頭采買的時候交足了稅額就可以了。”

毛鈺大喜,連忙磕頭謝恩,朱由檢自然擺擺手示意小事宜樁,讓毛鈺趕緊平身。隨後君臣私人開始閒聊,說道了你南居易和俞谘皋,又說了鄭一官的祖上。總之氣氛很輕鬆,似乎解決了毛鈺的部分困難就等於解決了鄭一官一樣。

這確實是朱由檢的想法,隨後他讓溫體仁和薛國觀退了出去單獨留下毛鈺,兩位閣老也知道皇上這是雅對新任的僉都禦史叮囑一番就告辭了。

等到大殿裡隻剩下朱由檢和毛鈺,朱由檢也恢複了年輕人的性子,從龍椅上站起來開到毛鈺跟前問道:“聽說海上貿易很賺錢,你跟朕說實話,這些年你到底賺了多少錢?”

“陛下,這幾年微臣是賺了一些錢,不過大部分用來購買和建造船隻了,剩下的也全部扔到舟山。舟山幾個衛所水利年久失修,兩天得不到灌溉,微臣於心不忍,還有購買農具和耕牛也花費不少。如今文臣兜裡也就攢下船工們兩三個月的工錢而已。”

朱由檢點點哦頭:“這些朕都聽人說起過,愛卿在舟山確實花費不少,除了修水利,憑證農田,還建造學校,又準備去崇明島開荒,這些都需要投入。這樣吧,朕從內庫拿出五十萬兩來算是投入你的貿易船隊,你那這些錢好好做貿易,發展壯大自己,找機會幫朕乾掉了鄭一官。等東南沿海平定了朕還有封賞。”

毛鈺瞪大眼睛看著眼前的皇帝,使勁揉了揉眼睛,人冇錯,隻是這位傳說中摳門的皇帝怎麼如此大方,就不怕五十萬兩打水漂嗎?

朱由檢看了一臉驚訝的毛鈺笑道:“彆以為我不知道,方從哲、溫體仁和李琳璐在你的船隊裡都入了股,既然他們放心拿錢出來讓你經營,朕害怕什麼?你不要著急替朕賺錢,隻要東南安定,朝廷不用分你就是大功一件。當然朕的錢也來之不易,你們船隊到了年底分紅的時候也不能少了朕的。”

“微臣謝陛下信任。其實臣也有辦法弄到錢,隻是微臣以為還不到時候。陛下,如果國庫確實艱難不如讓曹公公他們去山西,據微臣所致這些年介休有幾個大商人通過從江南收糧食販賣給韃子和東虜攢了不少身家。這些都是不義之財,陛下代天下人取之用來對付東虜未嘗不可。”朱由檢眼睛一亮,隨即歎了一口氣:“如今福建災民眾多,陝西也連連大旱,不少流寇聚集穿州過府,山西再亂起來就不好收拾了。”

毛鈺點點頭,這時候高迎祥和、張獻忠等人已經在猥瑣發育,年輕的皇帝冇有被自己帶進溝裡也還是有點見識的。辦法毛鈺幫忙出了,去不去做是皇帝自己的事情。自己說的很清楚,這些人是依靠走私糧食給東虜賺錢髮夾,打擊所謂的晉商肯定會牽動一大群人的利益,當然好處也看得見,一方麵收益高,另外一方麵還能掐斷東虜的一個糧食來源。

當然毛鈺也是有私心的,現在範家在江南和自己爭奪糧食已經是公開化了。如果皇帝下狠心將張家口和介休的範家乾掉,自己也會省心不少。

但是皇帝年輕愛惜羽毛或者擔心地方動*亂不肯出手,毛鈺也不能多少,不然就成為奸邪小人了。

就在毛鈺準備告退的時候朱由檢突然來了一句:“朕聽聞你在舟山能夠製造火槍與火炮,質量還不錯,能不能到時候賣給朝廷一些,用來加強寧願錦州一帶的防禦?”

毛鈺嚇出一身冷汗,知道自己要鐵要出問題了,不過既然朱由檢說破了他也隻能硬著頭皮承認:“陛下,微臣確實從香山澳借了不少工匠到舟山,不過火槍與火炮的產量有限。當然朝廷如果需要隨時可以從舟山調撥的。不用朝廷出錢。

毛鈺這也是以退為進,萬一自己鬆口,金塘島很快就會成為朝廷免費加工廠,說是買,朝廷那些官員能給什麼好價格,而且一旦發現金塘島造出來的火器質量不錯,大部分就會被私人瓜分掉。接下來的訂單數量肯定會讓毛鈺吃不消。”

朱由檢點點:“愛卿忠心可嘉,不過製造成本還是要的,到時候朕讓兵部和工部找你。也不能全部都拿走,你在海上對付海盜也需要裝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