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98f1d26ef12c622856fa58517bb2d9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來的正是運輸大隊長毛鈺,四艘戰艦和十幾艘武裝福船以及大量的海滄船。所以戰鬥毫無懸念。在淡水港的船剛進入大海就碰到了毛鈺的船隊,於是連忙將土著圍城的訊息報告了上去。毛鈺覺得自己來的正是時候,抓俘虜做工是最好的啊。於是幾艘海滄船在前麵開路搶占有利地形快速登陸,然後纔是戰艦上的火炮開始朝著土著人群開火。將所有的土著都吸引到了南麵。接著是但水城西本方向大量的福船和海滄船靠岸,然後許多小舢板放下來,許多陸戰隊員迫不及地登上了陸地。整個毛鈺船隊就像一個鉗子一樣將獎金三千土著牢牢地控製在了中間地帶。

看到城外如此情形,毛永傑將城內兩個陸戰營一部分繼續駐守南門,一部分飛奔向東西兩門,準備與岸邊先登陸的部隊彙合。

一刻鐘後,三千多土著被五百多手持刺刀的舟山兵擋了回來,不是他們不想衝出去,而是這些人似乎比淡水城內的明軍還要凶殘。而東門出來的明軍也已經陸續集結,他們需要連續闖過兩道關纔有可能離開。

顯然毛鈺冇有給他們預留從戰場上逃跑的時間。城外三麵很快形成合圍。隻有城牆上的明軍依然冷靜地看著這一切。

想來此刻那些土著頭領們已經後悔了。這哪裡是三千打五百,根本就是五千圍三千。看源源不斷從船上下來的人,這恐怕是五千人都不止吧。

毛鈺這次一次來到但水城的確實不止五千人。光是福建移民就有三千多。運輸材料的福船和海滄船穿上的船員也有三千多。還有毛鈺等四艘戰艦上也接近千人。

這些不是重點,重點是北麵是城牆,南邊是淡水河以及擁有火炮的船隊。東西兩麵又很快被堵上了。土著們在掙紮了一陣付出了兩百多人的傷亡之後發現冇有任何機會就明智地選擇了投降。

其實他們當中一些人是衝出包圍圈的,但是平時仰仗的速度在這些明軍麵前毫無用處,很快就被追上,然後是刺刀乾翻。

毛鈺在毛永傑的陪同下先視察了但水城的建設情況,說實話,但水城的規模兵部符合毛鈺的要求。這也是日本人他小家子氣了。毛鈺的計劃裡但水城將來可是台灣島百萬移民的中心。第一部起碼是要和江南的幾個縣城一樣的規模。不過既然想快速簡單,自然還是要按照日本人的規劃來,今後再來一道外城牆,將更多的嫡全進來就是。

當然現有的城牆東北西三麵自然不能繼續施工了,而是直接另起爐灶,等到新的城牆與南麵合攏之後現有的內城牆視情況是拆除還是保留。

對此毛永傑是擔心工期的,不過毛鈺從舟山帶啦的三千多移民,有一般是青壯年,除了必要的開墾土地,最起碼還能抽調五百人呢,要是閒下來抽調兩人也是可能的。

而送上門來的土著俘虜自然不能放回去。毛鈺纔不管他們的而不落冇了這些青壯會被婦女兒童餓死或者被其他的部落吞併。

請黃村和幾個歸附的部落進行指認,單反是最早的食人族部落的全部拖到淡水河邊哢嚓掉。剩下的兩千五百人被編成五個營。派遣一個額陸戰營專門負責看押和建工。

如此一來整個淡水和城的建築工地上工人就達到了三四千人!

福建移民抽調出來的青壯自然負責南門和炮台的修築。其他的人則負責其他三門的土牆的累砌。

唯一的問題就是多了三千張嘴,需要儘快從舟山等地調運大量的糧食過來。

同時為了確保淡水城的安全,毛鈺又給毛永傑留下五百多人,臨時駐紮在但水城內。

毛鈺帶來的建築材料足足卸載了三天,那些被俘虜的土著人在懵懵懂懂中將水泥和邵誌豪的磚瓦以及大量大量的火炮卸下來運回到城內。這是工業文明是到的產物,他們這些刀耕火種的部落就算拿到水泥也不知道如何使用。很多人很好奇明人想乾什麼,加上做工的夥食還算不錯,而且當官的也說了坐滿三個月開始發工錢。一些冇有妻兒的反而很希望長期留在這裡做工了。

當然很長一段時間裡兩個陸戰營和毛鈺心帶過的戰兵需要和這些俘虜鬥智鬥勇,比拚耐力和耐心。相信經過一兩個月的磨合,這當中大部分俘虜會認識到火槍和皮鞭的恐怖。

由於大量攻城的鋪開,毛永傑也停止了對附近部落的清理,讓淡水河東邊以及南邊的許多部落暫時得到了安寧。

最開心的莫過於那些隨毛鈺前來的移民,當初從舟山出發也是看到毛鈺在船隊中,不然很多人會在半路上選擇跳海的。當快的打台灣島的時候他們都被告知這裡的一些情況,很多人擔心土著,更多的人則擔心蚊蟲。

現在這裡有現成的城市,還會在周邊不斷修建定居點。隻要他們自己願意,他們中大部分將會成為淡水河的第一批居民。後麵來的隻能暫時去定居點了。

而說到吃苦耐勞,全世界也隻有漢民族的人配得上這個詞。不管工錢如何結算,至少這一路上毛鈺冇有短了他們的吃。而按照舟山的經驗,他們乾活除了管兩頓飯還會進行月結。想來開墾農田的工具和定居點房屋也是先用著後麵拿糧食還。

隨後幾天毛鈺帶著人親自檢視了毛永傑等人清理出來的準備用墾荒的地域,最後強調了一點,要預留號誰去的位置,先期的移民點儘量沿河道和支流分佈。無他,水源問題永遠是第一位。當然在農業佈局方麵,毛鈺打算回到舟山之後將孔敏行請到但誰來。談外適合種植水稻,同樣適合終止甘蔗、橡膠樹……所以農業佈局也很重要很關鍵。要賺錢肯定是榨唐最快。紅糖白糖隻要出現在江南肯定會被搶空。而橡膠的開發和領用是工業領域和軍事領域必不可少的。所以適量地終止橡膠樹也是必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