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63049a56889a9bd6adafb91812dd82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毛鈺一身冷汗地從皇宮裡出來,剛回到歇息的驛站,朝廷的聖旨也到了,這是毛鈺早就知道的,從今天起他就是右僉都禦史,提督浙江海軍了。正四品文官就是知府序列了,加上海軍衙門的相對獨立,浙江巡撫也不好對他指手畫腳。

當然這還不是重點,重點是皇帝朱由檢入夥了,今後有人想打自己船隊的鵝主意,自己也可以理直氣壯地說一句,老子上麵有人。不過皇帝的錢也不是白給的,不說按照股份分紅,最起碼相當於高利貸了,每年不孝敬皇帝十萬八萬是冇辦法交差的。

當然更重要的是得了皇帝秘旨,今後就算鄭一官北招安,自己還想打就打。隻要打贏了就會有人撐腰。輸了自然是自己倒黴認栽不能將皇帝扯出來。這樣自己在和鄭一官的對峙中就會有一定的心裡優勢和選擇戰機的機會。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收穫就是設法在皇帝心中買了一個釘子,讓皇帝想著介休那八大晉商,後來清朝的八大皇商。雖然皇帝不是賊,但寧願被賊惦記也不要被皇帝惦記啊,窮瘋了的皇帝可是什麼都能乾得出來的。君還記得洪武年間的沈萬三麼?

毛鈺回到驛站的第二日,王承恩就笑嘻嘻地領著一大群人來了,他自然是來送銀子的。五十萬兩白銀,好多的大箱子啊,對外自然宣稱是皇帝賞賜毛提督和琉球國王的。毛鈺也冇有全部手下,而是轉手交給王承恩一張萬兩的京城錢莊銀票。

公事算是辦完了,王承恩還有私事。王承恩的私事和朱由檢一樣,就是想投資毛鈺的貿易船隊。王承恩的說法是曹公公也就是曹化淳和自己幾個人湊了點小錢想交給毛大人用來做海上貿易。這已經等於變相逼人借高利貸了。

皇帝和這兩位的錢都不好借,拿到手上特彆燙,一般的錢莊利息是肯定不夠的。不過眼下毛鈺確實也缺錢,隻好咬牙認了這兩人的叁拾萬兩。說好了每年分紅的時候和皇上那一份同時送到京城來。這兩人等於是有了皇上背書,他們跟著等數錢。

讓毛鈺哭笑不得是王承恩走後不久國丈周奎和田宏遇也聞訊趕來,不為彆的,是來投資的!不多,一人十萬兩!好在是銀票不是現銀,不然這麼大的動靜非得將京城裡權貴們都吸引過來。

剪輯不妙毛鈺隻能趕緊走人了,因為這些一個個他都惹不起了。彆看是拿著前來送給他,實際上就是高利貸啊!

在回舟山的路上,毛鈺將王樂年叫過來,說了皇帝和曹化淳、王承恩以及周闊等人入股的事情。王樂年的建議就是成立單獨的莫阿姨公司,在國昌隆之外單獨覈算。

毛鈺思來想去也覺得還是分開好,因為國昌涉及到方從哲、溫體仁和李琳璐等人,利益不能攤薄了。而且自己很多手下也需要股份激勵。回到舟山後毛鈺立即召集有關人等開會,最後結論就是將目前毛鈺用頭的實力一分為三,國昌隆單獨覈算,部分福船和海滄船劃撥到國昌隆,今後毛鈺調用這些船隻需要按照正常阻截支付費用。毛安和大部分國昌隆掌櫃的股份在這裡結算分紅。國昌隆今後與華昌貿易公司買賣需要及時進行賬目清算。由於每個國昌隆分好都進行單獨覈算,所以也就不存在資本重新入股和評估的問題。隻是今後出貨入貨需要與華昌貿易商量。

耿仲明的支隊和舟山軍田以及舟山衛成和港口資產被劃分到一起,這是明麵上屬於毛鈺海軍衙門的力量。也進行單獨覈算,今後國昌隆和毛鈺其他人從中購買糧食和其他物資需要按照市場價格支付。總資產大約一百五十萬兩左右。耿仲明以及舟山幾個千戶所的千戶、百戶以及農業技術骨乾和有經驗的老軍戶的股份在這裡麵計算。但是海軍衙門還承擔了整個船隊日常訓練開銷,包括新兵選拔,老兵集訓和軍戶冬訓等。毛鈺毫不客氣地占總資產的七成。當然也承擔這巨大的虧損風險。另外就是崇明島的大開發,如果人力跟得上第二年就可能有大量的糧食產出。三年之後或許就能供養十萬以上的人口。今後台灣島的開發毛鈺也打算采用崇明島模式,海軍衙門或者貿易公司出資采買農具和耕牛,修建水裡設施,然後招募銀民坐等糧食豐收後分成。

所有的貿易商船以及舟山造船廠、南日島造船廠、那霸支隊、台灣支隊以及大陳島、南日島被編入華昌貿易公司。所有的服役和在建戰艦以及歸屬貿易公司的商船。和各種大小福建船,作價一百五十萬兩。各個基地港口、造船廠聯通土地加在一起折算約為八十萬兩,所有的技術工匠、船隊頭領以及軍士長以上將官入乾股七十萬兩,囤積在各地倉庫等待出售的貨物估價五十萬兩,再加上毛鈺從京城帶來的一百萬兩現銀。華昌貿易公四總資產四百五十萬兩。其中毛鈺占股兩百四十萬兩。大陳島和南日島獨立覈算,屬於子公司性質。但南日島造船廠屬於華昌貿易公司直接控製。除了毛鈺和朱由檢、曹化淳、完成恩、周奎、田宏遇等大股東外,曾立剛和李守信因為土地折算和船隻折算成為了小股東之中比較靠前的兩位,和尚可喜、達代應、孔有德、毛永傑等位列同一個檔次。

華昌公司實行公司化運作之後,戰艦護航是需要向毛鈺支付費用的,隨戰艦船將士的薪水在護航旗艦也同樣需要華昌貿易承擔。

金塘島則依舊隻屬於毛鈺個人的獨立王國,負責各種先進裝備的研發和製造。負責各類高級人才的培訓和培養,以及麵對全體成員的基礎福利。對外出租裝備、技術和人才、為貿易公司提供護航,為海軍衙門提供戰力。

當然公司化獨立覈算並不等於分家,包括各支隊在內,戰艦屬於毛鈺,商船屬於華昌貿易,戰兵屬於金塘島或者海軍衙門,水手則大部分屬於華昌貿易。

當然毛鈺也有言在先,除了平時按照股東大會和董事會決議運行三大塊之外,遇到戰事必須全部接受海軍衙門也就是毛鈺本人的統一指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