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b91cb96351988d38f27ed55ec156d7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將主要資產劃分各自歸屬,商量好現在手下人的股份之後。崇禎三年也即將過去,在臘月二十五這一天終於傳來了南邊的訊息。鄭芝龍攜弟鄭芝虎、侄鄭彩以及大小戰船一百多艘親赴泉州,福建巡撫熊文燦代表大明朝廷接受鄭家投誠。隨後熊文燦尚書朝廷請封鄭芝龍為福建總兵府副將,駐守泉州。鄭芝虎為金門參將,鄭彩為廈門遊擊。

由於事先得到了朝廷允許,福建巡撫熊文燦有便宜行事的權力,這份奏章就等於聖旨。冇有人認為在東虜為解決之前,朝廷會駁回。於是整個福建沿海為了重新佈防開始動起來。首先是被俘虜的周守成被釋放,擔任崇武遊擊。楊七接替戰死的楊六擔任洞頭島守備。

重傷的泉州參將許心素在得知鄭一官率領一百多艘戰船開進泉州之後氣得當場吐血而亡!連身後事都來不及交代。福建巡海道正使蔡確笑納了許心素的大小船隻和大部分家產。

另外一名隸屬福建水師的泉州遊擊柳林莫名失蹤!手下人和船隻被鄭一官接受。

致此南居易、俞谘皋時代的福建水師將領隻剩下一個渾渾噩噩周守成和一個隻有十幾條船的楊七。而令人矚目的總兵官則暫時空缺。

鄭一官如願以償的進駐泉州,不過迎接他的除了海量的貿易貨物之外還有大量災民以及沿海各地文官的口水。對此鄭芝龍也早有思想準備,最高明的辦法就是幢弄做呀。畢竟做海盜的時候他確實冇少禍害福建沿海,當然今後還有可能不斷禍害。一躍成為朝廷正二品的武將,對於北港的人心來說是一次極大鼓舞,尤其是在被荷蘭人組織聯軍進行一次透析之後,這算是反彈了。當然鄭芝龍也冇有將北港搬空,相反他隻帶走了一百多艘主力戰船,還要負責泉州、廈門和金門島三地的防禦。鄭芝虎豹和鄭家其他人則留守北港。

分兵之後鄭芝龍最想做的自然是將劉香從地圖上抹掉,現在阻礙鄭家控製檯灣海峽最大的障礙不是毛鈺而是劉香。而且劉香海域荷蘭人關係密切,這一東一西、一南一北的佈局讓鄭家很難受。

當然還有更難受的是裡卡多,自從金門島海戰之後,毛鈺就冇南下去過香山澳,很多浙江福建的商船也害怕被波及暫時選擇了不南下。而許心素也因為海戰之後鄭芝龍的偷襲而受傷,福建大部分貨物要麼是積壓在泉州,要麼就是被毛鈺弄到那霸去了。整個香山澳幾個月都冇有大明的貨物補充。

一打聽才知道如今大明朝廷也出手了,而曾經與香山澳關係不大的鄭一官也就是現在的正輝龍成了福建新的主人。最讓裡卡多擔心的就是戈麥斯曾經率領戰艦在擊敗劉翔之後跟著毛鈺打擊過鄭一官!

隨後李阿卡多本人都參加了偷襲北港的聯軍行動,如今如果鄭一官下令封鎖海域,估計香山澳就從此要荒廢了!

就在裡卡多和他的那些議員們坐立不安的時候,打大救星毛鈺來了。毛鈺帶著自己的貿易船隊來了。在離開多看來那些次用餐的戰艦變成了窈窕美女。甚至連那不知所謂的威尼斯城邦共和國女侯爵都變得那麼美麗和迷人。

索菲亞的美麗是毋庸置疑,難能可貴的是她的兩艘福船和四艘武裝商船都裝滿了裡卡多想要的大明貨物。

不過和索菲亞比起來,毛鈺簡直就是財神爺,他的到來除了能夠將堆滿港口的各類貨物清空,還能將所有等待貨物的商船裝滿。

不過更開心的事情還在後頭。隨後裡卡多將毛鈺請到自己家中的時候,毛鈺跟他透露了一下自己的計劃,那就是半年內對台灣北部的西班牙人動手。這是毛鈺帶著戈麥斯縱隊連續三次大海戰之後除了直接分贓因紫外的第一次準備履行與葡萄牙軍方的合作協議。對此離開多自然很興奮就像問問細節。

毛鈺的回答很簡單,希望到時候戈麥斯能夠參展,好處不會少!

裡卡多隻能苦笑,現在鄭一官控製了福建,能夠這麼大搖大擺地開著商船前來香山澳的,整個大明或許僅此一家了。按照毛鈺和北方的緊張關係,這樣風險確實有點大,想來毛鈺也不定會從物價上影響香山澳。

好在裡卡多很快就發現毛鈺並冇有提出其他更過分的要求,也冇有調整物價,隻是私底下跟他說了今後就算冇有鄭一官的阻攔,他也會減少到香山澳來的頻率,以來是因為物價,二來是因為琉球和日本也同樣需要大量大明貨物。來的次數少了貨物出售價格自然就上去了,同樣采購的成本也就下來了。這樣的生意經一般恩都會,裡卡多也不能勉強毛鈺的。

當然有毛鈺即將對基隆的西班牙人動手的好訊息,裡卡多也可向馬六甲和阿爾伯克將軍交差了。裡卡多希望毛鈺在基隆那邊搞大一點,將呂宋島的西班牙人都吸引過來,然後再搞大一點,阿爾伯克將軍的目的就快達成了。

毛鈺來香山澳除了出售大量囤積的貨物,購買自己需要的木材、體況之外,還有一件事情要辦,那就是安置顏永林。以前鄭家在北港,顏永林在香山澳,毛鈺南下每次都能和對方交換一定數量的情報。單線在鄭一官入主泉州之後,除了貿易商的控製外,也必定外加強多其他過往船隻的盤查。顏永林這種純粹依靠收集情報維持生計的小船隊自然是鄭家的重點打擊對象。

幾個月見不到毛鈺,顏永林也擔心毛鈺將他賣給鄭一官做順水人情,等到再次見到毛鈺,毛鈺就直接提出了邀請顏永林入夥的想法。

對於顏永林來說,擊敗鄭一官為父報仇、回覆家族榮光是他畢生的願望,毛鈺是目前看來唯一能夠幫助他事縣願望的人。所以毛鈺的邀請他顏永林不能貿然拒絕。7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