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dd449036b59407398082fa493988eb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台灣,雞籠灣,西班牙駐地。臨時負責人阿隆索正在聽著手下人的彙報。好訊息是最近幾個月西南兩個方向的土著人銷聲匿跡讓駐地安寧了許多。不好的訊息是最近荷蘭人經常有商船去東北方向的琉球,哪裡是大明浙江海軍提督毛鈺的地盤。同樣哪裡的政策和日本差不多,不允許大明和荷蘭以外的商人前往。

對此阿隆索也隻是羨慕嫉妒恨,畢竟他被總督拉莫斯從馬尼拉派遣到台灣來不是為了單純的貿易,主要是在台灣北部站穩腳跟以牽製和監視荷蘭人,最終達到抗衡甚至驅逐荷蘭人的目的。現在離這個目的似乎越來越遠。因為有路過的偵察船前來彙報說在淡水河口發現大量的人活動。淡水河入海口有人活動阿隆索也早就知道,根據之前的調查應該是幾百從北麵而來的日本人,想來也隻是為了在台灣建立一個臨時駐點,與雞籠灣還有一定的距離加上不想繼續惡化與日本政府的關係,阿隆索也就冇有采取措施驅逐那些人。

但是今天的訊息是淡水河城已經建造了圓弧一樣的城牆和歐洲風格的城。臨河的一麵居然還建造了炮台。阿隆索的第一反應那些日本人得到了荷蘭人的幫助,第二想到的那些日本人是在為荷蘭人做工!無論是哪一點對他們這些西班牙人來是不利的。因為荷蘭人經常有貿易船隊往返那霸和熱蘭遮,有淡水城作為中轉和監控點,他們這些人的一舉一動都在荷蘭人的監控之下,那一天荷蘭人發動突襲必定會讓雞籠灣化為灰燼。

所以阿隆索坐不住了,他在認真分析了偵察人員的情報之後決定先下手,趁著荷蘭人冇有站穩腳跟剷除掉這個駐點!

一天之後,淡水河入海口,兩艘偵察快船第一時間發現了氣勢洶洶地西班牙船隊,四艘標準的三級戰艦,六艘武裝商船。如果按照舟山的配置,這一支船隊人數將達到兩千。就算西方人的戰兵比較少也起碼在一千三四百人以上。所以兩艘船都做出了同樣的選擇,迅速回到淡水河道上,然後一艘船繼續監視另外一艘船回去報信。很快淡水城的毛永傑就得到了訊息。當他登上城牆的時候,另外一艘偵察船上的幾個人也已經回到港口,並且所有停泊在港口的福船和其他倭船已經出發往淡水河的上遊而去。

很明顯這是有強大敵人來襲,根據之前的預案,如果遇到炮火強大的戰艦之類,福船和一些小型船隻就要前往淡水河深處躲避。

很快兩艘偵察快船的隊長來到了城頭。

“是西班牙人?他們發什麼瘋?”聽完兩位的互相佐證的彙報毛永傑也是愣了一會,毛鈺計劃半年內對雞籠灣的西班牙人動手那也隻是在高層流傳,莫不是西班牙人知道了采取主動?

西班牙人很快用行動告訴了他。隻見幾艘戰艦和幾艘武裝商船在淡水河港口停下,從戰艦上放下來幾艘小舢板,幾個精通大明語言的人來到了淡水城南門外,無視了兩側的炮台,十分傲慢地朝著城牆上喊話:“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在我們西班牙王國的地方擅自建造城池?我們西班牙駐台灣總督阿隆索先生需要你們的頭領出來給一個解釋!”

聞言眾人氣笑了,毛永傑原本板著的臉孔也終於繃不住了:“孫子你哪來的雜毛?這台灣島是自古是我大明的,我家提督大人奉命開發台灣,為什麼要你們勞什子的總督解釋?識相的趕緊回去收拾好東西從雞籠灣滾出去,不然等我家提督到了直接將你們打回老家。”

雙方的敵對是天生的的,淡水河與雞籠灣同在台北,而毛永傑等人收到毛鈺的民族主義思想影響,但凡外國人都不是好東西。所以說起話來兵不客氣。

來人先是從城牆上的旗幟判斷駐守在淡水河的不是日本人也不適合懶人而是大明人,如今毛永傑這麼說了等於告訴他們這淡水河是毛鈺派人修建的。於是也不會多話匆匆回到戰艦上跟阿隆索彙報了情況。

阿隆索眉毛皺了皺了問道:“淡水城的防禦力量如何?”

先前那使者笑道:“總督大人多慮了,這淡水河原本是日本人占領者,大名人到此最多也不超過三個月,或許是模仿了荷蘭人在熱蘭遮的城池,但是肯定冇有熱蘭遮那麼堅固。而其他幾麵估計連城牆都冇完工呢。何來的防禦?直接一輪炮彈估計就投降了。到時候這但水城就是我們的了。”

阿隆索旁邊也有清醒的,他就是阿隆索的助手皮克。他看到一臉笑容的阿隆索提醒道:“將軍,這淡水城如今已經懸掛了毛鈺的旗幟,還請閣下三思。畢竟毛鈺在大明沿海還是很有實力的,就連南澳島的劉香都不是他的對手,北港的鄭一官據說當日在金門島也是被迫撤退。隻有在毛鈺不在的時候纔敢出動船隻襲擾福建。淡水城的位置非常重要,這也恰恰說明瞭毛鈺不是一般人。如果可能我們應該與毛鈺合作共同對抗北港。”

阿隆索聽完猶豫了一會,先前那前去叫囂的使者又說話了:“皮克先生,毛鈺和鄭一官的的野心同樣大,都是為了壟斷大明沿海到南洋和日本的貿易。況且那毛鈺與香山澳關係匪淺,怎麼可能輕易與我們合作?如果不趁現在他們在台灣立足未穩拿下淡水城,隻要給毛鈺一年甚至半年時間,這淡水城就會牢不可破。將來毛鈺的戰艦源源不斷地支援過來,對我們的北上計劃是個嚴重的威脅。”

“可是如果我們現在動手拿下淡水,就等於徹底和毛鈺決裂。加上之前我們參與了荷蘭人伏擊北港的計劃。已經徹底得罪北港,如今再得罪毛鈺,加上荷蘭人與我們一直貌合神離,而香山澳更是巴不得我們被荷蘭人或者北港滅掉。南澳島的劉香又聽命於荷蘭人。日本和大明都不歡迎我西班牙人到他們的本土貿易,如此一來我們在馬尼拉以北廣大區域就很難立足了。”皮克繼續耐心的勸說阿隆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