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215998b7ebdfcfcef1f52a89665e0d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淡水城東西兩門的戰鬥幾乎是同時打響的。為了洗刷先前在納悶的屈辱,第一方陣後來居上,衝到了第二方陣的前麵率先對淡水城的土坯城牆和西城門發起了攻擊。

不過迴應他們整齊劃一的火槍齊射的並不是驚慌失措的敵人和敞開的城門,而是同樣整齊劃一的或搶齊射。

更加讓西班牙人想不到的,城牆上的敵人除了地勢高的優勢外,手中的燧發槍在射程和射速上也占據了優勢。

西班牙人大部分人有從軍的經曆,在大海上漂泊了上萬例纔來到台灣,自然是生活與戰鬥經驗一樣豐富。但能夠被派遣出來駐守淡水城的自然不是孬種,相反他們在舟山內部都是一等一的拔尖將士。

所以戰鬥一開始就十分激烈,西班牙人的傲慢武裝了他們的資信。城牆上的將士則背靠五千多移民和兩千多土著,有這麼多人的支援根本不擔心與敵人做消耗戰。所以從一開始西班牙人的攻擊非常猛烈,城牆上的毛永傑部卻十分聰明,保命為第一要務,然後纔是相機擊殺敵人。

砰砰砰……噗噗噗……西城門方向集結了大約五百西班牙人。分成兩撥輪番上前攻擊。

與此同時東城門的人數也在不斷地增加。大約集結了四百人,阿隆索能夠從潛力嚴重看到自己手下以及東西兩側城牆的不同。心中高興,這些久經戰場的士兵在第一時間做出了最正確的選擇。雖然冇有火炮協助,想來淡水城的明人東西兩個方向也冇有火炮。那麼西班牙人自信和快就能分彆拿下東西城門。

隻是站在對麵的是毛永傑,他看到戰艦上下來的西班牙人越來越少,正麵幾乎構不成為,於是果斷下令南門的一營陸戰隊員也分出四百人分彆支援東西城牆。

隨著戰鬥的繼續,城牆上的明軍終於在人數上超過了西班牙人,雖然可能在槍法上還有差距,作戰經驗上也還不如這些四處浪跡的老油條豐富,但是居高臨的優勢幾乎抵消了這些差距。

而明軍擁有的燧發槍擁有射程上的優勢,精確性也比火繩槍高。同樣的距離對射,西班牙人的傷亡就比城牆上的明軍要多。同樣的中彈,西班牙人的傷勢就比明軍要重。彆看這些細微的差彆,隨著戰鬥的繼續就成了迪戰局的關鍵。

隨著夜幕降臨,西班牙人不甘心地從東西城門撤退,不過他們並冇有全部回到船上,一部分在西門往南的位置找了空地準備修建臨時營地。

雙方短兵相接的時候太陽已經西斜,一個下午的鏖戰,其實雙方還是很謹慎,尤其是西班牙人在進行多次試探之後,發現城牆上的敵人不少的時候就放緩了進攻步伐。不過即便如此一個下午,西班牙人倒下了一百多,受傷的也有一百多。

城牆上的毛永傑也並不輕鬆,與西班牙人對戰並冇有以往那種實力上的碾壓優勢,雖然占儘了地利,也擁有大量的盾牌,還是有將近百人受傷,好在重傷的並不多,被直接乾掉的屬於倒黴蛋。

夜幕降臨,淡水城附近趨於安靜,但毛永傑內心並不平靜,他不斷地向河邊派出斥候。不過好在一整夜過去他擔心的事情並冇有發生,西班牙人並冇有喪心病狂地從船上將大炮拆下來運往陸地的兩個城門。

不過經過一夜的休整,西班牙人進攻營地的人數並冇有減少,反而增加了幾百人。而且全部聚集在西門附近的臨時營地。

這些原本也在毛永傑的預料之中,畢竟河麵上是十艘大船,按照毛鈺的風格,裝上兩三千人不沉問題。就算西班牙人手不夠,能夠對於有城牆的駐地下手,來的人也不會少。

正如毛永傑所預料的那樣,阿隆索在總結了昨天下午的戰鬥之後,決定加大投入,每一艘大船上除了必要的水手之外,隻留下了二十人的護衛隊員。剩下全部在天亮的時候登陸在臨時進攻營地集結。

按照阿隆索的估算,昨天淡水城明軍投入戰鬥的人數和他們差不多,也在千人左右。今日己方增加三百人攻城,且隻攻西門,如果還拿不下,他就會聽從手下人的建議拆下一部分的九磅火炮到西門去。雖然明軍也有可能將部分火炮移動到西門,但是夏然四艘武裝商船上的六十四們九磅火炮數量上遠遠超過明人的十二磅火炮。

由於雙方都有首領人物壓陣,戰鬥逼昨天自然要激烈,當然由於雙方的進攻武器都是火槍,所以又顯得有點單調,至少不會和以往大明陸地上那樣幾百人幾千人推著雲梯網上衝的場景。西班牙人是一邊前進一般找掩體,是在找不到要提就躲進溝渠裡。當然更多的人是躲在精心準備好的木板後麵。這些原本用來修理船隻的木材成為了戰場最好的防禦盾牌。

整整一個上午雙方都讓對方感受到了自己的強大。阿隆索一直在在唸叨著到底要拆下來多少火炮才能壓製住南門的安歇火炮,然後又需要多少火炮才能輕鬆地攻入淡水城,毛永傑想的則如何在城內佈置巷戰。如果西班牙人一直這麼堅持,並且將戰艦上的火炮拆下來,那麼土坯的城牆肯定擋不住幾炮。但是地利不完全是城牆,還有城內無數的建築物,這些己方熟悉,可以藏身任何地方。敵人想要通過必須付出巨大的代價。

於是下午的戰鬥就變得十分冷清,西班牙人隻是偶爾發起幾次試探,見到明人反擊依然洗禮之後就躲在木板後麵謝謝。

阿隆索也不再催促手下人呢,而是召集手下人研究到底是拆戰艦上的火炮還是派人去北門碰碰運氣。

冇有明確進攻牧目標的時間過得很快,很快再一次夜幕降臨。雙方很有默契的收兵。不同的是西班牙人半數奉命回到裡船上。這讓毛永傑的擔心又多了幾分!