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7528d84d0e82c00210af3e175d6dd1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崇禎四年三月初,一支龐大的船隊緩緩離開舟山港。對於見慣了繁華的港口百姓來說這是隻是一次普通的貿易遠航。就連大部分船員和護衛都當是去香山奧或者那霸,無論去哪裡都是和舟山一樣享受主人的待遇。

隻有少數人知道這次任務的重要性,而帶隊的是毛鈺就能說明一切。大量的福船和海滄船上裝載的也不是日本人和西人急需的絲綢、茶葉,而是一種叫做水泥的東西,當然還有大量十八磅火炮以及無數從福建西部山區投奔到南日島的災民。

大名鄭芝龍的鄭家家主成功入駐泉州之後雖然冇有立刻與毛鈺翻臉,甚至還主動邀請毛鈺的商船進入泉州,並且讓出了將近三成的市場份額。但是毛鈺冇有將期望放在鄭芝龍的信用上。

相反隨著自己貿易量的增加,泉州和北港一定會聯手封鎖台灣海峽。所以在那霸和淡水之間,毛鈺選擇了優先建設淡水。這一次船隊除了攜帶了十艘福船整船的水泥之外,還有修建兩個炮台的二十四門大炮以及三千多福建災民以及三萬石的糧食。

台灣,淡水河入海口西南十幾裡的北岸。這裡熱火朝天,此前毛鈺陸續從南日島移民兩千多人,其中有青壯一千五百多人,除了建設臨時營地之外就是加固先前日本人在此修建的城寨。台灣和福建溫差不大,所以大部分福建移民都能很快適應,但是蚊蟲卻成了大問題。毛永傑等軍人是有專用的蚊帳。但是後麵陸續抵達的移民蚊帳就跟不上了。因此移民當中出現了不少疾病。在軍醫的建議下開始采集艾草等到晚上的時候在睡覺地外圍燃燒。算是暫時緩解了,毛鈺也答應下次補充的時候正確做到每戶一頂蚊帳。

毛永傑剛接手淡水城的時候以為會是一件很無聊的工作,很快他就發現這淡水河兩岸可以開墾的土地難以想象,就算遠離河道的地方有一些山,也都不是很高,翻過去,山的那邊還是一望無際的平原。

不過根據毛鈺的要求,兩個陸戰營的重點工作是清楚淡水河北岸的土著。在淡水城方圓十幾裡的地方已經被日本人清理的差不多。毛永傑隨後將隊伍一分為二,輪流駐守但水城和清理周邊。

讓毛永傑驚喜的是在淡水城的東北方向,也就是靠大海的一麵遇到了幾個部落,裡麵竟然摻雜著一個福建移民的後裔的村落。好在毛永傑的隊伍中有精通福建話的人。當雙方對峙的時候,那些人見到毛永傑等人的裝扮和之前的日本人不一樣就試探性地用福建話問了一下,結果雙方就避免了一場戰鬥。

經過瞭解,這一部落或者說這個村莊都是從福建飄過來的漁民或者商人或者他們的後代。原本村莊裡有五百多人,後來不斷被當地土著襲擾,最近兩人更是在東邊出現了一個所謂的食人部落,導致村莊裡的人口損失很大,如今隻有不到四百人,其中青壯男丁兩百多人。

聽說毛永傑等人是大明朝廷海軍衙門派遣過來專門開發台灣的,這些人一個個跪在地上抱頭痛哭。隻有一直流浪的他們才日夜盼望有大明的人來,尤其是大明官方的人前來。前段時間芮然日本人在但水邊建城,將那個食人部落趕遠了一些,但是日本人對他們這些明人也不算友好。村莊隨時有危險。現在好了,終於盼來了靠山。

對此毛永傑也開心,開發台灣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有這麼樣一群至少在海島上麵居住了幾十年甚至上百年的的明人後裔做嚮導,遇到的困難和危險就會大大減少。毛永傑秉承了毛鈺的辦事風格,立即將村莊裡的一些老人聚集起來打聽淡水河附近各個部落的情況,同時建議整個村莊搬遷到但水城去,可以在周邊開墾土地種地,新開墾的土地三年不收稅,淡水城提供農具和種子,等到收貨後用糧衝抵。也可以在城內做工賺錢。

村長黃吉祥和眾人商量後決定聽從毛永傑的安排,整個村莊搬遷到淡水城,當然這裡的土地也不用放棄,隻需要乘船順流而下然後登陸便可以耕作,隻是時間花費要多一些。

經過幾天的努力,在毛永傑等人的幫助下,整個村莊成功地搬遷到但水城,成為了但水城第一批進城土著。

接下來的清理工作自然就順利了許多,一些與黃村有來往的土著部落在聽聞大明朝廷在建設城池,並且有遠遠不斷地糧食和工具運過來的時候,半數人選擇和大明合作,他們在自己的部落繼續生活,也可以到淡水城做工。

當然也有不願意配合的,毛永傑的回答就是火槍三段擊,然後弓箭手清理戰場。在打了幾次之後,淡水河北岸東北區域已經基本肅清,甚至站在高山上能夠遠遠地看到基隆港的西班牙人的戰船和港口。

隨後部隊南下遇到了阻礙,黃村選派了五十名青年壯丁給毛永傑當嚮導。他們麵前的是一個兩年前才搬來的食人族。毛永傑估計是被東麵的西班牙人趕到這裡來的。

率先發起攻擊的不是毛永傑,而是食人族。在一個夜晚,隨著暗哨淒厲的警告,臨時營地所有人第一時間爬起來卻發現至少被將近千人的土著部隊包圍了!外圍的警戒少哨用他們自己的生命阻擋了一陣,為營地的人贏得了準備的時間。

黃村的那些青壯嚇得一直髮抖,他們以前和食人族遭遇的時候,對方頂多也就出動一兩百人,打過多此交道的他們知道食人族的規模大概也就三四百人。不過所有人都知道食人族有強迫人入夥的習慣。想來這兩年食人族肯定又吞併了附近幾個部落。要不然也不能一下聚集這麼多的青壯年。

所謂食人族,和台灣其他的土著部落並冇有明顯區彆,隻是他們在糧食短缺的時候就捕獵其他部落的人做食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