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460dec05f3f21871e23c501e4bc837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崇禎四年正月二十,金塘島,一座嶄新的建築今日起開始使用,大門口掛著一個大牌匾,上書:軍情司。這就是最近成立的部門,它對外負責大明沿海一直到那樣、到日本、朝*鮮等廣袤海域的各大勢力的情報的偵察、收集和處理。對內負責舟山島以及大陳島、南日島、那霸支隊、台灣支隊的各組織運行情況的監控和各類人員的的監察。軍情司第一任司長是眾人並不熟悉的唐學誌,隻有少數人知道他來舟山之前叫做顏永林。不過這也符合情報部門神秘的特點。副手則是董曉燕二哥董平安。

這個新成立的部門目前一共隻有三十人,兩艘新下水的偵察快船和七艘唐學誌從香山澳帶回來的福建船。

不過冇有人敢小看這個部門,因為他在金塘島辦公就證明瞭屬於核心機密部門。同時各大基地和各支隊都收到到了毛鈺的親筆書信,要求全力配合軍情司在各地開展工作。軍情司主官軍銜暫為上尉。這一下大多數人就再也不敢輕視了,畢竟在舟山毛鈺的勢力範圍內,擁有少校軍銜的總共就那麼幾個人,無一不是跟隨毛鈺多年的心腹。

和以往的部門不同的是這個新成立的部門訓練是封閉的,衣食住行是封閉的,甚至辦公地點周圍都被嚴密的崗哨包圍。

顏永林自己也冇想到毛鈺邀請他加入舟山,卻是給了他這樣一個位置。不過他這些年在南洋確實對各大勢力有所瞭解,加上手下人呢為了刺探北港的情報也積累了豐富的情報經驗。最為重要的是據說毛鈺非常寵幸的女人董曉燕的二哥成為了自己的副手。足以證明毛鈺對於這個部門的重視。當然最核心的還是毛鈺在部門成立當天就劃撥了兩艘新下水的偵察快船和兩萬兩的活動經費。

而毛鈺交代的任務也不輕鬆,在毛鈺的計劃裡軍情司要肩負起朝廷錦衣衛、東廠和邊軍中的斥候功能。他顏永林可以在任何地方任何部門發展成員,同時隻對毛鈺負責。

內部還好辦一些,可以參照錦衣衛,但是目前毛鈺的勢力分散在東南沿海上千裡的海域,單靠兩艘偵察快船是很難及時傳遞訊息的。所以毛鈺還專門調撥幾名擅長飼養信鴿的老人。今後除了從那霸到舟山,從淡水到舟山這樣的長距離情報傳遞,短距離的基本上要通過信鴿來完成,這也是一個十分複雜和艱難的過程。

而按照毛鈺的計劃,一年內完成勢力內部的佈局,第二年開始就要滲透到靠近江南的江西、湖廣等地方各府縣以及日本、南洋等地。好在毛鈺不缺錢也捨得在軍情方麵投入,隊伍從第一天的三十人,到第三天又抽調了三十名精銳充實到看軍情司。

而唐學誌的手下也冇有讓他失望,短短三天時間就在舟山港至少發現了三名可疑人物,其中兩人可能與錦衣衛有關,另外一名則很有可能是泉州方麵的眼線。根據毛鈺的要求,對於朝廷的錦衣衛采取限製訊息渠道但不限製行動的辦法。要讓朝廷知道毛鈺到底在舟山乾什麼,不能讓他們什麼都看不到,什麼都看不到,朝廷就會派遣更多的錦衣衛前來。對於那名可能是泉州眼線的人,軍情司自然不客氣,直接木棍伺候轉進麻袋帶回去審問。

接下來幾天手下人彙報上來的情報卻讓顏永林哭笑不得,多半是舟山某千戶所的軍軍漢與誰家娘子私通。舟山港某知名工匠下工去了定海縣城某個小院。還幾個更離譜在跟蹤的時候被人發現,要麼現場被奏了一頓,要麼就被投訴到毛鈺哪裡。好在毛鈺拉偏架這纔沒有將事情鬨大。

偶爾也有些有用的,比如知縣馬邦威的小妾就是毛提督的迷妹子。經常吹枕邊風,讓知縣乾脆投靠了毛鈺。其實這也隻能說這小妾是個聰明能乾的,如今的舟山毛鈺隻手遮天,從五品武將開始就壓著馬邦威,如今已經是四品文官,是舉人出身的馬邦威這輩子很難到達的高度。眼看著毛鈺那些手下分錢分房子,就連以前乞丐一樣的軍戶也搖身一變成為了船長,成為了某支隊副手。秀纔出身的王樂年和冇有功名的周茂林更是成為華昌貿易的骨乾。一年賺得錢比馬邦威十年知縣辛苦刮地皮還要多。女人家冇讀過書能看到這麼遠已經很不錯了。

這些事情顏永林當然不需要一一彙報給毛鈺,一直到第七天,手下人從大陳島傳回來訊息。大陳島大當家李守信對毛大人倒是忠誠,但是隊伍發展很快,很多手下人有歪心思,建議毛提督儘快處理。

當顏永林一大早拿著這份情報去找毛鈺的時候,毛鈺剛從董曉燕身上下來。氣喘籲籲地他看著一臉嚴肅的顏永林忍不住就笑出聲來:“我們的唐司長這是怎麼啦?”

顏永林將昨晚經過彙總分析的關於大陳島的情報說給*毛鈺聽。毛鈺聽著聽著也知道不是顏永林大題小做,隊伍發展過快,就連大當家李守信自己都不知道手下有些什麼人。更加不可能知道手下人的一些真實想法。

其實問題也不是很大,這段時間毛鈺的重點是那霸和台灣,自然就忽略了內河漕運的投入。有好船和優秀的人才都是往哪裡塞。南日島沾光是因為有造船廠,毛鈺前往那霸的船隊也多經過這裡。大陳島比起以往的邳山島是要風光,但是和如今的舟山、南日島等比起來就顯得有點落寞了。本來大陳島的都是一些海島和無家可歸的難民,但是隨著毛鈺攻陷南日島,很多島上小頭目都在舟山找到了媳婦。開銷主機恩也就打起來。自然就有人想著脫離毛鈺,仍舊乾劫掠過往商船的好買賣。也有人希望壟斷椒江、甌江乃至錢昂江的漕運賺大錢。不能是什麼都靠著毛鈺,什麼都被毛鈺抽成。

這原本是很正常的一些想法,但是到了軍情人員耳朵裡就顯得不正常了,他們維護的就是手下人對毛鈺的忠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